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蘭展》我蘭花產業「節節敗退」 朱敬一:台灣花農應從種苗研發及專利下手

台灣駐世界貿易組織(WTO)大使朱敬一(右)致贈蘭花給日內瓦邦議會議長Eric Leyvraz(左)。朱敬一表示,台灣在研發種苗上掌握技術優勢,建議台灣花農應從種苗研發及專利下手。(尹俞歡攝)

台灣駐世界貿易組織(WTO)大使朱敬一(右)致贈蘭花給日內瓦邦議會議長Eric Leyvraz(左)。朱敬一表示,台灣在研發種苗上掌握技術優勢,建議台灣花農應從種苗研發及專利下手。(尹俞歡攝)

台灣駐世界貿易組織(WTO)代表處9日首度在駐外使館內舉辦蝴蝶蘭展,透過台灣外銷量第一的花卉與各國大使進行「蘭花外交」。事實上,台灣的蝴蝶蘭市場10年來被荷蘭蠶食鯨吞、如今全球市佔僅剩三成,歐洲市場更幾乎全數拱手讓人。首開先例在駐外使館舉辦蘭花展的駐WTO大使朱敬一認為,台灣應該要將高科技產業轉型和發展的策略應用在蘭花上,也就是以種苗研發為關鍵、輔以申請專利,才能留住產業優勢。

台灣蘭花從小農起家,每年出口金額達1億7000萬、出口量14萬公噸,是外銷金額最高的精緻農產品。10多年前,原本沒有種植蘭花的荷蘭開始切入蘭花市場,向台灣購買種苗後自行培育,並透過自動化及科學管理等技術大量生產。10年來荷蘭產的蝴蝶蘭迅速搶攻歐美平價零售市場,每年全球銷量達到1.5億株,市佔率高達5成。而另一邊以小農模式經營蘭業的台灣花農,少了標準化生產流程、市場策略及專利佈局概念,全球蘭花銷量逐年下滑,當年的蘭花王國如今只能屈居第2。

20171011-台灣駐世界貿易組織(WTO)大使朱敬一於9日招待會上致詞,說明南洋白花蝴蝶蘭(amabilis)最初是在蘭嶼被發現的。(尹俞歡攝)
台灣駐世界貿易組織(WTO)大使朱敬一於9日招待會上致詞,說明南洋白花蝴蝶蘭(amabilis)最初是在蘭嶼被發現的。(尹俞歡攝)

「台灣蘭業升級策略和科技業類似」

曾撰文討論台灣蘭花產業發展策略的朱敬一,眼見台灣蘭花「節節敗退」,除了辦蘭展宣傳台灣蘭花,也再次對台灣蘭花產業提出建議,認為扳回一成的關鍵在於維持種苗優勢。朱敬一指出,台灣種植蘭花的環境或技術不見得能與荷蘭匹敵,但在研發種苗上卻掌握技術優勢,許多荷蘭業者如今都還得靠台灣業者供應種苗,因此台灣花農應從種苗研發及專利下手。

20171011-宴會廳內所展示的台灣蝴蝶蘭,其種類多樣顏色繽紛。(尹俞歡攝)
宴會廳內所展示的台灣蝴蝶蘭,其種類多樣顏色繽紛。(尹俞歡攝)

朱敬一以基改種子公司「孟山都」為例說明,指孟山都就是把種苗優勢發揮到極限,讓農民每年只能向孟山都購買種子,甚至只能使用孟山都生產的除蟲劑及除草劑,才能生產品質穩定的農產品。

「我們不該再只做代工,」朱敬一認為,台灣蘭業的升級策略和科技業類似,也就是應從過去單純代工生產的模式,轉而將火力集中於更前端的研發、設計,才能讓台灣以小農為主的蘭業比荷蘭的大型蘭園更有競爭力。

20171011-台灣駐世界貿易組織(WTO)代表處9日首度在駐外使館內舉辦蝴蝶蘭展,現場蘭花遍佈。(尹俞歡攝)
台灣駐世界貿易組織(WTO)代表處9日首度在駐外使館內舉辦蝴蝶蘭展,現場蘭花遍佈。(尹俞歡攝)

農委會輕忽「專利」申請 中國複製技術台束手無策

轉型過程中,新品種、新產品的專利布局也相當關鍵。「應該要用『準』科技產業的態度來對待蘭花!」朱敬一回憶,過去曾有農委會官員改良蘭花種苗運輸貨架,讓種苗的折損率從30%降到0.3%,但官員卻稱這只是「小發明」而未申請專利。對專利的輕忽,導致1年後中國的蘭園隨處可見貨車使用類似的貨架運送種苗,台灣人卻只能束手無策。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