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都要殺死她們,不如就先強姦她們」日本老兵自述純真少年的墮落

2015年08月12日 11:43

超過半個世紀以前,老兵金子真一郎是二次世界大戰的日本兵,他回憶起這場戰爭,當時上戰場的新兵都還只是年輕的孩子,為了避免他們在殺人時退縮,直接用活生生的中國囚犯讓孩子練習殺人......一開始他們只敢閉著眼睛開槍,但日子久了就習慣了,甚至可以稀鬆平常地和夥伴一起擄走、強姦、殺害婦女。  

1937年12月,中國將領拋棄軍隊自行逃走,士兵潰散一片,隨後日軍進駐南京,開啟慘案序幕。戰俘鮮血浸染沃土,平民也無法倖免於難,被燒死的男性屍堆如泥土般腐爛一地,必須用鏟子挖起,女性則在被性侵之後殺害……南京大屠殺,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最慘烈的惡夢之一。

為什麼這群日軍能夠若無其事地犯下如此惡行?甚至他們有大半是剛離開學校的孩子,上戰場前的眼神是那樣純真——或許,當事人可以回答這個問題。

公視日前播出的記錄片《南京大屠殺》(Rape of Nanking),由法國、比利時、瑞士及澳洲聯合攝製,以無數珍貴歷史影像還原大屠殺現場,同時也訪談許多曾參與南京大屠殺的日本老兵,他們將親自告訴你:為什麼,年輕的他們會成為殺人機器?

媽媽希望他活著回家,但在戰場上唯一要做的是服從

nanking02.JPG
那時的日本人,從小就被教育要為了祖國而犧牲(圖/公視提供)

老兵金子真一郎回憶他上戰場前和母親的對話,當年他驕傲地說,一定要在戰場上立功,帶著滿滿勳章回家,但母親的回答是:「媽媽要的不是亮閃閃的勳章,而是你平安回家。」

金子完全無法理解母親這番話的意義。當時,將生命奉獻給祖國的概念早已在他腦海根深蒂固,母親卻只要他活著回家、抱著茍且偷生的念頭,因此他打從心裡鄙視她。

他並不是唯一一個抱持這種想法的人,在長年軍國主義教育下,日本的孩子只知道「一切都是為了祖國」,所以可以任意剝奪他人的性命、可以隨時犧牲自己,奪走他人未來的同時,也看不見自己的明天,手中滿是鮮血與死亡。

——這就是,那些孩子成為殺人機器的第一步。

用真人練習刺刀術、開槍殺人、強姦婦女,久了就習慣了…

nanking04.jpg
日本兵村瀨拍攝飄浮於江邊的屍體(圖/公視提供) 

 「作戰是一件沒有感情的事,但對新兵來說,很可怕。」金子說,上戰場的新兵都還是孩子,為了避免他們在殺人時退縮,新兵練習刺刀術時一概用真人進行——直接將中國囚犯綁來,讓那些孩子熟悉把利刃刺入人體的觸感,熟悉殺人。

因為缺乏糧食,日軍將領決定大量處決南京戰俘,他們將機關槍圍成圓形、揮舞刺刀、一口氣處決上千名囚犯、叫士兵開槍殺光一整村的平民。上級的命令就是天皇的命令,士兵拒絕服從的話也會被處決,所以他們根本沒有時間猶豫。

一開始他們只敢閉著眼睛開槍,但日子久了就習慣了,甚至可以稀鬆平常地和夥伴一起擄走、強姦、殺害婦女。  

nanking08.JPG
被性侵的婦女一批批被送到安全區讓西洋人救治,傷勢非常重(圖/公視提供)

「反正都要殺死她們,不如就先強姦她們。」老兵加藤久治曾和同袍結夥姦淫婦女,她們只要反抗就會被殺,根本不敢逃走,因此士兵連繩子都不需要準備。即使長官禁止這種行為,但幾乎每個士兵都會做這種事,完全沒辦法管,大家也都習慣了。

——「習慣了」,這就是戰爭最殘酷的過程。習慣以後就再也聽不進任何人的哀號,下手時再也不會猶豫也不會心痛,他們正式成為殺人機器。

二戰結束70年,除了譴責與仇恨,更重要的是反省

nanking05.jpg
當年的日軍登陸地點,一切慘劇就是從這裡開始...(圖/公視提供)

南京大屠殺不只是中國的傷口,也是許多日本老兵難以抹去的回憶,因此日本學者松岡環蒐集許多參戰者的證言、日記、影像記錄,希望不管是中國人、日本人、全世界,都好好記住戰爭的殘酷,別再讓那些單純的孩子化身為戰場上的惡魔。

「戰爭,瞬間便失去掌控,結束永遠比發動困難。戰爭,不僅給士兵、也給老人和孩童帶來災難,不僅給身體、也給心靈刻上深深的創痕……」——京都大學自由與和平維護者會,反對安保法案聲明書

日本廣島和平紀念館,也記錄著日軍在南京侵略後的死傷人數,提醒世人戰爭的可怕。我們需要記住南京大屠殺,記住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流下的鮮血,但絕不只是譴責與仇恨,而是為了一個不再有戰爭的世界……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service@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