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解放軍裡也有內鬼」美中台諜對諜,第五代戰爭已然開打

中共政府對國內的安全及資訊網控管嚴格,他國間諜活動異常艱難。(美聯社)

中共政府對國內的安全及資訊網控管嚴格,他國間諜活動異常艱難。(美聯社)

美中台三方最近傳出多起間諜案,繼陸生周泓旭被指控吸收新黨青年軍,在台灣發展共諜組織之後,上個星期天,江蘇省也宣稱破獲一宗「重大間諜案」,指兩名北京前武警被台灣間諜策反,涉嫌向台灣提供武警部隊和軍工企業情報。另一方面,美國司法部上個月逮捕一名疑似「雙面諜」的前中情局華裔特工,據稱這名在香港工作的李姓男子可能導緻美國中情局在中國佈建多年的情報網被瓦解,有十多名CIA的線人在中國遭到殺害或關押。兩岸近來為何諜案頻傳?美中台諜戰升級是否折射出三方關係的微妙變化?《海峽論談》請前台灣國安局第一處副處長蕭台福先生與台灣中正大學戰略與國際事務研究所的林穎佑教授為您深入分析。

《中共攻台大解密》作者易思安(Ian Easton)接受《海峽論談》專訪時表示:「解放軍所謂的三戰: 心理戰、輿論戰、法律戰很厲害,他們的情報人員很多,在台灣、在美國,好像間諜案很多,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中共自己也有內鬼,解放軍裡面有很多台灣的間諜,可能也有美國和其他國家的間諜,所以他們的情報人員的確有辦法影響到台灣,但是台灣也有自己的反抗能力。」

針對近來兩岸諜案頻傳, 前台灣國安局第一處副處長蕭台福、《情報的藝術》一書作者在《海峽論談》節目中分析:「別說現在兩岸為了統獨而緊張,就是馬政府兩岸和解時期, 『信任,但要確認』(trust but verify)仍是必要的,因此三年前我曾經在我的書裡講過,無論兩岸情勢是緊張或和解,雙方為了『摸底』,不可能『情報休兵』,也就是說兩岸針對對方的情報工作過去沒停、現在沒停、未來也不會停,只是方法會因應環境而變化。至於諜報案收網的時機,一是你對我的威脅真的很大,我不能忍受,一定動手抓人,一是現在要找一點施壓的籌碼,那就即使案件不夠成熟也會抓人。」

此外,蕭台福也根據他過去在情報界工作的經驗分析:「周泓旭案原本只是一件單純的大陸商人受國台辦指示,來台物色官員發展共諜組織案,只是周不是真正受過諜報訓練的諜報人員,諜報技術low,行動破綻百出,國台辦卻又只給人指示沒給訓練,結過被抓到了證據。不過這也正符合西方國家對中共情報工作特性的分析:數量多但素質低。」

蕭台福表示:「至於新黨的王炳忠案,則是追究週案時另外發展出的案外案,不過這個案子按照現在媒體刊載的數據,如果檢方無法證明王確實收了周轉撥過來的經費,或是王收到的大陸的錢是中共官方撥給的發展組織經費,那王的案子還有的打。即使媒體說周的計算機裡面有要如何與新黨接觸的方案,但除非檢方能夠證明雙方確有周要吸收王,王也同意為周工作的合意,那還是只能說周是剃頭挑子一頭熱!如果檢方和法院不能證明這一點,卻要起訴、判刑,那就是檢審方面引用法條,故為出入,漠視證據,枉法裁判。」至於前武警馬亮亮、梁鑫案因為是近日才報導的案子,蕭台福說詳細的資料他還不清楚,不能具體分析,但正如他之前說的,兩岸的諜報戰是無日無之。

