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家揭密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國教院20年奇幻漂流:因教改而生,行政法人設不成,最後竟與社教作業基金合併

教育部呈報《教育部所屬機構作業基金設置條例》草案,31日經行政院院會通過。圖為國家教育研究院台北院區。(取自Solomon203@wikipedia/CC BY-SA 3.0)

教育部呈報《教育部所屬機構作業基金設置條例》草案,31日經行政院院會通過。圖為國家教育研究院台北院區。(取自Solomon203@wikipedia/CC BY-SA 3.0)

正當外界對教育部的關注,還集中在「拔管」事件折損2名部長的同時,教育部呈報《教育部所屬機構作業基金設置條例》草案,今(31)日經行政院院會通過,國教院從2011年3月,整併國立編譯館等單位掛牌運作,其成立目的原本是為了執行1998年「教改行動方案」,馬政府時代為了讓國教院獨立運作,還準備推動「行政法人化」,如今民進黨執政,教育部卻準備將國教院與社教機構作業基金整併的規劃,國教院在政府體系內的擺盪,如同教改一樣曲折離奇。

國家教育研究院的芻議,早在中研院前院長李遠哲推動教改過程即已種下,1996年12月「中華民國教育改革總諮議報告書」,即建議成立國家級教育研究院,立法院審查1998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附帶決議教育部整合有關單位成立「國家級教育研究院」,1999年修正公布的《國民教育法》,並且賦予國教院訂定國小及國中課綱的任務。

國教院轉型提案在立院反對下鎩羽而歸

2010年《國家教育研究院組織法》三讀通過,教育部規劃國教院整併國立編譯館、國立教育資料館與國民教師研習會,期許國教院達成三大願景,包括教育政策智庫、課程測評研發基地與領導人才培育等。然而,國教院整併上述單位後,仍負擔著教育人員之培訓及研習、學術名詞及工具用書編譯、教師檢定等既有業務,打著研究院之名,卻未發揮智庫功能。

根據《通識在線》雜誌2013年對國教院的評論,「國教院在設計上最大的問題在於隸屬教育部,是教育部的下屬單位。經費預算主要也來自教育部。如此設計,輕則讓國教院成為教育部的研究單位,重則讓國教院成為教育部的傳聲筒或應聲蟲,完全失去一個研究單位的獨立性及主體性。」

為了讓國教院能夠走向獨立運作,馬政府時代曾經規劃國教院轉型「行政法人」,當時評估可以「行政法人化」的機構,還包括體育署國訓中心、國立台灣交響樂團、國立台灣文學館,但最後只有國訓中心成功轉型,國教院轉型的提案在立法院反對下鎩羽而歸。

「國家級教育智庫機構」未來將與科博館等社教機構整併

民進黨重新執政後,國教院的轉型規劃再度急轉彎,根據行政院院會今(31)日通過《教育部所屬機構作業基金設置條例》,國教院未來將與「國立社教機構作業基金」下轄的社教機構,整併為新的作業基金「教育部所屬機構作業基金」,行政院長賴清德在院會中,也期許國家教育研究院,強化「教育智庫」功能。

根據《國立社教機構作業基金收支保管及運用辦法》,未來與國教院整併之社教機構,包括科博館、科工館等博物館機構,其人事行政的編制上,並沒有像兩廳院等行政法人一樣,有獨立的董事會,《教育部所屬機構作業基金設置條例》也不準備推動下轄基金的獨立運作。

台灣教改20年,最後失敗收場,當初「教改行動方案」所期許的國家級教育智庫機構,如今竟然將與科博館等社教機構整併,對照文化部長鄭麗君上台後,博物館業務與文創業務大幅擴張,同樣作為國家級文化智庫的「文化策進院」,即將以行政法人的姿態浮上檯面,國教院過去20年在台灣行政體系的奇幻漂流,和台灣的教改命運多舛,這樣的結果也頗讓人唏噓。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