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香港失守,北京監控黑洞將蔓延全球

2019-09-13 12:10

? 人氣

林鄭月娥撤回《逃犯條例》,黃之鋒(右二)批她略施小惠,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右一為朱凱迪,中為岑敖暉)(柯承惠攝)

林鄭月娥撤回《逃犯條例》,黃之鋒(右二)批她略施小惠,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右一為朱凱迪,中為岑敖暉)(柯承惠攝)

九月四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宣布將撤回《逃犯條例》。消息宣布同時,學運明星、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前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正在台灣舉行座談。

林鄭突然其來地大動作宣布撤回條例,打亂座談會時程,晚了二十分鐘開始,全場近百位民眾靜靜等待著,猶如也一起歷經了一場抗爭歷史現場。

「撤回」只為停止抗爭運動

一開場,黃之鋒鏗鏘有力地說:「北京現在要撤回條例,只是略施小惠,要我們在十月一日前不要上街抗議,但我們會持續下去。」

「不要誤會以為林鄭撤回《逃犯條例》,代表運動勝利或停止。我們冒著風險上街討論出來的五大訴求,背後的核心問題,關鍵仍是民主。」朱凱迪指出,如果香港沒有民主政府、民主選舉出來的特首與立法會,未來不只《逃犯條例》,還會陸續出現各種破壞香港法治的惡法;五大訴求是香港全民共識,也盼能保護香港民主法治,但林鄭月娥今天只選擇了一個最容易做的事情,就是將《逃犯條例》從暫緩變成撤回,換個說法就要停止香港抗爭運動。

對於撤回條例不埋單,不只是在場幾位學運明星,林鄭月娥宣告的同時,Telegram、香港連登論壇等此次動員抗議者的社群媒體,也是一面倒地不接受,強調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甚至還有香港網友做「哏圖」回應林鄭月娥,在一面中國五星旗上,只剩四顆星,標語寫著「你OK我OK囉」,意指五大訴求港府只接受一條,如果五星旗少一顆星,港府與北京可以接受,那港人當然也可以接受停止抗爭。

五大訴求包含:徹底撤回《逃犯條例》、 撤回對運動暴動的定性、不追究反送中抗爭者、成立獨立委員會徹查警方濫權濫暴、全面落實雙「真普選」。

黃之鋒提到,香港如今已成為一座警察城市,北京透過警察以暴力手段牢牢統治,這是嚴重的人道危機。撤回《逃犯條例》不代表香港危機消失,警察暴力更不會因此消失。

北京只害怕三個地方人民

話鋒一轉,黃之鋒提到希望台灣能支援香港運動的部分,就是在台灣也有群眾上街,給予北京當局壓力。

為何台灣人上街聲援香港,北京當局就會感受到壓力?朱凱迪解釋,反送中抗爭運動中,北京當局只害怕三個地方的人民:第一是香港,第二是台灣人民,最後是中國人民。

朱凱迪說,北京當局可以不斷用假新聞洗腦中國人民,但是對台灣而言,香港是一國兩制示範區,一旦統一後,同樣體制也會運用在台灣,但現在被林鄭月娥玩成這樣,之後中共還要繼續玩嗎?且如果中國發現,香港這麼多人出來抗議,愈來愈難鎮壓,不得不動用更多厲害武器,亮出來牌愈來愈恐怖,發現「原來一國兩制還可以這樣玩」,台灣會怎麼看這樣的一國兩制?

「這場運動除了黑警力,更嚴重的是中國這幾年發展出的監控技術。」朱凱迪指出,六月時在台灣的香港人參與聲援反送中,不需要戴口罩;到八月,同一批人出面聲援卻都戴上口罩掩飾自己的臉孔。

中式政府監控正蔓延全球

「在台灣聲援香港運動,辦一個完全合法運動要戴口罩,不是因為害羞,而是原來中國極權監控統治延伸全世界。」朱凱迪說,中國會在每個地方拍照,香港遊行有人拍照,台灣連儂牆(Lennon Wall)也有人拍照,之後會變成中共的資料庫。

