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人民幣和美元一旦數位化,世界將發生哪些變化?

2019-12-19 10:38

? 人氣

央行用區塊鏈技術發行數位貨幣是否會影響金融體系創造信用的能力?

央行用區塊鏈技術發行數位貨幣是否會影響金融體系創造信用的能力?

在不遠的未來——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召開緊急會議。北韓發射了一枚可攜帶核彈頭的飛彈,射程覆蓋美軍關島基地。照這個速度,北韓不出一年就將擁有以核子攻擊美國本土能力。

在嚴厲貿易制裁下,北韓實力的提升依舊驚人,這都是因為美國及其盟友無法監控的一股資金流——某種加密貨幣。它並非幻想一夜暴富的投機者才會涉足、正經投資者避之不及的高風險項目,而是一種合法新貨幣:數位人民幣。

這種情景雖是虛構,卻絕非幻想。如果中國按計劃將人民幣數位化,北韓再用這些數位貨幣作為飛彈計劃的經費,那麼一筆繞開美國制裁的資金流就將形成。屆時,美國也將被迫對自己過時的貨幣實施轉型,如果美國效法中國,用數位美元來維持其全球經濟主導地位,那麼美國也會發現,自己掌握了一個可能相當強大的監控工具。

比特幣作為第一個成功的加密貨幣,雖然在設計上是為了保持交易匿名性,但未來的數位貨幣將與匿名背道而馳。

本文為風傳媒與華爾街日報正式合作授權轉載。欲看更多華爾街日報全文報導,請訂閱特別版華爾街日報VVIP方案,本方案僅風傳媒讀者專屬,以低於原價3折以下之全球最優惠價,即可無限暢讀中英日文全版本之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正如數位化人民幣參與的每筆交易都能被中國追蹤,每筆數位化美元的交易也都在美國政府發行人的掌握之中。銀行或許仍管理著資金流動,但不會像過去那樣肩負資訊記錄的職能。

「貨幣的本質正在發生變化。」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MIT Media Lab)數位貨幣計劃(Digital Currency Initiative)負責人納魯拉(Neha Narula)表示。

上個月,在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Harvard's Kennedy School)上演的北韓假想情景中,納魯拉博士擔任了總統的「網路沙皇」。參加「數位貨幣戰爭」的還有前財政部長桑默斯(Lawrence Summers)、卡特(Ash Carter)以及詹斯勒(Gary Gensler),這幾個人都曾在總統政府任職。

我們正在快速跨入一個新的貨幣時代。國家和企業都將數位貨幣視為貨幣體系的新標準和現金的替代品。

數位貨幣的優點是支付更迅速,成本更低廉,更易於打擊洗錢,也方便建設更加開放與包容的金融體系。數位貨幣也將賦予執法部門和政府新的能力,而這必將點燃隱私權層面的新衝突。

「隱私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決定性問題之一,」區塊鏈初創公司艾娃實驗室(Ava Labs)的首席執行長、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資訊工程學教授薩若(Emin Gun Sirer)說,這也與金錢有關。他說,實際上,幾乎不可能創造出一種匿名的數位貨幣。

我們所謂的「貨幣」實際上是個異常複雜的網絡,由成千上萬家商業銀行和中央銀行組成。這個系統可以運轉,但成本高昂,效率也相對低下,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資產負債表。而數位貨幣將創造一個系統,其中每個使用特定貨幣的人都會揉合進一張資產負債表。

11年前,比特幣的理念問世,它的目的是精簡現代金融系統繁瑣的功能,讓貨幣在幾分鐘之內就能在世界任何地方流通,而且幾乎不需要任何成本。如果你試過跨境匯款10美元,就一定能明白它的吸引力。

但比特幣只是第一幕。第二幕始於今年夏天,Facebook推出了自己的加密貨幣「Libra」。這可不是密碼龐克和反銀行人士的鬆散聯盟。突然之間,全球最大、最有能力(也是最有爭議)的公司之一說:它要開始發行貨幣了。

臉書推出的數位貨幣Libra。(翻攝Libra官網)
臉書推出的數位貨幣Libra。(翻攝Libra官網)

一連串的行動接踵而至。美國國會召開聽證會,起草法案阻止Libra發行。監管機構施加壓力,迫使一些最初的支持者退出。英國央行行長卡尼(Mark Carney)建議用一種國際加密貨幣取代美元,成為新的國際儲備貨幣。中國人則更進一步,他們開足馬力,普遍預計幾個月內就會推出人民幣的數位化版本。

「這不僅僅是Venmo,也不僅僅是PayPal。」哈佛大學貝爾弗科學與國際事務中心(Belfer Center for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執行主任、《數位貨幣戰爭》(Digital Currency Wars)的編劇庫馬爾(Aditi Kumar)說,「這是各國在世界運作的全新方式,」她補充道,「會有一到兩個國家在這個貨幣體系中變得無所不能。」

中國正在規劃的數位人民幣其實與比特幣模式相反。所有創建的數據都將集中存儲,成為中國監控系統的一部分。

金錢一直是種強大而直接的工具,不僅能強加意志,還能強行賦予價值。二戰後,美元成為國際貨幣體系的基礎。美國政府由此獲得了一種特殊工具。美國對以美元為基礎的金融體系加以控制,並藉此對北韓等國實施制裁。

隨著美國在全球經濟中所佔份額縮小,中印等國份額增大,世界各國開始積極尋找美元替代品。

在虛構的北韓飛彈危機中,中國會默許北韓核計劃融資,因為中國政府能夠掌握每筆數字人民幣的去向。當然,這是一種極端假設,但也是一種例證,說明中國將對其體系中每一筆交易擁有強大影響力。唯一的問題是,中國使用它時到底會有多強硬。

中國模式也許極端,但加密貨幣一直在朝這個方向發展。儘管比特幣的設計是為了在數位環境下模仿現金的匿名性,但所有交易都是公開的,因此也是可追蹤的。Facebook的Libra會記錄交易數據,同時在獨立數據庫中記錄用戶身份。美國國會最關注的問題是Facebook會如何處理這些資訊。

假設聯準會將美元數位化,那麼它可以追蹤到流通中的每一美元是怎麼花掉的。這將有利於聯準會了解經濟是如何增長的,以及朝哪個方向引導刺激措施最好。但如果政府人員想限制某些團體或活動,他們也做得到。銀行的作用也可能出現很大變化,他們會因為數位美元獲利還是受損,最終還是取決於政府的發行方式。

美國是否會感到數位化轉型的迫切壓力,目前還不清楚。在國會,加密貨幣既有支持者,也有反對者。聯準會考慮過發行數位美元的想法,但也僅此而已。

桑默斯和他的同事在哈佛花時間討論了這個問題。有人認為美國應該參與進來,也有人認為,他們需要做的就是改進現有體系。

哈佛大學的庫馬爾說,人們現在需要開始思考這個問題。中國的數位人民幣將把概念變成現實。「我們準備好了嗎?」她問,「不只是技術,也包括法律。在這樣的新世界裡,我們能保護隱私嗎?」

文/Paul Vigna

決策者的最佳夥伴

立即訂閱,即刻暢讀華爾街日報全文內容

並享有更佳的閱讀體驗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