除了兩岸諜戰未曾稍歇,兩岸網絡戰與信息戰也似乎越演越烈。根據美國華盛頓智庫CSIS最新的一份研究報告,台灣國安局光是在去年2017年,每月平均遭到大陸嘗試網絡攻擊,就高達10萬次。對此,台灣中正大學戰略與國際事務研究所助理教授林穎佑在《海峽論談》節目中表示:「網軍或者是網絡戰絕對是目前當下作戰非常重要的一種方式,我們常常說它是一種看不見的戰爭在網絡空間裡面和過去不一樣,看不到飛機,飛彈和軍艦。說實在一點是,今天你被什麼東西攻擊了,被偷走了什麼檔案,有時也很難注意到。中共在發展網絡作戰的時候是有其理由的。第一,在網絡作戰裡面很難去做追踪,在國際層面的網絡作戰中,可以做到一個否認的作用。因為不知道這些攻擊是否確實來自中國大陸,甚至來自中國大陸的攻擊是否和官方有關係,還是可能所謂的愛國駭客,甚至是民間人士主動發起的攻擊。所以在定義上面是否構成戰爭行為有很多空間可以討論。再加上現在各個政府單位也好,民間企業也好,非常多的單位都會利用電腦或網絡從事溝通和聯絡,或是文件的會診。在會診的過程裡面,以前常常要通過間諜入偷竊文件,再利用拍攝等方式進行傳送。但是現在在網絡上面完全不需要,可以很輕鬆的在任何地方通過網絡竊取。所以今天的網絡作戰讓過去常常講的諜報戰進行了升級和突破。現在來講,網絡戰不止可以竊取情報,甚至可以進一步做到癱瘓一些基礎設施和重要的民間設施或軍事設施的作用。像是在烏克蘭駭客入侵了電力系統,讓電網停電。所以我們可以注意到的是,現在的網絡作戰已經成為了當代的主流,因為它的破壞性和後遺症,比起過往傳統的作戰手法,有一些新的變化。」

現代戰爭型態已從飛機大炮演變成「看不見煙硝的戰爭」,美中台諜報戰不斷升級,第五代戰爭儼然已經開打。美國中情局局長龐畢歐(Mike Pompeo)上週在接受BBC專訪的時候表示,美國最大的安全挑戰來自中國,而非俄羅斯。龐畢歐指出: 「中國招攬了許多『十分聰明的人』發動網絡間諜戰影響全世界。雖然很難比較中俄兩國發動間諜戰的能力,但可以肯定的是,兩國網絡間諜戰的技術「都是世界級的。」

針對CIA日前爆出的李振成案(Jerry Lee),蕭台福分析:「中情局逮捕李振成,我想他們應該有一定程度的懷疑和證據,因此外界有人認為李案好比當年的艾姆斯案(當年被艾姆斯出賣的蘇聯內線據估計至少有十名之多),不過我倒是想提供另一個角度看這個案子──那就是中國大陸的『天眼工程』加『大數據』,對於諜報工作造成的威脅。」

蕭台福進一步表示:「世界各國使用電子監視器至少有四十年以上。最初使用監視器是注意何處發生火災、是否有交通阻塞的狀況,台北市當年在幾個高樓和重要幹道就有這種監視系統,只是數量不多。後來各國的治安機關及私人大量使用,街頭監視器的數量和密度大為增加,現代化大都市里至少都有上萬個或公或私的監視器,更厲害的是數據彼此鏈結。2017年9月25日,央視的『輝煌中國』特輯,大讚中國大陸有2000萬個『天眼』確保民眾安全。」

蕭台福說,中國大陸大概十年以前就建置了『天網工程』,大約同一時間就建置、測試『天眼工程』,也就是在天網監視器的基礎上加上面孔辨識系統,監控室外所有人的一舉一動。對於中國大陸的反情報工作來說,所有美國大使館的人員照片早已被輸入天眼系統的監視對象,美國大使館的人不管走到哪裡,天眼系統透過面孔辨識系統和聲紋辨識系統,幾秒鐘之內就能辨識出對像或找出車輛在全大陸都市的所在地,做到『車過留牌、人過留臉、機過留號』。那麼美國大使館以外交官為掩護的情報人員,走到哪裡、見了誰、見了多久、乾了甚麼、被接觸的人是誰、幹甚麼的​​,中共不必再派人跟監,只要坐在中央監控室看螢幕,無一不知。如果諜報工作沒能認清現代監控科技的變化,找出因應之道,還以傳統的諜報手法從事工作,有多少人就能出多少事!內鬼、反間不見得是失事的原因。」

除了CIA這起最新的華裔間諜案導緻美國情報單位加強對中國的反間之外,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日前也提醒川普總統的家人要小心提防傳媒大亨梅鐸的華裔前妻鄧文迪與中國政權不尋常的關係,加上之前美國海軍台裔軍官林介良的案子,一連串案件是否顯示中國的情報工作針對這些在美國的華裔人士?對此,蕭台福列舉案例分析:「九零年代我們就發現,中共在海外物色、吸收對象的特色,就是常以華人為對象,中共自己檢討時也承認這一點。例如1996年美國商務部副助理部長黃建南案,美國懷疑中共透過政治捐款的方式協助黃建南、崔亞琳、鍾育瀚等人接觸民主黨高層,藉機為中共遊說,並設法讓黃建南進入美國政府高層,搜報美國對中共的政策,這裡面沒有一個不是華裔。另外過去的金無怠,現在的鄧文迪、林介良、FBI僱員秦崑山、NOAA女僱員陳霞芬(Xiafen Sherry Chen),都是華裔。」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