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建銘專欄:軟體吃掉世界,AI吃掉軟體

2017年05月19日 06:50 風傳媒
人工智慧,正在吃掉軟體 ?程式工程師也會是世界加速轉變中可能失業的一群嗎? (翻攝推特)

人工智慧,正在吃掉軟體 ?程式工程師也會是世界加速轉變中可能失業的一群嗎? (翻攝推特)

「軟體正在吃掉世界。」(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是知名風險資本家馬克・安德遜的名言,安德遜・霍洛維茲風險資本管理公司的網站左上角也大辣辣地寫著這句話。

馬克・安德遜2011年說這句話是有背景的。在處理器硬體效能遠遠超越軟體所需的新創民主化浪潮下,各種新世代的精實新創都架在既有的電腦和新的移動裝置上推出各種純軟體應用。馬克・安德遜看到的是許多原本需要人為介入的商業流程,簡單到餐廳訂位,複雜到銀行服務,都可以用軟體簡化和優化,降低作業成本,提升服務品質,因此他喊出了這個今天矽谷琅琅上口的口號。

然後在2017年5月,我們台灣的老朋友、繪圖晶片大廠nVidia創辦人黃仁勳喊出了「AI正在吃掉軟體」(AI is eating software)。

這句話會不會變成矽谷另外一句順口溜還不得而知,但一個硬體大老豪氣喊出這樣的口號,並不只是替被看扁多年的硬體出口氣而已,其背後隱含了很多產業可能發生的巨大變動——包含軟體產業本身。

在「軟體正在吃掉世界」的精實新創浪潮中,創業家並不需要有著電機、物理或材料工程博士學位,也不需要理解處理器和匯流排架構,更不用管無線頻帶干擾或鋰電池電壓衰退曲線,只要會寫程式,就能夠從無到有地創辦一個像Uber或者Airbnb這樣的新創。

英特爾處理器電晶體數量對比美國勞工生產力。
英特爾處理器電晶體數量對比美國勞工生產力。

在我2016年初的一篇專欄中,我解釋了精實新創浪潮出現的原因,在於處理器效能因為是遵循著摩爾定律沒頭沒腦地進步,並不太在乎終端使用者是否已經跟上並充分應用其處理能力,在2000年代初期,持續進步的處理器與人類生產力的差距——我稱之為處理器紅利(processor bonus)——被拉開到一個相當大的程度,使得軟體創業家可以不用花太多精神優化軟硬整合,而可以純粹使用者為導向,專注在用起來很順暢的軟體來攫取大量使用者,從而躍上成長曲線。

但是再好的使用者介面或者流程,在人工智慧面前都會敗下陣來。

不相信我說的?朋友中有豪門出身的人可以去問一下,這些家族裡的長輩們十之八九都不在乎工具的使用者經驗——因為他們自己根本不需要使用工具,只管出一張嘴叫別人去幫他使用工具就好,不管這個人是僕人、秘書、助理或者是家族辦公室

這就是黃仁勳說的「AI正在吃掉軟體」的意思——試想所有這些新創或者科技公司努力千錘百鍊打造出來的流暢使用者經驗,都被人工智慧給取代掉,那就無所謂軟體好不好的問題了。

舉例來說,Uber的APP有著很流暢的叫車程序,但是仍然需要使用者解鎖智慧型手機,啟動APP,輸入目的地,選擇車型和付費方式(公司帳或個人帳),確認叫車。

如果在上面架了人工智慧,那麼使用者經驗變成對著智慧型手機說:「幫我叫台車。」人工智慧應用層會自動去行事曆把下個會議地點拉出來,直接輸入到Uber裡面,並根據會議的內容判斷是公司帳或個人帳,有多少人與會,這些人的GPS定位是否也和說話者在同一個位置,從而決定要叫多大的車子,然後把車子拉到面前來。

讀者有沒有注意到,在上面這個例子中,人工智慧所做的工作,就是你豪門朋友的叔公的助理在做的工作,因為由具有智慧的人力所處理掉了,叔公只要邊揮著高爾夫球竿邊動嘴就行了,既不用戴上老花眼鏡翻行事曆查地址,也不用瞇著眼睛按著智慧手機螢幕上那小不拉機的鍵盤。

