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電車癡漢罰5萬就自由、沒犯案卻繳200萬保釋金判有罪!一部電影拍下日本司法最荒謬一幕

「我原本以為法官會明白我的,真的沒有做的話,不會被判有罪……」沒犯案,就真的能無罪嗎?10多年前的日本,一起纏訟多年癡漢案件在高等法院大翻案、獲無罪判定,深深震撼當時完全不懂法律的導演周防正行;他花3年旁聽法庭、研究法律,拍下2007年上映的電影《鹹豬手事件簿》(それでもボクはやってない,直譯為:就算這樣,我真的沒做)揭開司法荒謬一面,為日本社會投下震撼彈。

5月18日晚間,周防正行訪台參加電影映後座談,想起當年讀到的新聞,他仍感嘆:「看著報導我才知道,原來我以為的日本司法制度,跟真實的日本司法制度是很不一樣的……癡漢事件是個非常貼近身邊的事情,可能自己變成被害人、加害人,家人、朋友都會成為電影角色之一……」

20180518-《鹹豬手事件簿》導演周防正行(謝孟穎攝)
《鹹豬手事件簿》導演周防正行:「「看著報導我才知道,原來我以為的日本司法制度,跟真實的日本司法制度是很不一樣的…」(謝孟穎攝)

電影中,男主角金子徹平搭著擁擠電車去面試,突然被一名15歲女學生抓住手、指控他把手伸進她裙子裡揉捏臀部,惡夢就開始了。最初值班律師勸金子認錯,繳5萬日圓罰鍰就能離開,金子卻認為自己「沒做就不會被判有罪」,於是他被拘留3個月、繳了200萬保釋金、訴訟7個月,最終仍被3個月有期徒刑。反觀其他真正有犯案的西裝筆挺上班族,認錯繳錢就可重獲自由。

「一個癡漢事件都可以變成這樣子,何況其他刑事司法案件?」周防正行說。而金子形同坐牢的3個月拘留、被警察指責「你別以為一直否認下去就沒事」的冤屈、最後獲判有罪的心聲,在在令人懷疑:法院真是發現真相的地方嗎?

堅持「沒做」換來震撼3個月拘留:我已經被關3個禮拜了,我快發瘋了…

26歲的金子徹平原是一名無業人士,終於鼓起勇氣走出門去面試那天早上,事情就發生了。為了趕上面試,他拚命擠上電車、外套被門夾住,一陣拉拉扯扯後,一名15歲少女突然抓住他的手,說他是性騷擾犯,將他帶到車站站長室。

儘管事發當下一名上班族女性替金子說話,說他不是癡漢,女子隨後就趕上班失去蹤影,接著金子被帶到警局。而在警局,值班律師這樣告訴金子:

「罰錢5萬元就能了事的事情,只要你承認、罰錢,就能走出這裡,不然你會被偵訊3個月,如果打官司至少要花1年,而且還不見得沒事。只要你現在承認,罰錢就能了事,如果承認的話立刻就要付錢,嗯,有家人現在可以幫你準備錢嗎?」

金子始終堅持自己沒做,深信沒做就會沒事,律師便冷靜告訴他,若起訴的話有99.99%定罪率,堅持否認的話有3%機會無罪,要他挺下去──這時候,金子還沒想到事情有多嚴重。

光是被拘留的3個月就讓金子生不如死。7、8個人擠在同一間房,一早被叫醒就要瘋狂摺棉被清理,刷牙不斷被吼「快一點」,被帶到地檢署偵訊時,一整群人被警告:「這段期間不能講話,吵架依法懲處,不管你痛哪裡,都只有正露丸!」食物只有一小塊乾麵包,等待偵訊過程有人肚子痛去上廁所,廁所沒有隔開,所有人一起忍受難堪臭味。

媽媽過幾天才知道金子被帶走,帶著盥洗用具去探監,卻一項項被搜出來檢查:「毛巾?幹嘛,他會上吊喔!長條型的更不行,皮帶,還有刮鬍刀?你要殺了他嗎?」就連寫著「加油,我們相信你」的書,都被當場沒收。

從自由人淪為階下囚,這般沒有隱私、沒有尊嚴的生活,金子很快就撐不住了:「我已經被關3個禮拜了,我快發瘋了,如果當初聽值班律師的意見就好了……」

「我以為法庭是審判壞人的地方,沒想到有錢就能釋放…」

更難堪的,或許還是這3個月裡沒有任何警察、檢察官相信他的清白。金子向檢察官解釋當天為何拉外套,說完就被罵:「你別以為一直否認下去就沒事,你的狡猾逃不出我的法眼,我一定讓你招供!」室友也告訴金子:「你如果不承認,一定走不出這裡。」

就連家裡平常拿來消遣的A書,此刻都成了「犯案證明」。檢察官笑著問金子:「你家一定有一些下流的東西吧,成人錄影帶啊之類的?」金子大吼:「有的話又怎樣?就是色狼嗎?」檢察官不為所動,繼續笑:「你有吧?」

