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解毒者即投毒者,中共內鬥上綱到生化武器

2020-02-08 07:10

? 人氣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擴散,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日前正式宣告號召「打響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但這場病毒災難,究竟是「天災」,還是「人禍」?(資料照,AP)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擴散,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日前正式宣告號召「打響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但這場病毒災難,究竟是「天災」,還是「人禍」?(資料照,AP)

俗云: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習近平2月3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的會議上正式對全國宣告號召「打響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那麼,這場「同時間賽跑、與病魔較量」的防疫大作戰,究竟是「天作孽」?或是「自作孽」呢?

如果「武漢肺炎」病毒是來自自然界的一種變異種,按照鄉愿的傳統寓言模式,猶可自嘲或視之為老天爺有意懲罰教訓人類,只要人類肯用心懺悔,祈求上蒼憐憫賜福,或許暫時撫慰人心,並齊心協力奮起對抗這場橫行無阻的天災。正如這次被引進疫情災變風暴中心的「武漢病毒所」(P4)研究員石正麗所宣稱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我石正麗用我的生命擔保,和實驗室沒有關係。」

「隱匿疫情」即是「武漢肺炎」「人禍」的原罪

然而,這次「新冠狀病毒」也就是俗稱為「武漢肺炎」病毒之疫情快速擴散,如果根本就是一種「人禍」呢?豈非就是「自作孽不可活」麼?

若認定這是「人禍」,大約應該有兩個面向可以探討。

首先是已被證實的主政者故意「隱匿疫情」之原罪。

「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JM)最新來自中國疾控中心專家聯合發表的論文指出,2019新型冠狀病毒早在去年12月中旬在武漢就已經發生「人傳人」情形,這與當時官方衛健委的通報不符,讓台灣國內防疫專家們感到氣憤不已,紛紛強調中國當然有隱匿疫情。該一研究論文也揭露,12月1日至11日,武漢有7名醫務人員感染,12日至22日期間,又有8名醫務人員感染,但一直要到中國傳染病學專家鍾南山19日赴武漢調查並受訪首次證實有醫務人員感染後,武漢市衛健委這才在1月21日通報共有15名醫務人員確診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

據目前整理出來的疫情日記顯示:2020年1月1日,華南海鮮市場被關停,有檢疫人員前來檢測物質。同日,武漢市公安局通報稱,8名網友(均是醫護人員)因發佈不實信息被中共官方「依法查處」。(註:其中,最早公開疫情「吹哨人」武漢中心醫院醫生李文亮是最早發現武漢疫情的人,當他試圖警告同行和他人時不但沒有受到重視,反而遭到噤聲。李醫生自己最後也感染了病毒,已於2月6日不幸去世,舉世同聲哀悼!)

從2020年1月6日到17日,中共官方竟然公佈「零病例」,「人傳人」的嚴重傳染性也拖到1月20日才承認。

檢疫人員在武漢一間充作隔離病人用的旅館進行消毒。(美聯社)
中國被證實主政者最初隱匿武漢肺炎疫情,引發國際撻伐聲浪。圖為檢疫人員在武漢一間充作隔離病人用的旅館進行消毒。(美聯社)

正當湖北省在2020年1月19日新增確診病例17例的當天,武漢的百步亭社區仍然舉辦「萬家宴」,4萬多個家庭端出1萬3986道菜品,擺滿黨群活動中心主會場和9個分會場。據中國公開資料顯示,百步亭是武漢知名大型社區,包括花園現代城、溫馨苑、百合苑、怡和苑、安居苑、景蘭苑、天順園、幸福時代、怡康苑共9個社區,社區居民超過16萬人。

而今最新消息傳出,百步亭花園社區服務中心1名工作人員在2月4日已證實,社區內的安居苑、百合苑等社區已經公布了一批發燒的門棟,但官方仍宣稱「社區無確診(武漢肺炎)人員」,而被問及發燒是否跟萬家宴有關時,該工作人員則回應:「不清楚」。

稍早前,截至1月29日,習近平已經四度透過媒體發布聲明,不僅坦言「目前疫情防控形勢依然嚴峻複雜」,更對解放軍喊話,要「全軍要在黨中央和中央軍委統一指揮下,牢記人民軍隊宗旨,聞令而動、勇挑重擔、敢打硬仗,積極支援地方疫情防控。」

維穩、鎮壓才是中共出動解放軍的真實目的

署名朱兆基者於1月30日在「自由亞洲電台」媒體上發表了《解放軍有能力救武漢嗎?》,該文對於習近平動用軍隊救災提出高度質疑:

