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709抓捕律師3周年:中國政府仍在迫害人權律師

被拘留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北京。(美國之音)

被拘留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北京。(美國之音)

7月9日星期一是中國當局對人權律師採取大規模鎮壓行動3週年的紀念日。人權律師王全璋依然被羈押不能與外界聯絡,也不准會見家人或律師。

至今仍有王全璋的案件沒有得到審理。當年中國當局展開抓捕行動,有320多位人權活動人士被逮捕或騷擾。外界依然擔憂在押的人權活動人士被虐待。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表示,她親身目睹中國當局對她丈夫和所有受大抓捕影響的律師和公民的迫害。

她說:「他2017年2月14日被提起公訴。但過去一年沒有一個人敢見我們談案件。不管我到多少部門去申述,還是無法得知我丈夫的消息。整個抓捕是人為的司法不公,是虛假指控,是非法的。」

李文足一千多天來一直在申述和尋找丈夫。美國之音致電負責審查王全璋案件的天津檢察院的媒體聯絡部門,但無人接聽電話。

王全璋自被抓捕後一直沒有消息,這令外界很多人擔憂他是否還活著。

設在香港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星期天發起人權活動人士到中央政府駐港機構中聯辦的抗議,要求立即釋放王全璋。他們還要求中國當局取消對十多位人權律師採取的吊銷或註銷律師證的行政懲戒。

據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統計,16位人權律師和3個律所被當局通知失去執業證和執照,他們多數與2015年的709抓捕案有關。

關注組主席何俊仁說:「我認為,這同樣是不公道和應受到譴責的。當局謀求剝奪這些律師生計和工作權利。當然,我們公開予以譴責。我認為這是鎮壓的繼續。」

包括王全璋在內的仍被羈押的人的命運,一直讓外界深感憂慮,尤其是那些獲釋的人披露受到酷刑的細節,包括被強迫服用不明藥物、不讓睡覺、毆打、口頭及心理威脅等。

709大抓捕案最早被抓的王宇律師,上週告訴香港一家電視台,她在電視上的認罪是被迫脅的。這位47歲的律師表示,在當局威脅會傷害她的兒子後,她無奈地認罪。

2015年4月18日中國律師王宇在北京接受采訪。
2015年4月18日中國律師王宇在北京接受采訪。

王宇在電視採訪中說:「當局說,如果我能按照他們事先準備的材料認罪,我就有可能同我兒子團聚。」 

王宇表示,在審訊過程中,她被銬在一個鐵椅子上長達5天,不讓睡覺,被困在牆角,連伸腿的空間都沒有。

王宇2016年晚些時候獲得取保候審。今年早些時候得以將兒子送往海外讀書。她抱怨說,當局扣押了她和丈夫的護照,而且對她恢復律師執業的請求不予答复。

王宇的辯護律師文東海表示,他不相信中國政府會糾正抓捕錯誤,也不會允許維權律師繼續執業。

他說:「根據他們以往的記錄,中國當局極少認錯,改正錯誤的做法。比如,他們會改錯,讓我重新執業嗎?我懷疑。目前的政治環境,不可能。」

文東海說,如果不是維權律師作為緩衝,中國當局將會面臨更多的憤怒的上訪者。

觀察人士表示,中國對虐待囚犯的指控非常冷漠。獄中的維權律師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懷疑,江天勇的父親最近探監時觀察到,江天勇被強迫服藥。

江天勇2017年晚些時候以「煽顛」被判刑兩年,到明年2月才刑滿。

金變玲說:「他說每天吃兩次藥。但他嚴重失憶,記不起太多事情,包括基本的情況,像女兒讀幾年級或者自家的號碼。」

自2013年和女兒住在美國的金變玲表示,她6月底申請獲得江天勇的服藥記錄,但是河南的監獄管理方沒有回复。美國之音打給監獄管理當局的電話無人接聽。

2012年5月2日,中國人權活動家蔣天勇對醫院外的記者講話。
2012年5月2日,中國人權活動家蔣天勇對醫院外的記者講話。

在這些強迫認罪和服藥指控披露後,國際人權組織呼籲其他國家繼續向中國政府施壓,要求結束對人權律師的迫害。

不過,何俊仁表示,儘管中國的人權紀錄非常糟糕,但是西方民主國家仍將維持良好外交關係視為首要,這非常令人失望,也是短視的。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