就連媽媽找來的女性律師須藤莉子,一開始也非常不信任金子。當須藤知道金子家裡有蒐集A書,她舉起書,皺皺眉警告:「你會給法官不好的印象。」

「難道男人全都是犯人嗎?」金子大吼,須藤則一秒回應:「對。」

關押3個月後金子終於交保,律師、媽媽與友人們在餐廳慶祝金子短暫重獲自由,問起保釋金多少,媽媽苦笑,是200萬:「我以為法庭是審判壞人的地方,沒想到有錢就能釋放。」金子則感嘆:「要提出沒有做的證明,比證明有做還困難……」

真正犯案的癡漢交出5萬罰鍰就能重獲自由,沒犯案的金子與他的親友,卻因為堅持自己沒做,而打上一場長達1年的艱苦戰爭。為了找到當初那位目擊證人女性上班族,媽媽拿著大聲公日日在車站尋人,金子與友人則拍了現場還原影片,日子一天天過去,證據一項項備齊,然而一切的努力,似乎都比不上法官已有的成見。

儘管最初開庭的法官抱持「無罪推定」原則嚴格檢視證據,卻在媒體壓力下被撤換,而換上第二任法官後,金子的結局似乎就已註定,當初與友人的對話,確實道出司法體系的無奈──

「無罪是誰會高興?」「被告吧。」
「那警方跟檢方呢?」「一定覺得很丟臉吧。」
判無罪,就是跟國家唱反調……讓被告高興也不是什麼好事,判無罪需要很大的勇氣。

相信法官會還一個清白 台灣著名冤案徐自強:我一直在證明自己是無罪的

5月18日映後座談上,經手無數冤案的廢死聯盟法務主任林慈偉分享,自己從10幾年前看到《鹹豬手事件簿》這部電影就覺得很喜歡,雖然是10幾年前的電影、雖然拍的是日本法庭,電影中的一切,他卻持續在台灣見證著:

「你會發現這跟台灣法庭非常像……台灣很多真真實實的案子也很戲劇化,只是沒被拍成電影,例如說我剛才腦子出現『徐自強』,他10幾年來從死刑犯到平反、到無罪的過程,他說:『我一直在證明自己是無罪的。』」

對於無辜之人「必須證明自己無罪」一事,林慈偉嘆:「我們的法律不是要求說應該要『無罪推定』嗎?卻一開始就認定你是有罪的,而被告必須一直反過來『證明』自己是無罪的,徐自強的案例活生生就是這樣,他當時被列為嫌疑犯,會願意走進法庭就是真實無辜,相信法官會給他一個清白。」

20180518-廢死聯盟法務主任林慈偉參加《鹹豬手事件簿》電影映後座談(謝孟穎攝)
廢死聯盟法務主任林慈偉:「我們的法律不是要求說應該要『無罪推定』嗎?卻一開始就認定你是有罪的,你必須一直認定自己是無罪的...」(謝孟穎攝)

特地來台灣參加座談的導演周防正行則分享,當年《鹹豬手事件簿》上映後,在日本社會其實產生很大影響:「可能當初看報紙以後,我受到的震撼與驚嚇程度有在電影裡展現出來,電影裡面清楚呈現日本的司法制度,這些法律人覺得很自然、從旁觀角度看來卻很奇怪的作法,例如他被懷疑就被拘留起來,我們看來很奇怪的制度,那些法律人都覺得是『慣例』。

台灣死刑案震撼現實:64個有罪案件,41件證據都有問題

一旦被帶到警局,似乎就註定不能翻身了。5月10日的「廢死星期四」講座上,正為高度有冤死刑犯邱和順平反的辯護律師郭皓仁也感嘆,只要一被貼上「壞人」標籤就難以撕下的問題:「這某部份歸功於政府對人民成功的教育,認為會進警察局的人一定有問題、心裡或多或少覺得活該……這也有一部份是社會階級的問題,我們生活環境沒遇到這樣的狀況,我們不會在某一天突然被帶走,然後連續轟炸訊問24小時……

20180510-「廢死星期四X死刑個案看透透」肉圓哥的故事:邱和順案,郭皓仁律師出席。(盧逸峰攝)
5月10日「廢死星期四X死刑個案看透透」肉圓哥的故事:邱和順案,郭皓仁律師出席。(盧逸峰攝)

堅持自己「沒做」,沒證據證明「有做」,真的就能無罪嗎?廢死聯盟執行長林欣怡於10日邱和順案講座指出,目前救援中的64個死刑案件裡,其實有高達41件的證據都有問題,聽完林欣怡指出的數據再看看電影《鹹豬手事件簿》,2007年男主角金子徹平最後喊出的沉痛內心話,或許至今仍在台灣時時刻刻上演:

「我在內心相信法官會了解,就算告訴自己審判是很嚴苛的,我相信我沒做就不可能有罪。聽說有法官說事實只有神知道,至少我知道我不是犯人這事實……我現在才知道,法院不是弄清事實的地方,只不過是以收集來的資料判斷被告是否有罪的地方而已,而我暫時是有罪的──這是法院的判斷,就算這樣,我沒做就是沒做。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