面對只傷害個別地區的地震,中國的舉國體制得意洋洋,但全國擴散的疫情就更多要靠各地自身的準備。因而一個天天得意於舉國體制的政府,在工業如此發達,交通如此方便的地方卻醫療物資緊缺,只能說是戳穿了舉國體制的畫皮。另一個虛偽伎倆是利用醫護人員的犧牲煽情,實質是要全國人民出錢幫政府救災,可是國民平時交的稅呢,國家前幾天不是還給菲律賓送去幾十萬個口罩嗎?對近幾年不斷退回計劃經濟,開始強化物資局、供銷社,高度重視應急儲備的中共政府,這種短缺和向民間伸手就更加打臉。⋯⋯下一步,當他們一心要製造大愛無疆,黨恩無邊和人定勝天的「神話」時,正敢於追問政府失職的聲音被扼殺,也再正常不過。更可悲的是,在社會的憤怒之外,只要死不到自己家人,為政府洗地,將疫情歸咎於美國生物戰,粉飾太平等五毛觀點甚囂塵上,更預示這個國家的絕望。

該文中所批判的「舉國體制得意洋洋」乃中國做為崛起大國對國際間展示的一種極權專制之基本態度。硬體建築莫不以「追多逐大」」為本務,卻總無視甚至輕視軟體的充實與升級和應急能量之儲備,特別是公衛和醫療系統的殆乏和醫護人力與物資的荒疏為最。

武漢的醫護人員正在將病患送往火神山醫院。(美聯社)
中國的公衛、醫療系統及醫護人力、物資缺乏,而難以控制疫情。(資料照,美聯社)

「一方有難、八方來援」已轉為「八方有難、無人應之」

據了解,武漢市人口上千萬,高樓林立,20層以上的辦公樓房至少上千座,然而全市堪用的人造心肺儀(ECMO,俗稱的「葉克膜」)卻可能不及三百具。至於能上場稱職急救插管的醫護人員甚至還要更少。期許於「一方有難、八方來援」的應急狀態,「舉國體制」或許是一種有效策略,如今「武漢肺炎」就急速在這「舉國體制」內蔓延開來,並已從「封城」進階到「封省」的嚴酷地步,甚至連北京與上海兩大指標性城市也已進行「網格式管理」(其實就是「封城」的代名詞),則,「舉國體制」的優勢就得倒過來反寫成「八方有難、無人應之」的泥菩薩困窘境地了!

從中國境內翻牆出來的各種直播鏡頭,我們已看到解放軍接管後的荷槍實彈的街頭戒嚴形勢。每位疑似病例一律強行送進隔離區內,並任其自生自滅。尤有甚者,各地甚至高掛著紅布條書寫:「出門打斷腿,還嘴的打掉牙!」的最嚴禁令。這是實施軍管後,在醫療物資嚴重缺乏而導致醫療系統崩潰下,原本可預期已形癱瘓的「非人道」處境。

習近平在2月3日召開會議宣告的那一次重要講話中,在那篇洋洋灑灑的長文的尾巴裡,也坦承了這一訊息:

要針對這次疫情應對中暴露出來的短板和不足,健全國家應急管理體系,提高處理急難險重任務能力。要對公共衛生環境進行徹底排查整治,補齊公共衛生短板。要加強市場監管,堅決取締和嚴厲打擊非法野生動物市場和貿易,從源頭上控制重大公共衛生風險。要加強法治建設,強化公共衛生法治保障。要係統梳理國家儲備體系短板,提升儲備效能,優化關鍵物資生產能力佈局。

只是,這些宣示都為時已晚,都無補於當前中國人民所已陷進去的的無望困厄中。當前,全球眼光都只能聚焦於那些被身著防護衣的解放軍們將一個個疑似病例的人民,在悲戚無助的哀號聲中,送入隔離收治的集中營中等待病魔摧殘的厄運。

中國武漢方艙醫院內部狀況。(翻攝自微博)
中國網友爆料武漢方艙醫院內部的狀況。(資料照,翻攝自微博)

極權專制的人民還能期待於統治者善待自己嗎?

