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第一線醫生口述:醫院床位已經爆滿,救治能力到了極限,最危險的「大爆發期」還沒有到

2020-01-24 14:00

? 人氣

武漢肺炎疫情急遽蔓延,漢口火車站正在進行旅客體溫檢測。(美聯社)

武漢肺炎疫情急遽蔓延,漢口火車站正在進行旅客體溫檢測。(美聯社)

中國武漢肺炎(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全面爆發,第一線醫護人員如何應對?有何觀察?陸媒《三聯生活周刊》記者專訪一位身在武漢的醫師許平(化名)。許平指出,醫院床位已經爆滿,救治能力到了極限,檢驗病毒條件嚴重不足,疫情真正的大爆發期還沒有到,最危險的時候是春節之後。

許平表示,從2019年12月31日到現在,他所在醫院的病人越來越多,發熱門診目前每天病人的量是平常的10多倍。這群病人裡有流感病人、普通感冒患者。當然,也有一部分是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

武漢肺炎疫情急遽升高,當地對外的公共交通均被管制封鎖。(美聯社)
武漢肺炎疫情急遽升高,當地對外的公共交通均被管制封鎖。(美聯社)

如果實驗室成了污染源,很可怕!

如今,各個醫院的床位已經爆滿,救治能力到了極限。新型冠狀病毒的檢測已經有試劑盒,但有些醫院試劑盒不夠用,有些醫院則沒有檢驗的條件。新型冠狀病毒檢驗需要有專門的負壓實驗室,氣流只能進不能出;實驗室的潔淨度、通風系統、消毒滅菌都有很高的要求。如果不具備條件去做檢驗,很可能會出現病毒洩漏的情況,實驗室成了污染源,醫院也就被污染了,很可怕。

現在回想衛生系統應對新型冠狀病毒的過程,許平認為有很多需要思考的地方。一開始,整個形勢都是可控的。武漢衛生系統自己最先監測到新型病毒,武漢衛健委2019年12月31日就通報發現27例患者,也對患者也進行了嚴格的隔離。1月9日,專家確認病毒,兩天後完成病毒的基因測序。

2020年1月,中國武漢肺炎(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大規模爆發,這是疑似病毒發源地的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AP)
2020年1月,中國武漢肺炎(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大規模爆發,這是疑似病毒發源地的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AP)

疫情初期,武漢衛生系統「內緊外鬆」

問題出現在後面。27例病例出現後,武漢衛生系統採取了「內緊外鬆」的政策。「緊」是及時發現病例,並做嚴格的隔離和應對。「鬆」則是沒有大範圍地公告社會,讓大家對疾病提起警惕,也沒有呼籲大家戴口罩。系統內部沒有意識到這樣性質的傳染性疾病,如果沒有社會面的支持,是很難控制的。

老百姓沒有意識到事情重要性和嚴重程度,大家就會放鬆警惕,也才會出現後面四萬人吃家宴的事情。這種意識缺乏的狀態會一直延續到發病期,即人是生病了,但對方覺得不嚴重,也不會來醫院。

新型冠狀病毒症狀比SARS輕,因此被忽視

這也跟疾病的特點有關係。新型冠狀病毒患者最初的症狀不是非常嚴重。流感患者會出現發燒、流涕、乾咳、咳痰。新型冠狀病毒患者最初可能只是沒有力氣而已,乾咳或者低燒,有的患者體溫只比正常高一點點,測溫都測不出來。也有些人還處在潛伏期,沒有任何表現。新型冠狀病毒在某些方面跟SARS有些相似,但表現出來的症狀看起來又比SARS輕,所以就被忽視。但,不嚴重並不代表沒有傳染性。

現在看來,這可能是疫情擴大的關鍵點。新型冠狀病毒與SARS不同的部分,正是它比較快傳播的因素。第一波發現的病人因為市場感染,但到了第二波,病人就跟市場沒有關係了。所以,如果一開始,患者症狀很重,病毒變異得也很快,在應對上,大家可能就是另一種態度。這個病毒飄忽不定,比SARS還難捉摸。

武漢肺炎疫情不斷升高,高速公路武漢收費站也對往來駕駛實施體溫檢測。(美聯社)
武漢肺炎疫情不斷升高,高速公路武漢收費站也對往來駕駛實施體溫檢測。(美聯社)

武漢沒有吃過SARS的虧,掉以輕心

許平指出,武漢這次的大意應對跟武漢沒有吃過SARS的虧也有關係。2003年武漢的SARS病例很少,幾乎沒有什麼影響。北京和香港當年SARS這麼嚴重,這次就非常重視。許平所在醫院的呼吸科門診,從12月31日開始提高防護等級。但醫院其他科室防護力量並不到位。有些病人因為其他症狀進來,病情也在潛伏期,完全看不來有問題,在接觸的過程中,就出現了感染醫護人員的情況。

2020年1月10日,對武漢與各家醫院來說都是一個轉捩點。在此之前,跟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有接觸的病患都已經做了隔離應對措施。沒有想到的是,潛在的傳染者開始不斷發病。1月20日,武漢兩天內新增100多個病例,代表著第二波爆發期的到來。這個時候,檢驗方法已經出來。但有些醫院即使有試劑也應付不了那麼多患者,只能優先檢測嚴重的患者,病情輕的先不檢測,讓他們回家。

疑似症狀患者未及早隔離,造成疫情擴散

這跟SARS的應對不同。SARS當時即使沒有檢測方法,醫生可以根據病人的流行病史和病症進行判斷,對於疑似病例進行隔離。這次沒有做到,很多疑似症狀的患者回了家,或者到另一家醫院看診,過程中有可能傳染更多的人。不得不說,當時各方對疾病的認識是不足的。

武漢衛生部門23日決定對發熱患者進行定點醫院集中診治,許平認為這是好的方法。就像之前北京的小湯山,可以防止患者的流動,希望能看到好的效果。如果看規律,2003年SARS和現在的新型冠狀病毒,都是出現在大的交通節點城市,人口密度大。武漢這次疫情最厲害的兩個區,也是人口密度都極高,每平方公里好幾萬人。

最危險的時候是春節之後

病毒的傳播是跟人口密度有很大關係,許平認為大爆發期還沒有到。最危險的時候是春節之後,大家返回去上班,人員往一線城市匯聚,到了人口更密集的地區。這幾天大家都看到專家的呼籲,「能不到武漢去就不去,武漢人能不出來就不出來。」23日當局封鎖整個武漢。

許平與同仁判斷,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情況可能要一直延續到5月。一方面是防控手段不斷跟上,另一方面新型冠狀病毒怕熱,等天氣熱起來了,也能對病毒起到作用。

喜歡這篇文章嗎?

國際中心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