呂紹煒專欄:大船轉向,中國全面調整宏觀政策

2014-06-24 05:50

? 人氣

財政貨幣政策紛紛出台,中國重回增長老路,讓中國總理李克強(左)訪英時可表示:中國政府保證經濟成長率在7.5%以上。(美聯社)

財政貨幣政策紛紛出台,中國重回增長老路,讓中國總理李克強(左)訪英時可表示:中國政府保證經濟成長率在7.5%以上。(美聯社)

原來咬緊不推寬鬆刺激政策的中國,終於轉向了。過去市場就在揣測的微刺激、小幅度寬鬆,到了6月就明確化了。在現實的社會與經濟壓力下,北京再次以財政、貨幣雙管齊下方式拉抬經濟。對世界經濟、新興國家而言─當然也包括台灣在內,是該額手稱慶。

中國經濟成長放緩算是各界的「共識」─今年首季成長率降到7.4%,低於去年第四季的7.7%,全年預測值在7.5%上下,算是1990年以來最低的成長率。但對增長減緩後的後市,則是看法迴異。

最悲觀的是認為嚴重的信貸泡沫與影子銀行問題,會讓中國接著發生類似2008金融海嘯的金融風暴,他們以「雷曼時刻」形容當下的中國。樂觀者則認為中國的增長放緩只是暫時,中國經濟的調整與「再平衡」可以讓中國未來多年都能持續保持7-8%的成長率。

何者為真,現在沒人說得準,但可以看到的是北京政策的大轉變。4月博鰲論壇上,中國總理李克強說今年中國經濟成長率在7.5%「左右」,去年秋天一次公開談話中,李克強甚至表明「7.2%的成長率就能滿足中國的就業目標」。

最重要的是他強調不會短暫低迷而採取短期刺激措施,他說「我們不會為經濟一時的波動而採取短期的強刺激政策」。他也承認中國經濟出現違約是「在所難免」─這被認為北京有決心整頓信貸泡沫與影子銀行。4月時,人行(中國的央行)也透過旗下刊物表示:不會透過降低存款準備率方式刺激經濟,以免影響中國金融機構的去槓桿化。

不過,這種準備忍受短期低迷,換取健康的經濟結構與長期的成長之政策,顯然仍難逃現實逼人的壓力。從6月的各種數據與政策動作來看,北京的政策已轉向,宏觀調控再次由緊轉鬆。

人行先後2次分別對某些類別的銀行調降存款準備率(定向降準),雖然不是全面寬鬆,但貨幣政策已改向轉寬鬆;日前公布中國地方財政數字,外界看到5月的地方財政支出較去年同期暴增26.9%,而1-4月的數字只比去年同期增加9.2%。北京擴大財政政策,刺激方案出台,加速、加大啟動地方基礎建設投資,這個數據是一個明證。

財政、貨幣政策雙管齊下,讓李克強日前訪英時,可以大聲的以肯定句說:「中國不會硬著陸,中國政府能保證增長率下限不超過7.5%」。北京的政策轉變,很明顯是有其經濟與社會壓力的現實考量。經濟上,增長放緩、泡沫快速破裂,可能引發一波金融風暴,導致經濟螺旋下降;拉高增長雖然也有可能使泡沫繼續得到滋養,但至少不會在今日就出問題。此外,社會潛藏的動盪亦可能讓北京必須拉高增長,因為,雖然高經濟成長未必換得社會的安定,但低成長卻肯定會滋生社會不安因子。

但接著又要再面對另一個問題:北京如此作是否飲鴆止渴,未來將引來更嚴重的金融風暴?從目前情勢看來,機率很低,把「國際範例」直接套上中國使用,未必正確。

在談中國潛藏的金融風暴中,主要有2個大領域,一個是指地方政府的高額負債,一個是指信貸泡沫、影子銀行問題。中國在2009年推出4兆人民幣的財政方案,以因應金融海嘯。結果是成功的拉住經濟成長率,讓中國成為海嘯中的「明燈」,支持全球經濟復甦;付出的代價則是地方財政惡化。

中國地方政府負債(包括直接債務與擔保債務)在2010年前大概在10兆人民幣以下,但接著幾年快速成長,最新的官方數據是17.9兆,但市場估計地方政府隱瞞短報,實際數字應該在20 兆以上,有人以歐洲國家的債信危機比擬其隱藏的危機。

但相較中國56.8兆人民幣的GDP,即使加上中央債務後的30兆政府債務總量,占比52%仍算可接受的數字。更重要的是那些債台高築的地方政府如果出事,背後還有一個財力雄厚的中央政府可倚靠,歐洲的主權債信危機不可能在中國的地方政府中上演。

中國真正嚴重的不是地方財政問題,而是信貸泡沫。目前沒有任何一個單位能真正掌握其數字,其金額估計從官方不到10兆人民幣,到投行估計的超過30兆都有。中國總債務(包括政府、家庭、企業)與GDP的比重已達230%以上,遠高於爆發金融海嘯前歐美國家的水準。其潛藏的危機及問題的嚴重,連IMF(國際貨幣基金)都為此發出警告。北京原來看起來是很有決心要快速解決信貸泡沫與影子銀行問題,但從現在政策的轉向看來,北京還是回到「事緩則圓」、逐步刺破泡沫的路子。

雖然形勢看起來險峻,但中國的情況仍與歐美有些不同。中國並未透支向國外亂借錢,中國總體儲蓄率高達50%,政府與企業的儲蓄率尤其高,這代表以整個政府與經濟體而言並未透支。再以舉債用途而言,歐美舉債以消費為主,消費完後只能留下債務;中國舉債以投資為主─雖然其中必然有錯誤、浪費及無用的投資,但也必然留下不少更先進、更好的投資設備、基礎設施。這兩項本質上的不同,讓中國未必要經歷歐美的金融海嘯歷程。

更何況,以市場控制力看,中國政府仍是「強而有力」,且大部份債務是「自己人借給自己人」,中國外債只有約7千多億美元。信貸泡沫問題雖然嚴重,但北京仍有控制能力,也應不致於衍生為類似金融海嘯級的金融風暴。

北京的大船轉向,再度把增長放在第一位,許多國家都會鬆一口氣。那些靠中國購買原物料支撐經濟的新興國家,甭再擔心需求消失;以中國為主要市場的鄰近國家(包括台灣),也能從較高的「中國增長」中受惠。

唯一讓人擔心者,是此舉是否會為未來蓄積更大、更嚴重的泡沫─就如美國化解科技泡沫的方式,蓄積了金融海嘯的能量一樣─沒有人知道答案;也許北京的宏觀調控能力更佳、技術更高超,可以用時間化解問題。更何況,凱因斯那句「長期而言,我們都不在這個世界了」的名言,早已告訴我們:如果今日都活不下去了,那還管啥長期?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呂紹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