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鳥優惠
  • 買車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趙嘉崇觀點:瑞士公投不廢核的啟示

2016-12-09 07:00

? 人氣

瑞士的格斯根核電廠。瑞士於11月27日舉行「五座核電廠於二○二九年完全除役」的提案公投,最後「廢核公投」未能過關。(美聯社)

瑞士的格斯根核電廠。瑞士於11月27日舉行「五座核電廠於二○二九年完全除役」的提案公投,最後「廢核公投」未能過關。(美聯社)

最近,瑞士公投不廢核,他們為何放聰明了?筆者認為他們自知,其核能電廠的安全世界第一;話要從十年前説起。
2007年,我去歐洲推廣「嚴重事故分析、或然率風險評估」的理 念,專訪的地點是瑞士德廷根的貝茲瑙(Beznau)核電廠,一 個小型壓水式核電廠,位在阿勒河(Aar)人工島上,自1969 年9月起發電。

「你要多安全,核能就可多安全」

瑞士另外兩個核電廠的關鍵人物也來聽演講,這是一個成功之旅。但萬萬沒想到這次行程又引出了其他極有意義的、且具有影響世界的議題。午餐時,招待用餐的安全經理,是核能界的的大師級人物。他告訴我,貝茲瑙核電廠剛剛獲准,只要安全,可以一直延役;這令我大吃一驚。
瑞士這個國家的民族性,包含德國人的貫徹與法國人的不屈不撓,就是這個原因,瑞士人把核電廠加強到安全極至的地步。
背景原因是,核電廠安全的最弱的一環,在二十多年前,就由美國核管會委託美國橡樹嶺(Oak Ridge)國家實驗室研究,結果是,核電廠最怕的就是電廠全黑 (station blackout),會使核衰變熱無法冷卻,這是真正的致命的原 因,沒法冷卻,鈾棒就產生高溫與氫氣,氫氣一爆炸,災難就開始了 ,所以保持冷卻核衰變熱的機能是核能廠安全的主旨。針對這個,瑞 士人是吃了秤鉈鐵了心,設計一套極致安全的堡壘式衰變熱冷卻系統 (Bunker Decay Heat Removal System),可說不怕天災。當時的我聽了這些,除了感到震攝之餘,心中甚是佩服,正應驗了美國「核動力海軍之父」李高佛(H yman Rickover)上將的名言:「你要多安全,核能就可多安全。 」

更近震央的女川沒事,福島卻出事

所以從核安的尺度來看,瑞士核能電廠是極爲安全的,福島卻站在這 個尺度的另一端。因為核電廠的安全設備需要有電才能啓動運轉,一般情況是由廠外電源供應,但若天災超嚴重,使得外電的供應中斷時 ,就要靠廠內的緊急用柴油發電機來供電。引發福島核災的海嘯也摧毀了廠內的柴油發電機,就得靠最後一道防線的大電瓶,供應緊急需用的電力,使得安全設備得以運轉,電瓶可以維持幾個小時,一旦電池耗盡就呈電廠全黑,災難就開始了。日本女川核廠知道了這點,就拼命加強。東京電力旗下的福島核站六個廠就是相應不理。同一海嘯到了兩個地方,一個地方就因為已準備好,沒讓海嘯造成電廠全黑而安全無恙,使得女川核廠就沒事,但另一地方福島,沒有準備就造成世界級的世紀大災難。

比起福島核電廠更接近震源,位在牧鹿半島上的女川核電廠,由於建在比海嘯發生位置更高的基地上且廠內的緊急用柴油發電機也尚有可以使用的,因此災害較小。(取自財團法人核能資訊中心)
比起福島核電廠更接近震源,位在牧鹿半島上的女川核電廠,由於建在比海嘯發生位置更高的基地上且廠內的緊急用柴油發電機也尚有可以使用的,因此災害較小。(取自財團法人核能資訊中心)

2011年3月,福島出事後,立即與日本方面日夜電聯中,我已知 東京電力公司的人完全沒有把握住核安的重點;在完全沒有冷卻水的 狀況,3個半小時後,核鈾燃料棒開始熔毀,若還等不到冷卻水,7 小時後壓力殼會熔穿。當然,福島當局嘗試從頂上斷續灑水,有點幫助,但他們仍再停了14小時還没有注水,卻忙著要向中央請示作法 。我已在電話的太平洋此岸(美國)開始發飈。

三天後,我研判,他們已有三個核心熔損。我雖然大聲疾呼,但是日方並不相信,令人可笑的是,我的心情轉為平靜的原因,竟是在電話放下不久之後,電視上突然播報福島氫氣爆炸,從那刻起,我不再為日方無力應變嚴重事故而生氣,也不再在意他們不同意我的研判。

後來,我又與貝茲瑙核電廠聯絡,目的是要確認我所想的與我提出來 的是正確的,因為在事故現場的當下,與日本專職的電話聯絡後,一 定會有一連串的世界各大幫派、各大名家,發表福島災變的事因。在各大名家發表他們所認定的核災原因之後,就會又出現一個新一點的 話題,那就是要怎麼做、怎麼改、怎樣補強,核災就能被制止,在我心中,瑞士核能電廠早已完全做到了。

國人的功力讓我驚艷

2011年6月,我去台電與原能會,各做一場內容相同的演講,主 要議題有三:(1)福島事故緣由與來龍去脈、(2)核能電廠嚴重 事故各段過程的物理現象、(3)防止核事故的設備與操作的改進。
這兩場演講的對象不同,一是管制單位,另一是發電運轉單位,但均邀請學術界,希望很快把核災的成因與防治方法,能迅速全面地傳給 國內的核電界。演講時有對比的插曲,反應出聽眾的取向。瑞士的堡疊式衰變熱冷卻系統,會使核電廠更安全50倍,因採用「或然率風險評估」後,可定量「安全」,因此可算出50這個數字,代表整個系統完工的總成績。而且在耗時十年的改建工程中,每次每完成一件 零件機組裝置所造成安全改進的倍數,也都能一一算出來。演講中, 我展示一張圖表,顯示在十年中,各項零件機組裝置後,核災機率下 降的函數,最後的數據顯示系統完成時安全提升的總倍數。

在原能會演講時,突然,聽眾中有人舉手發問:「你的投影片中,文 字指出安全了50倍,但圖表顯示出祗有42倍而已。」我仔細一看 ,他説的對,有人不但仔細聽,聽得懂,還得其中三昧,這是我第一 次與核能研究所高梓木研究員見面,他是國際知名的核電風險評估專 家,難怪,問得出有點功力的問題。

三天後,我在台電演講,聽眾多以工程師為主,他們的任務以電廠運 轉維護安全為主。當我正很熱鬧的解說,核事故各階段所遭遇到的各 種物理現象時,有人舉手發問:「在這個階段。如果完全內外都沒有 冷卻水,我們還有多少時間採取行動,使核燃料棒完全不受損害?」 這是一個好問題,答案是大約3個半小時,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演 講者志在傳遞所知的訊息,而忽略了聽眾工作任務性質的不同,而有 不同的需求。提問者已把握住,從運轉的角度上什麼是核安的重點, 而提出這個問題,在講台上我心想:「這人有點功力,問得一針見血 。」他是台電陳布燦副總,我第一次認識他。

*作者趙嘉崇博士為美華核能學會前會長、《核子工程與設計》(Nuclear Engineering and Design)編輯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