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點投書:黨無志士,用人惟獨

內閣改組換湯不換藥,讓另一批人過過官癮,沾點油水而已。圖為行政院長賴清德主持改組說明記者會(陳明仁攝)

內閣改組換湯不換藥,讓另一批人過過官癮,沾點油水而已。圖為行政院長賴清德主持改組說明記者會(陳明仁攝)

民進黨的行政院改組換將,民進黨只要一執政,官位換人如換衣服,不符季節,又龍鬼蛇神,像走馬燈,讓人瞠目搖頭,換人不是要匡政治世,而是為了政治鬥爭,只要有台獨的D N A ,或是後天屁股上刺青「台獨」兩字,都有輪流當官得機會。

文天祥的正氣歌有句「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 」,「當其貫日月,生死安足論 」。

革命烈士林覺民的與妻訣別書裡有一段:

吾至愛汝,即此愛汝一念,使吾勇於就死也。吾自遇汝以來,常願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然遍地腥膻,滿街狼犬,稱心快意,幾家能夠?。語云:仁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愛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顧汝也。汝體吾此心,於啼泣之餘,亦以天下人為念,當亦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也。

林覺民犧牲時才2 7 歲,當時妻子懷孕在身。

從其身上我們看到何謂「大愛」,「當其貫日月,生死安足論 」的道理。

我們再來看近代一位將軍的故事:

1940 年 5 月日軍 侵佔宜昌以後,便立刻用 3 萬餘人分兵駐 守宜昌周邊的戰略要點。鄂西前線中日兩軍很快陷入犬牙交錯 的對峙形態。

雙方對峙的前線便是石牌,一個宜昌上游 30 里的小村子。長江在此經過時,在水道上轉 出了一個月牙形轉彎,這個轉彎 就是長江湍急的上游和平穩中游的分界線,過了石牌就過了三峽就是重慶,對於日軍 而言,攻佔石牌就可以攻略西南,徹底粉碎國民政府的大後方;對於中國而言,石牌要塞是中國國門的最後一道防線,中國不能再後退了。保衛石牌就是保衛重慶。

1941年,日軍調集第十一軍和第 3、第 13、第39師團,共10萬人,又調動了大批軍艦和戰機,向石牌發動大規模立體進攻。

日軍大兵壓境,當面的中國軍隊  屬於第六戰區司令長官是素有小委員長之稱的陳誠。

石牌要塞核心地的守軍則 是第十八軍第十一師,這是陳誠的起家資本。這十一師的師長是胡璉,他是黃埔四期畢業生,戰前,蔣介石還親自發出手令:「石牌乃中國之斯大林格勒,離此一步,便無死所。」接到手令的陳誠緊急打電話詢問胡璉:「守住要塞有無把握?」胡璉只回了一句:「成功雖無把握,成仁確有決心。」

他本人給家人留下遺書五封,在給妻子的遺書中,胡璉寫到:「十餘年戎馬生涯,負你之處良多,今當訣別,感念至深。茲留金表一隻,自來水筆一支,日記本一冊,聊作紀念。接讀此信,勿悲亦勿痛,人生百年,終有一死,死得其所,正宜歡樂。匆匆謹祝珍重。」

從其身上我們看到何謂「責任」,「當其貫日月,生死安足論 」的道理。

中國因為有這樣的烈士,所以革命終於成功。因為有這樣的將領抗戰終於勝利。

我們來看看現在的台灣,民進黨黨綱揭櫫獨立建國,早期的創黨人士像施明德,林義雄,許信良輩還有點血性不怕死,具有為理想「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的氣魄,但後來的民進黨,獲得政權以後,從政人士全是嘴巴台獨,又都是貪財怕死愛當官之輩,完全應驗日據時代台灣總督府民政長官後藤新平對台灣人的評價 「貪財、怕死、愛作官」。

典型人物非阿扁莫屬,集「貪財、怕死、愛作官」之大成,接著 只要民進黨執政,當官人士如走馬燈,阿貓阿狗只要與權力核心沾上邊,就有當官的機會,有些人甚至昏了頭,像前教育部長吳茂昆,明知自己有狗屁倒灶的暗室,就為了「愛做官」,不惜矇著頭去捅馬蜂窩,結果被人起底後狼狽下台,還吃上官司。

再看北農果菜市場總經理吳音寧,靠著裙帶關係當上肥缺,才不稱職,被虧得滿頭包,受盡屈辱,還硬咬著肥缺不放,也應證為了「貪財」奮不顧身糗相。

民進黨的本質未變,行政院再怎樣換人,也只是換湯不換藥,讓另一批人過過官癮,沾點油水而已。

*作者為退休人員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