這樣的「人禍」,在民主國家定然會形成政治風暴,也當然要有政府官員會被斥責並出面道歉負責,然而在極權的中共體制下,我們卻依然只見習近平威風凜凜地吹起「維穩、鎮壓」的大法螺。

據中國境內的獨立公民記者們近日發出的訊息表示:中國共產黨的宣傳機器也馬上動了起來。中宣部2月4日宣佈,已調集三百多名記者深入湖北和武漢進行採訪報導。中宣部新聞局長說,報導將以「疫情防控宣傳、決勝全面小康、決戰脫貧」的主題宣傳為主。

從防疫作戰轉移到「決勝全面小康、決戰脫貧」的主題,這場人禍顯然又將是個「船過水無痕」的無公理的歷史紀錄了!

另一種近似陰謀論的「人禍」說法,更令人好奇與關心地,已在近日內吹起了大風向。

「武漢肺炎病毒」到底是不是人造的生化武器?

據報載,美國共和黨參議員科頓(Tom Cotton)1月30日在聽證會上公開表示,新冠病毒是從武漢超級實驗室洩露的生化武器,比車諾比事件更糟糕,他譴責中國政府隱瞞真相,欺騙人民。這番指控以及中國1月31日派出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陳薇少將前往武漢防疫,不只引起外界熱烈討論「生化武器洩漏的可能性」,更是讓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員石正麗,成為輿論風暴的焦點。

首先是1月24日以色列科學家對《華盛頓郵報》表示,病毒與中國的生物實驗室計畫有關,26日國際醫療單位發布研究「幾乎肯定病毒來自人工製造」;29日有國際專文直指病毒來自武漢P4實驗室,「nature medicine」也發表認為病毒來自武漢P4實驗室。

2020中國武漢肺炎疫情,2019新型冠狀病毒(AP)
武漢肺炎爆發,各界猜測「2019新型冠狀病毒」可能來自武漢P4實驗室。(資料照,AP)

本案首先舉發的是由中國醫學博士武小華直接指證蝙蝠專家石正麗所在的「武漢病毒所」管理不善,涉嫌為洩漏新型冠狀病毒的源頭後,中國多益網絡董事長徐波於2月4日又在微博上公開舉報「武漢病毒研究所」涉嫌製造並洩漏傳播了病毒。

徐波的文章羅列了一系列基本事實以及與石正麗相關的學術論文鏈接,認為這些事實與證據真實、合法、相關性明顯、邏輯合理周密,提出該病毒實驗室很可能即是導致2019新冠狀病毒疫情爆發的根源,呼籲當局徹查,以便控制疫情及防範避免未來類似疫情。

病毒科學家石正麗嗆聲「閉上你的臭嘴!」

1月31日,印度科學家在BioRxiv期刊上發表武漢肺炎病毒來自武漢P4實驗室的論文,因為其四個突刺蛋白被換成了SARS的突刺蛋白(氨基酸)。由於外界質疑證據確鑿,2月2日,石正麗在微信朋友圈憤怒回應道:「2019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我石正麗用我的生命擔保,與實驗室沒有關係。奉勸那些相信並傳播不良媒體的謠傳的人、相信印度學者不靠譜的所謂學術分析的人,閉上你們的臭嘴。」

隨後,印度學者撤下了這篇論文。論文的一位作者在BioRxiv平台上留言稱:「為避免在世界範圍內造成進一步的誤解和混亂,我們決定撤回當前預印本,並在重新分析後提交修正版」。亦即,這場研究論戰還會有後續延長賽。

據中國百度百科的報導,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在她的研究中說道:「爲了研究循環蝙蝠冠狀病毒出現的可能性(即感染人類的可能性),我們構建了一種嵌合病毒,該病毒編碼是一種新的人畜共患狀病毒尖峯蛋白,該蛋白來自中國馬蹄蝠1分離的RsSHC014冠狀病毒序列,其背景是SARS冠狀病毒小鼠適應的脊骨。這種雜交病毒是我們能夠評估這種新的棘突蛋白引起疾病的能力,而不依賴於其自然主幹上其他必要的適應性突變(爲了適應於在人體內生存而產生的突變)。

原文發佈時間:2015年11月9日更正於2016年4月6日)

中國解放軍出面承認:病毒是人工合成的!

隨後,就在石正麗以官方身分出來闢謠不到一天,代表中國解放軍最高權力機構中央軍事委員會的網站「西陸戰略」發表一篇文章《中國科學家發現重要線索解讀新型冠狀病毒》,改口承認病毒是人工合成!

這訊息讓外界看傻眼,紛紛揣測:難不成是軍方不同派系內鬥所吹響的號角?