人工智慧甚至可以做得比叔公的助理更好:在確認使用者上車後,人工智慧可以自動通知下一場會議的對方公司的人工智慧己方預定抵達的時間,好讓對方可以做調整,如果路上出現意外的交通壅塞,也可以自動更新給對發。

事實上可能根本不會出現意外的交通壅塞,因為所有的車子都已經交給人工智慧自動駕駛,一切都會在控制中,所以不會有意外。

同樣的精神可以應用在幾乎所有我們今天讚口不絕的應用軟體上,不管是透過Airbnb找度假小屋,或者在Kayak上尋找機票,透過把自己生活中具有混沌性的資料(行事曆、會議對象、地點、天氣⋯⋯)全交給人工智慧處理,使用者目的之間只剩下開口下達指令,什麼Landing Page,什麼Type Form都不需要了,使用者經驗也只剩一種——全看人工智慧的效能。

讀者看到這裡不禁會反駁:人工智慧也是軟體啊!

是的,人工智慧演算法本身的確是軟體,但和馬克・安德遜口中「正在吃掉世界」的軟體不同的,人工智慧的軟體需要超高效能的硬體,而且需求大於供給

在人工智慧(或者說機器學習)的快速崛起下,前面我們那張處理器電晶體數量和勞工生產力中間越拉越大的落差,將如下圖般一口氣被闔上——處理器紅利以及其所催生的精實新創優勢將瞬間消失。

人工智慧的出現讓處理器紅利瞬間消失
人工智慧的出現讓處理器紅利瞬間消失

這也是為什麼在移動時代低迷多年的nVidia股價在這幾年突然一飛沖天,因為市場發現,要進行機器學習的訓練,不是只有頭腦好的數學家或人工智慧專家就可以,還得大量採購最新最快的繪圖晶片來編程去根據輸入資料訓練模型,而且隨著輸入資料快速增加,所需要的硬體就得更強大更快速。

nVidia近五年股價(擷取自Google Finace)
nVidia近五年股價(擷取自Google Finace)

這也是為什麼Google選擇開發了自家的人工智慧晶片TPU(Tensor Processor Unit),因為他們發現隨著自家翻譯演算法在機器學習的協助下快速進步,使用者也開始更頻繁使用,如果按照成長數字去預測,資料中心必須擴充成現有的兩倍大小才能負荷!透過根據自家翻譯(以及其他類似的辨識)演算法的特色所客製化的模型晶片,來取代通用型晶片,讓他們得以應付暴增中的使用者翻譯需求,但又不需要大幅擴充資料中心規模。

而隨著各種由機器學習驅動的Google應用快速普及,我們可以想像Google的晶片團隊只會有越來越多的工作,開發著越來越複雜的人工智慧晶片——只是跟過往英特爾和台積電被摩爾定律所驅動所不同的,這次驅動他們的是應用端的需求。 總結來說,在這個新的「AI正在吃掉軟體」的世界中,硬體將再度持續滿載,而且在可見的未來裡人工智慧對硬體將有著毫無止境的胃口,整個軟硬體的協同運作將決定了哪間公司提供的服務有著最好的AI使用者經驗——這樣的使用者經驗無關選單,無關介面,更無關字型選擇,只關乎誰能最快最準確地解讀:「幫我叫台車」這句叔公的口頭禪。 至於叔公的助理需不需要擔心失業呢?我反倒覺得不一定,因為當所有的阿貓阿狗都可以用人工智慧聰明叫車時,有錢人肯定反而會想要付錢給一個有血有肉的真人來執行這些雜務,讓他們穿上燕尾服,講字正腔圓的英式英文之類的。 但如果你問到我程式工程師會不會失業,我就沒那麼有把握了⋯⋯

*作者為台灣大學電機畢業,在台灣、矽谷和巴黎從事IC設計超過十年,包含創業四年。在巴黎工作期間於HEC Paris取得MBA 學位,轉進風險投資領域,現為Hardware Club合夥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楊建銘Jerry Yang,台灣大學電機畢業,在台灣、矽谷和巴黎從事IC設計超過十年,包含創業四年。在巴黎工作期間於HEC Paris取得MBA 學位,轉進風險投資領域,現為Hardware Club合夥人。(作者的英文部落格:http://jmyang.com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