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阿魯巴的意義不只一種

2016-05-01 05:50

? 人氣

阿魯巴是一種在東亞地區男性學生之間流行的惡作劇,依照地區與時代的不同該遊戲有不同的名稱。(圖取自:維基百科)

阿魯巴是一種在東亞地區男性學生之間流行的惡作劇,依照地區與時代的不同該遊戲有不同的名稱。(圖取自:維基百科)

“ 我們看到阿魯巴非但不是故意要傷害「被阿者」(雖然傷害偶爾會意外地發生),反而是形塑情誼的方式。這其中有個很弔詭的地方,阿魯巴這個遊戲在進行時,從來沒「被阿」過的人反而可能是這個群體中的邊緣人士,因為沒人想跟你玩、根本沒人在玩遊戲的時候想到你!像這樣的邊緣人士,會不會一心想著要怎麼樣才能參與這個「被阿」的過程、參與這個被「霸凌」的樂趣呢?其實,我曾經有一段時間就處於這個期待著「被阿」的位置,相對於有人說他因為奇特而被抓住,太困擾、太受傷,我則是從期待被抓住到終於被抓住,感到太雀躍、太爽了。"

“ 但若從畢恆達對阿魯巴的研究以及我自己的經驗來看,阿魯巴的意義很可能可以脫離霸凌以及(性)騷擾,而是示好、是友誼,透過這個過程,「被阿」的人也有機會跟其他人建立情誼,在遊戲中受到培力。 ”
上述這兩種談法,來自於苦勞網的文章「拉肩帶的意義不只一種」,把阿魯巴視作性遊戲與「受歡迎」的象徵,似乎也沒有除了打成一片、培力、「加冕」(其實「加冕」的意義也很多,不見得「加冕」就是榮譽)以外的可能。可是畢恆達老師的文字中,從未表示阿魯巴或任何陰莖遊戲都必然就是這樣。

如果我們真的不否認彼此的生命經驗及感受,我可以提供另一個阿魯巴的其他敘事,就是當阿魯巴與其他陰莖遊戲已成為男孩陽剛文化的一種殘忍的「儀式」時,一個有好人緣的男孩拒絕被阿,或表達出不舒服的話,可能迎面而來的是「真掃興」、「阿一下會怎樣?沒卵蛋嗎?」、「還以為你是男人」這些譴責,甚至因此失去同儕認同與原有的好人緣;另一個例子是,一個原先被排擠的邊緣陰柔男孩,因為男性同儕想要把他拉入群體中,所以遭到阿魯巴等「轉男人」儀式,即使不舒服也不能拒絕與事後抱怨,否則必須繼續處在被排擠的邊緣位置。 如果把被阿魯巴的男孩,只當成受歡迎的、遇到善意互動遊戲的,說這樣是友善的、沒什麼大不了的,這樣的說法能夠培力男孩得到身體自主權、學會尊重他人的身體界線嗎?有辦法讓男孩不用等著這樣殘酷的陽剛男性文化改變,能夠不再擔心被阿魯巴嗎?可以讓男孩從其他管道建立自我認同與歸屬感,建立良好的人緣嗎?

還有一個阿魯巴或其他陰莖遊戲的故事是,一名跨性別女孩(出生時為生理男性,自我認同是女性)遭到阿魯巴或任何陰莖遊戲,是因為行為人想要試圖強迫不符合男性想像的跨性別女孩「變正常」 ,帶有嚴重歧視與惡意所犯下的暴行,過程混雜著最羞辱的言語、最殘酷的手段、最令人無法反抗的方式、最無助無法求援的處境,被阿魯巴是對其自我認同、身體界線及人格尊嚴被無所不用其極地否定:「妳的陰莖被侵犯,所以妳不是女性!」。這正有如在歐美好發的,那種順性別異性戀男性透過強暴非異性戀女性、跨性別者,聲稱「矯正」、「治療」受害者的淫行,稱作「矯正強暴」(corrective rape),是仇恨暴力的一種。

在這裡,我們看到阿魯巴非但不是友善的表現,過程並不是對等的互動,被阿者也不是那麼的有人緣,反而是優勢者歧視、宰制與欺壓弱勢者的極端手法。這其中有個很殘酷的地方,阿魯巴這個遊戲在進行時, 雖然可能是男孩建立認同、彼此關係的互動與儀式,但對跨性別女孩或一些陰柔男孩來說,卻是帶有揮之不去童年噩夢的強暴性虐待行為,破壞了我們對人的信任與自信心。其實,我曾有一段時間活在這種泥沼之中, 相對於有人說他因為期待而被抓住,感到太雀躍、太爽了, 我則是女性認同受到否定、人格尊嚴遭到踐踏,感到害怕及焦慮。


阿魯巴一直以來被視作男孩的性遊戲,後來被意識到是校園霸凌,近期則被認為是「性騷擾」,就連反對阿魯巴暴力的人,包含一些女性主義者都這麼認定。在這裡的問題是,阿魯巴怎麼會是「性騷擾」呢?以行為及傷害的程度來說,就好比一個小女孩被眾人制服住,拿起樹枝插入她的陰道,這應該會被認為是「輪暴」與「性虐待」;那有陰莖的孩子,可能是男孩或女孩,被眾人制服住,並重擊他/她尚在發育的脆弱性器,程度上也應該被視作是「輪暴」與「性虐待」。可惜「陰莖不會被侵犯」的迷思(有時陰蒂也有類似的迷思)依舊作祟,連實務上的法律判定,都常常是用「性騷擾」或「強制猥褻」處理,而非「強制性交」。

另外一個問題是, 關於「性」的傷害及暴力,往往被認為是「貞潔」的問題,再加上社會對「性」的獵奇化,因此性暴力抽離了「性道德」層次,其深遠的傷害就不再被當作一回事,也不怎麼能談論它,還有人會去譴責感到受傷的人「恐性」、「性保守」、「良家婦女」、「護家盟」等等,與過去批評被害人穿著清涼、晚上在外面亂跑並無二致,簡直堪稱「譴責被害人2.0」。而在「性」上,「男賺女賠」的迷思更使得「男性」(生理性別或社會性別)所受到的性傷害不被正視,不是「賺到」就是「成為真男人」的象徵,因此被當成遊戲甚至笑話。不僅如此,大眾更忽視了對女性、兒少、同志與跨性別等性/別弱勢者來說,「性」正是歧視及宰制這些群體最直接的管道,如果我們忽視「性」的文化意涵與不平等的現實,以及對人格尊嚴及身體界線的貶抑侵犯,將再也無法提供這些受害者及倖存者其所需足夠的資源與社會保障,以及意識到這些事件背後的結構問題及成因(如果性不再特殊,惡意散布裸照與矯正強暴等行為真的還會發生嗎?這些暴力會不會用別的形式呈現?),反而使社會更加淪為弱肉強食的叢林。


*作者為性/性別弱勢性保護與兒少保護連線發起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