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誰是輸家?經濟學家打臉川普:關稅其實都是美國自己扛,挺川普的勞工跟農民受傷最重

2019-03-05 16:31

? 人氣

川普2日在馬里蘭州的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美聯社)

川普2日在馬里蘭州的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美聯社)

自從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美國總統川普總是宣稱他「佔了上風」、「美國才是贏家」,加上中國在調漲關稅的龐大壓力下,也不得不積極與美方談判磋商,貌似川普領導的美國確實「正在打贏這場貿易戰」。但多位頂尖經濟學家在近日發布的報告中主張,川普高築的貿易壁壘真正傷到的不是別人,而是美國消費者自己。而且受傷最重的,正是那些最挺他的勞工與農民。

川普2日在馬里蘭州的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美聯社)
川普2日在馬里蘭州的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美聯社)

彭博新聞社5日引述兩份剛公布的報告,多位經濟學家認為,川普屢屢調高關稅的舉動與要脅,其實是1930年《史慕特-霍利關稅法》(Smoot-Hawley Tariff Act)以來,影響最深遠的一場貿易實驗。那麼《史慕特-霍利關稅法》施行的結果是什麼呢,其中一個就是加重當時美國的經濟大蕭條。

講歷史可能太過遙遠,那麼川普的貿易戰又打出了什麼戰果呢?川普總是吹噓各國因此屈從、美國也因此獲利。但經濟學家們的看法恰好相反—因為到目前為止,這些數以十億美元計的關稅負擔,最後多半落在美國的消費者頭上。

川普2日在馬里蘭州的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美聯社)
在馬里蘭州的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擁抱美國國旗的川普。(美聯社)

關稅最後還是美國自己扛

由紐約聯邦準備銀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普林斯頓大學、哥倫比亞大學的經濟學家2日公布的研究發現,川普去年對25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課徵關稅,導致美國企業與消費者每個月得多付出約30億美元的稅賦成本,企業還要支付14億美元的額外損失。

阿米提(Mary Amiti)、芮丁(Stephen Redding)、韋恩斯坦(David Weinstein)三位經濟學家在分析商品進口價格後發現,幾乎所有關稅成本都是美國消費者與企業在扛,這與川普「關稅都是中國付帳」的說法完全不同。韋恩斯坦說,若從現在來看,其實真的很難判定誰會是最終贏家。

誰受傷最重?經濟學家:那些挺川普的農民跟勞工

另一份報告則是由世界銀行的首席經濟學家高柏(Pinelopi Goldberg)等4位經濟學家在3日所發布。他們認為美國經濟光是因為進口成本上升所導致的損失,一年就高達688億美元,將近國內生產毛額(GDP)的0.4%。不過關稅壁壘讓美國的製造商得以調漲售價,加上關稅的保護作用,這個損失縮小到64億美元,相當於GDP的0.03%。

川普2日在馬里蘭州的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美聯社)
川普2日在馬里蘭州的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美聯社)

不過撰寫這份報告的四位經濟學家高柏、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的費加爾鮑姆(Pablo Fajgelbaum)、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甘迺迪(Patrick Kennedy)、哥倫比亞大學的坎德瓦爾( Amit Khandelwal)也認為,大多數關稅的真正負擔者,其實還是美國的消費者與企業。

眾所周知,川普總是口口聲聲要讓「美國優先」,要讓美國的勞工與農民不再被中國佔盡便宜。但四位經濟學家發現,在考慮其他國家的貿易報復舉措之後,其實川普發動貿易戰的真正受害者不是別人,正是美國共和黨執政地區的藍領階級與農民,這些人也恰好是2016年大選對川普死忠的選民。

美官員不願回應,川普繼續推銷關稅戰

彭博社說,這其實不是經濟學家第一次指出川普貿易戰對美國經濟的傷害,國際金融學會(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上週也發布了類似的報告,認為光是中國的貿易報復,就會為美國出口帶來一年400億美元的損失。不過在探討川普關稅如何傷害美國經濟方面,這兩份報告確實是迄今最權威的兩份研究。

關於這兩份指責川普政策傷害美國經濟的研究,彭博社詢問了美國貿易代表、也是中美貿易磋商的美方主將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以及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但萊特希澤與USTR發言人都沒有回應此事。至於這場貿易大戰的始作俑者—川普,2日在馬里蘭州的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依舊自信滿滿,談到即將登場的海湖莊園「川習會」,他說:「關稅是我們國家歷史上最偉大的談判工具。」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