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年金改革爾愛其羊,我愛其禮

作者指出,面對歷史,面對改革,作為被改革對象的退休教師,請大權在握的改革者,在刀起刀落的同時,除了冰冷的數字算計外,也請注入一些情感、法理、歷史、經濟與文化……的算計。(資料照,曾原信攝)

作者指出,面對歷史,面對改革,作為被改革對象的退休教師,請大權在握的改革者,在刀起刀落的同時,除了冰冷的數字算計外,也請注入一些情感、法理、歷史、經濟與文化……的算計。(資料照,曾原信攝)

英全政府民調滿意度正在加速下滑中。在選舉制度下,民調往往牽動著選票,民調的起起伏伏,更是如春藥般地牽動著每一位政治明星的敏感神經。

年金改革案在高達7成民意支持年金改革的氛圍下,若能使年金改革案順利達陣,除是一重大政績外,似乎是挽救低迷民調的最後一濟藥方。從年金委員會成立到法案送交立院付委審查,盤點過程中重大事件,充滿政治算計、選票考量、先射箭後畫靶、挑動階級鬥爭、製造世代仇恨…..等因子。另此次年改案,主要聚焦在軍公教人員之改革,且改革幅度之大、影響層面之廣、針對性之強,把原本溫良恭儉讓的退休軍公教人員,從願意相忍為國被逼到牆角轉到忍無可忍。一次又一次的被逼上街頭,也一次又一次的被譏為貪婪的既得利益者。對依法申請集會遊行,為捍衛自己權益而走上街頭的職場老兵們暮年搏命一搏,更被揶揄反對改革就是站在民意的對立面,訴求勢難獲人民之支持。

20170419立法院.審查年改法案.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動員抗議.(陳明仁攝)
作者認為,對依法申請集會遊行,為捍衛自己權益而走上街頭的職場老兵們暮年搏命一搏,更被揶揄反對改革就是站在民意的對立面。(資料照,陳明仁攝)

年改案將落幕,有若干數據的迷思、似是而非的觀念、普世價值信仰的堅持,在在都有釐清之必要,如:

1.以有7成民意支持年改,誤解為民氣可用:如果能夠改別人的革而成就公益目的,當然多數人都會舉雙手贊成。在勞動人口中若扣除資方人數,軍公教人數約60萬,勞工人數約900萬,年改案的主要被改革者為被定調為既得利益的軍公教人員,母群體中有93.8%是潛在支持改別人的革而成就公益目的者。基於人性,以利我出發,就算6.2%的軍公教人員全數反對改革,支持改革的民意就算超過9成屬正常。但這不是民意,更不能依此數據解讀為有7成民意支持改革,此數據只是真實人性的表露爾。

2.先射箭再畫靶的傾聽民意與溝通:我們家很民主,當你的意見和我意見相同時以你的意見為意見,你的意見和我意見不相同時以我的意見為意見。經歷20場年改會、4場分區座談、總統府國是會議及2場立院公聽會,雖然廣開言路,各方意見大鳴大放,過程之中似有海納百川之勢。但年改版的改革方案出爐,年改會委員發言盈庭的討論、會議中委員會做成的決議,甚或達成若干不具共識的共識…..等等都變成聾子的耳朵,只是個擺設。甚或分區座談、國是會議、公聽會與會者的發聲,也如同狗吠火車般,根本無法撼動國家機器遂行其年改之理想與意志。國家機器以民氣可用,加上挾立院席次優勢,大刀一揮,只因國家財政困難,便要大幅刪減被改革者的退休金,成了名符其實的黑狗偷吃白狗遭殃情事。如果改革的方向與幅度早已定案,何苦還要召開曠日廢時的年改會?如此的操弄民主、傾聽民意,正如前述民主經典笑話現實版正熱映中。

立院委員會審查年金改革相關法案,卻因為法案用字而引發衝突。(周怡孜攝).JPG
作者表示,國是會議、公聽會與會者的發聲,也如同狗吠火車般,根本無法撼動國家機器遂行其年改之理想與意志。(資料照,周怡孜攝)

3.年金改革特色與論述迷思:

(一)被改革對象及年金被刪減幅度最多者均為公教人員或退休公教人員。

(二)退休金與年金分屬2個不同概念,前者屬雇主延遲給付的薪資的一部份,且對已退休者勞資雙方已簽訂契約在案,不容片面解約,國家機器更不能另立新法剝奪人民的財產權。

左手說公教人員領得太多,會拖垮國家財政,造成各職業別間之不公世代間的相對剝奪。右手又說刪減公教人員所節省之支出全數挹注公教退撫基金。也就是說不管公教人員退休金被刪減幅度有多大,對提升900萬勞工年金毫無幫助。所謂的拉近各職業別之退休金,其實就是共產主義、均貧、齊頭式假平等的再現。

民進黨數草根性政黨,勞工為其主要支持者,當家後對勞工有多一點照顧也在情理之中。此番年改可說是割肉餵「英」,高僧割的是自己的肉,餵飽的是飢餓的老「鶯」。小英割的是公教人員肉,餵飽的是民調低迷的小英。請勞工大眾不要誤以為割了公教人員肉,多少可以分一口肉嘗嘗鮮。

20170514-總統蔡英文14日出席「2017慈濟浴佛大典」。(顏麟宇攝)
作者認為,民進黨數草根性政黨,勞工為其主要支持者,當家後對勞工有多一點照顧也在情理之中。(資料照,顏麟宇攝)

就算割下的肉均全數由900萬勞工分享,60萬人每人每月少發2萬元,900萬人每人月僅能多領區區1333元。

雖已政黨輪替3次,從1949年以降迄今是國民黨長期執政,3/4個世紀以來,國民黨的福利政策及施政方向,確有傾照顧軍公教族群之斧痕。無可否認因過去歷史與制度使然,太過優渥的公教人員退休金給付,將是國家財政的沉重負擔,也是造成國家財政困年的因素之一,尤以背負原罪的18趴優存案,更是重中之重,也確實有改革之必須,我們也都支持。

面對歷史,面對改革,作為被改革對象的退休教師,請大權在握的改革者,在刀起刀落的同時,除了冰冷的數字算計外,也請注入一些情感、法理、歷史、經濟與文化……的算計。孔子曰:爾愛其羊,我愛其禮。年改案經近1年的努力,各種不同勢力、族群、世代多方角力後已進入立院最終決戰點。年改案中愛羊者眾,愛禮者寡。禮若失,失去的是國家賴以永續經營的歷史、法理、信賴等無形資產。

年改初衷不是要全民共體時艱,讓國家長治久安永續經營嗎?如果犧牲若干退休公教人員退休金可以換來健全財政紀律、年金永續經營,讓國家長治久安。就算只要退休教師共體時艱,我等雖刀俎加身,亦無怨無悔。如若不然,請國家機器信守法律,遵守憲法保障人民基本權益不容任何人(包含國家此一超級大法人)侵犯之意旨。

*作者為退休教師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