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專欄:美國大學淪為中國的殖民飛地

2019-12-09 07:00

? 人氣

作者認為,中國留學生數量在西方大學大大增加,帶來的是大學學術氛圍和學術自由環境的急劇下降乃至敗壞。(資料照,BBC)

作者認為,中國留學生數量在西方大學大大增加,帶來的是大學學術氛圍和學術自由環境的急劇下降乃至敗壞。(資料照,BBC)

漫畫家「變態辣椒」畫了一幅名為「哥大校長:你可以監控我的大學」的漫畫,諷刺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校長李·卡羅爾·布林格在言論和學術自由上實行的可恥的雙重標準:布林格曾義正詞嚴拒絕FBI進入校園監視外國留學生的要求,但是,當一個中國人權問題研討會受中共控制的中國留學生組織的抗議時,他卻選擇屈服,命令取消這場研討會,讓批評中國的言論自由在哥大成為不可能。

從二零零二年開始即擔任哥大校長的李·卡羅爾·布林格,是一位律師和法學教育家,也是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和言論自由領域的著名研究者,更是美國最高法院處理兩個平權法案相關案件的核心人物。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四日,伊朗總統內賈德應邀在哥大發表演講時,布林格在開場白中毫不客氣地指出:「總統先生,您表現出一個狹隘、殘酷的獨裁者的所有特徵。」他顯示了直面獨裁者的勇氣,為此也曾受到一百多名哥大師生發表聯署信批評,那些極左派人士認為他缺乏東道主的禮貌、言詞過於苛刻——但是,他們對內賈德在伊朗戕害人權方面的斑斑劣跡卻視而不見。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校長李·卡羅爾·布林格 (Lee C. Bollinger)(取自哥倫比亞大學推特)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校長李·卡羅爾·布林格 (Lee C. Bollinger)(取自哥倫比亞大學推特)

然而,布林格並沒有人們想像的那樣勇敢。面對伊朗獨裁政權是一回事,面對比伊朗強大得多的中共獨裁政權又是另一回事。對於前者,哥大校長展現出了嶙峋風骨;對於後者,哥大校方則卑躬屈膝,似乎成了完全受制於中共的傀儡,哥大宛如中國在美國的心臟地帶設置的一塊殖民飛地。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四日,原定於哥倫比亞大學主辦的一場主題為「具有中國特色的全面監控體系:中共侵犯人權及其全球影響」的講座,因中國學生團體威脅抗議而遭到校方取消。該講座由國際特赦、哥倫比亞大學和紐約大學分部主辦,主題為中共如何對內進行嚴密的控制,以及對外施加影響。在將要舉行前的幾個小時內,哥倫比亞大學先是要求變更舉辦地點,隨後又告知活動組織者,有中國學生團體威脅將對此次活動展開抗議,出於安全考慮,校方不得不取消此次活動。頗為諷刺的是,本次講座主題中的重要部分既為中國如何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在西方國家侵犯自由與人權。校方的安全理由並不成立——難道校方的警力不能保障會議講者和參與者的安全嗎?難道「愛國」的中國留學生擁有比伊斯蘭國的恐怖分子還要可怕的武力嗎?

本次活動的主講人之一、旅美人權律師滕彪事後接受媒體訪問指出,活動預定的演講題目是中國侵犯人權對全球的影響,因為中國學生的抗議導致在大學的演講無法進行,這個恰恰說明瞭要講的題目的重要性,也說明瞭中國對討論的恐懼和憤怒。中共不惜在全球範圍內清除類似的討論。類似的事情過去發生了很多,像在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馬裡蘭大學等。哥大的這次事件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滕彪特別呼籲美國的大學,包括美國的政府能對中國侵犯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進行調查並且進行政策上的評估。

20190616-滕彪參加「撐香港,反送中」集會活動。(盧逸峰攝)
人權律師滕彪曾參加「撐香港,反送中」集會活動。(資料照,盧逸峰攝)

而天安門學生運動領袖、人權組織「人道中國」主席周鋒鎖也指出:「美國大學受中共控制、滲透眾所周知,哥倫比亞大學尤其為甚。今年早些,哥大拒絕了「人道中國」組織為劉曉波豎立雕像的請求,儘管劉曉波在一九八九年回到天安門之前是哥大的訪問學者。劉曉波因獻身中國自由民主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本來是哥大的光榮,而他們卻斷然拒絕,無疑是受到了來自中共的影響。哥大也是常春藤名校中唯一還有孔子學院的大學。這次因為哥大中國學生的威脅,直接限制了美國大學校園的言論自由,這和美國的NBA自我言論審查一樣嚴重,一樣值得警惕和反擊。」

哥大發生這種可恥的言論審查事件(此前,人們以為這種事情只會在中國的大學發生),是對哥大校訓的莫大褻瀆。哥大創校兩百多年來,一直以聖經中的這句經文為校訓:「在你的光中,我們必得見光。」然而,如今中共的黑暗籠罩了哥大的每一件教室,自由之光在哪裡呢?

二零一九年八月,哥大校長布林格曾投書《華盛頓郵報》,聲稱「不,我不會監視外國出生的學生」,他披露川普總統轄下的情治機構頻繁找他接觸,要他在校內部署情報網,特別針對中國留學生的間諜行為。他認為美國政府的這種行為非常荒謬,「中國學生間諜」遍佈校園的論點是可笑的、荒唐的。然而,當中共的間諜學生真的在校園打壓言論自由時,他非但不加以制止、不與之抗衡,反倒助紂為虐、與狼共舞,屈服於一群受中國使館驅使的中國留學生的壓力。身為研究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和言論自由問題的權威學者,卻遵從北京的命令戕害言論自由和學術自由,真是讓人拍案驚奇。

川普執政以來,美國政府開始意識到中共對美國的大學及社會各個領域全面滲透的嚴峻狀況,並開始採取應對措施;但如同布林格這樣的知識菁英仍然對美國大學淪為中國殖民飛地的危險現狀視而不見,將中國當成是慷慨的施主,百般獻媚。麻省理工大學校方發表公開聲明,抗議美國政府收緊給中國留學生的簽證,卻從不抗議中國使館驅使中國留學生在美國為所欲為。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為中國權貴的子女打開方便之門,從中國拿到多少捐款從來秘而不宣。表面上看,布林格等美國的大學校長為中國留學生辯護是為了捍衛大學的獨立和自由,實際上他們看重的是中國留學生帶來的高額學費、秘密捐款及無限的消費能力。同時,他們卻對中國留學生中普遍存在的造假、逃課、考試作弊、僱傭槍手寫論文以及如同紅衛兵一樣在大學校園內打壓言論自由的種種惡行視而不見。中國留學生數量在西方大學大大增加,帶來的是大學學術氛圍和學術自由環境的急劇下降乃至敗壞。

哥大以及所有西方大學必須睡獅猛醒,不能再像布林格這樣採取綏靖政策了。美國思想家艾倫·布魯姆在《美國精神的封閉》一書中指出,美國精神的封閉首先從大學的沉淪開始。「大學是我們這個時代能夠存在共同體和友誼的地方。我們的思想,我們的政治,與大學形成了難分難解的關係,大學很好地服務於我們,人類事物是它們存在的目的。」唯有堅守這樣的理念,大學才能成其為大學,而不至於淪為中國在新疆設置的「再教育營」。

*作者為旅美作家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余杰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