對照於2月4日才發表於「武漢病毒研究所」網站上的《我國學者在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藥物篩選方面取得重要進展》以觀,該機構宣告「在抑制2019 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 )藥物篩選方面取得重要進展」。

令人驚異的是,該所宣稱已可證明有效抑制2019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初步結果的瑞得西韋(Remdesivir,GS-5734)和磷酸氯喹(Chloroquine)的兩種藥物,此前已通過多種形式向國家和省市相關部門報告。並且於1月21日申報了中國發明專利(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用途),並將通過PCT(專利合作協定)途徑進入全球主要國家。

也就是早在武漢封城(23日)之前兩天的21日,「武漢病毒研究所」就已解決可以有效抑制2019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實驗配方技術,並搶錢優先申請成果專利了。

被宣稱為對冠狀病毒有效治癒效果的藥物「瑞德西韋」原係美國吉利德科學公司(GILEAD)長年致力研發的抗伊波拉病毒藥物,「武漢病毒研究所」如此搶先註冊專利的行徑,儘管外界認為,此舉可能引爆法律糾紛,這一場專利之戰可能會影響美國吉利德公司對remdesivir在中國的控制權。可是,1月31日,吉利德公司確隨即發表聲明稱,已經與中國衛生部門達成協議,將免費提供研究新藥,並提供試驗的設計和操作辦法。

中國中科院武漢病毒所官網4日發布消息稱,已經申報「用瑞德西韋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中國發明專利」。(擷取自微博)
中國中科院武漢病毒所官網4日發布消息稱,已經申報「用瑞德西韋抗2019新型冠狀病毒中國發明專利」。(資料照,擷取自微博)

還有更離譜的事,中共黨媒《人民日報》1月31日發表的一篇報導稱「上海藥物所、武漢病毒所」聯合發現,中成藥雙黃連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狀病毒」。該報導還說,上述兩個研究機構聯合研究發現,由金銀花、黃岑、連翹這三味中藥製成的雙黃連口服液,具有「廣譜抗病毒、抑菌、提高機體免疫功能」;報導甚至還提到該藥物對SARS的冠狀病毒也具有「抗毒效果」。

此報導內容的兩位主角:一是「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另一位是「上海藥物研究所」下屬上海綠谷公司董事長舒紅兵麗,隨即被網路鄉民起底證實是「夫妻關係」。可笑的是,涉及此案者全都是官方機構和黨媒。

「解毒者」即「投毒者」只是神話故事嗎?

這就不免令人想起白蛇傳的古老故事了。話說白娘娘為了扶持許仙的草藥店鋪,便令青蛇駕雲逢井投毒,鄉民們身體全面染恙後,便紛紛到許仙藥局排隊求治取藥。一時間,許仙醫術聲名遠播,日進斗金,遂得意地跨稱白娘娘有超級幫夫運⋯⋯這類「解毒者」即「投毒者」的神話故事,竟然會在今天的中國實境演出嗎?

這位正被指控為「武漢肺炎」人工合成病毒的元凶石正麗博士乃是大有來頭的。她是中國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的傑出病毒學家,曾於2016年獲授學術界棕櫚葉騎士勳章,復於2019年當選美國微生物學會會士。但此刻卻因其成功人工合成此「武漢肺炎病毒」而成為風暴中心的超級毒王。

被簡稱為武漢P4實驗室的「武漢研究所」究竟是純粹因為眛於鉅利而自導自演這一場人間災難,並導致貽巨禍於人間?或是被嚴重質疑是奉令製造「生化武器」之研發者?該議題正被擴大檢視中。

應對武漢肺炎危機,全球加速投入疫苗研發,與時間賽跑。(AP)
武漢肺炎在全球掀起危機,各國加速投入疫苗研發,而源頭究竟為何,也正在被擴大檢視。(資料照,AP)

一場病毒無限傳播感染而釀成人間煉獄的巨禍慘境,中共極權政體會因此而受到人民挑戰嗎?而一旦各地封城,又出動解放軍實施戒嚴,則習近平所掌握的無上權力是否會被碎片化?並出現地方割據的中國歷史之重演?

也許,我們都需要在找出2016年的韓片「屍速列車」來重新看一遍,然後一起對劇中呈現的人性描寫用心再想一想吧!

走筆至此,我突然想起來不吐不快的兩句話:

「感謝817萬人的決定!」

「拒絕一個中國原則才能真正確保台灣2300萬人安全無虞。」

*作者曾任第二屆、第四屆立委、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