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的後代看不到獅子…萬獸之王難敵「復仇式獵捕」數量驟減,東非馬賽原住民如何與獅群共生?

2019-10-10 11:00

? 人氣

近年來非洲生態遭人類嚴重破壞,獅子數量銳減,目前已列入瀕危物種。(AP)

近年來非洲生態遭人類嚴重破壞,獅子數量銳減,目前已列入瀕危物種。(AP)

由於人類文明拓展,原先廣闊的草原被開墾成為稻田或都市,對於生活在非洲的獅子來說,棲地消失就是牠們最大的生存威脅,甚至在未開發地區的獅子也難以倖免。而非洲居民為了保護畜養的牛隻,更會對獅子展開「復仇式」的獵捕。短短20年間,非洲獅子的數量銳減40%,足跡遍佈的範圍更是減少94%,目前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已將其列入瀕危物種。

如果我們的後代看不到獅子…

《美聯社》(AP)報導,在東非原住民馬賽人(Maasai)的文化中,獅子被視為值得尊敬的對手,如果捕殺超過9隻獅子會帶來厄運,但若是為了被獅子吃掉的牛隻復仇,則是更神聖的行為。

但近年來,非洲居民對於獅子的「復仇式獵殺」變得更加猖獗,畜牧者會在動物屍體塗上毒藥,獅群和草原上其他的肉食動物便會因誤食有毒肉類而大量死亡。

29歲的坦尚尼亞(Tanzania)居民佩特羅(Saitoti Petro)告訴,非洲居民已經獵殺了太多獅子,如果沒有一套新的教育規範,獅子將會走向滅絕之路。「我們的後代如果再也看不到獅子,會是人類一大損失。」佩特羅說道。

保護草原牲畜 阻止「復仇獵殺」文化

有感於非洲獅子瀕臨滅絕的危機,佩特羅決心投身於保護獅子的行動,而他的第一步,就是保護牲畜不受獅子攻擊,以防止人類以「復仇獵殺」為由大量捕獵獅群。

佩特羅加入坦尚尼亞的非營利組織「非洲人類與野生動物」(African People and Wildlife),在組織的規劃及幫助下,佩特羅的團隊在過去10年間,成功幫助超過1000戶居民搭建現代畜欄,他們利用相思樹和鐵鍊做成圍欄,保護牲畜於夜間時不受獅子侵襲。

佩特羅團隊幫助當地居民搭建新式畜欄。(AP)
佩特羅團隊幫助當地居民搭建新式畜欄。(AP)

佩特羅團隊設計的防護措施,發揮了很好的成效,不只避免牲畜被野獸攻擊,也避免人類再去濫殺獅子等類的野生動物,在人類、牲畜與野生動物間取得良好的平衡,使得不同種類的生物能夠共享大自然所賜予的土地資源。

非洲新式畜欄搭建方法示意圖。(AP)
非洲新式畜欄搭建方法示意圖。(AP)

走遍馬賽草原 與野生動物共榮共存

除了幫忙興建圍欄,佩特羅還四處走訪馬賽草原,教導居民如何與野生動物共榮共存。今年7月的某個早晨,佩特羅在草原間發現了獅子的蹤跡,佩特羅和他的團隊立刻意識到要提醒附近居民,他們很快在附近找到2名牧童,並幫助他們帶領牛隻前往安全的方向,成功避免一場人與獅子間的殺戮爭奪。

佩特羅與他的團隊走訪馬賽草原,在草原路面上探測獅子蹤跡。(AP)
佩特羅與他的團隊走訪馬賽草原,在草原路面上探測獅子蹤跡。(AP)

隨著人類文明不斷進展,人類和野生動物的共存變得越來越困難,但佩特羅團隊的計劃讓人類能夠在斑馬、水牛、長頸鹿生活的同一片草原上飼養牲畜,同時也能夠和獅子、獵豹、土狼等掠食者共存。

在佩特羅團隊的努力之下,當地草原獅子的數量正逐漸回升,根據非營利機構「塔蘭吉雷獅子計劃」(Tarangire Lion Project)提供的數據,2011年馬賽草原上西雷特村莊(Loibor Siret)的獅子數量低至120隻,到了2015年時則成長至160隻,由於該村搭建新式畜欄,大幅降低牲畜遭獅子攻擊的頻率,因而也減少了「復仇獵殺」的行動。

如何與野生動物共存是人類目前最重要的課題之一。(AP)
如何與野生動物共存是人類目前最重要的課題之一。(AP)

世代之間的觀念也正在改變,佩特羅的父親在25歲時殺死了人生中第一頭獅子,當時的觀念認為,擊殺獅子代表「你是一個勇者」,而現在佩特羅的父親則認為,人類應能與獅子和平共處,「我現在很喜歡獅子。」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