朱凱迪表示,之前他們就曾接獲請求協助,一名港生入境中國時,早將手機照片、群組刪除乾淨,海關檢查不到示威照片,仍被公安請到一旁詢問「是否參加過示威遊行」,原來是因為中國早就掌握照片,知道你在何時何地參與過遊行。監控系統就是一個大黑洞,只要你參與過反對中國的活動,就像墜入黑洞中出不來。

「這個運動與台灣有關,台灣應該要認同也是這個運動的一部分。」朱凱迪說,中共這種手段不只是對付香港、台灣,更會把手段變成常態,甚至所有極權國家都採用這套統治模式,也因此自由民主國家都在關注香港抗爭。將人臉監控做為對抗輸出恐怖統治,香港只是第一站,若香港失守,未來人臉監控的極權戰場恐遍及全世界。

黃之鋒等人在台灣停留三天後,旋即將到德國去宣講。豈料八日傳出黃之鋒在香港機場遭捕,二十四小時後獲釋。

蔡英文的四點指示

香港情勢如此,台灣要如何伸出援手?早在九月初,總統蔡英文就赴國安會聽取香港情勢簡報。會後蔡英文做出四點指示:支持香港民主,呼籲北京嚴守香港自治承諾;全力支持香港人來台交流,且基於人道考量,會給予必要協助;同時針對在台念書的港生,給予個案處理,繼續學業;最後是因應情勢變局,對於金融衝擊給予台商最大協助。

蔡英文定調台灣當局「關心不介入」的立場。然而,面對黃之鋒盼望能台灣人上街聲援,民進黨副秘書長林飛帆也公開強調:「在黨的角色,對於民間發動未來聲援香港的活動,我們會關注,也會支持民間自發性聲援香港的活動。」

林飛帆補充解釋,民間團體在舉辦上街聲援活動時,若向民進黨提出需求,他一定會去協調,擔任府、院或是黨團的溝通平台角色,給最大聲援幫助。

針對香港問題,外界拋出《難民法》立法議題,立法院開議後,是否列為優先法案也成為熱議。

然而,民進黨立院黨團書記長李俊俋表示,目前處理香港、澳門問題都是用《香港澳門關係條例》(《港澳條例》),其中第十二、十八條就有規範對於政治因素導致安全、自由受危害的港澳居民提供必要協助;此外,只要港人提出申請,陸委會都會採取專案處理方式,只是目前提出申請庇護的香港人似乎不多。

除非將港澳認定為外國……

至於《難民法》,現有在立法院的版本,包括立委尤美女、蕭美琴及時代力量黨團版本,大多是針對聯合國認定的外國籍或無國籍難民,才適用該修法。從整個法律體制而言,除非將香港、澳門認定為外國,否則從我國憲法範疇來看,就算立法通過也很難適用。李俊俋直言:「《難民法》不能解決香港問題,解決香港問題是用《港澳條例》。」

黃之鋒小檔案
1996年出生於香港,2011年年僅15歲的他,與同學組成學民思潮,掀起「反國教」運動,反對中共洗腦教育。2014年香港學生大罷課,他在和平占中集會結束後衝入公民廣場,揭開雨傘革命序幕。2016年與前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秘書長羅冠聰等人成立香港眾志,主張民主自決。占中官司纏訟多年,2019年最終因為違反禁制令入監服刑。服刑期間香港爆發反送中條例抗爭,出獄後旋即加入抗爭行列。

朱凱迪小檔案
1977年出生,現為香港立法會議員。早年擔任記者,2006年參與保衛天星碼頭,開始從事社會運動。2011年參與菜園村反高鐵抗爭,之後長期關心新界地產開發背後的黑金問題。2016年選舉,獨立參選新界西地區直選,以8萬多票成為「票王」,期間還曾遭遇死亡威脅。他提倡香港「民主自決」、修《基本法》等都是自治的選項。反送中抗爭時,他曾跟著示威群眾一起衝入立法會。

岑敖暉小檔案
1993年出生,曾任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副秘書長。2014年他和周永康等人帶領學聯會發起罷課,參與占中運動,希望向中共及香港政府爭取包含公民提名的真普選。現為朱凱迪立法會議員助理。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