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建銘專欄:科技新創的民主化(上)

2016年01月08日 06:30
在新創領域,創客趨勢勢不可擋。(新浪網)

在新創領域,創客趨勢勢不可擋。(新浪網)

最近臉書打開總是滿滿的台灣大選相關貼文,生我養我的祖國民主化進程走了二十餘年,經過幾番波折,終於好像開始慢慢成形,讓人欣慰。

有趣的是,科技新創也在過去十年經歷了不可不謂驚人的民主化歷程,這個浪頭來得快又急,以至於直接參與新世代新創浪潮的人對於九十年代的新創模式感到非常陌生,而來不及轉向的舊世代創業家和風險資本家則持續抱著不解的態度看著這個早已蓋棺論定的民主化結果,這種對比宛如太陽花世代以及舊時代權力者之間的認知差距,也讓我興起了年頭,就來寫寫這個比台灣民主化起來得更兇、更猛、更一無反顧的科技新創民主化。

對於九十年代後半的達康泡沫,今天大家喜歡調侃諸如Pet.com之類的非技術類達康公司,但其實扣除那些瘋狂的「偽」網路新創以外,許多在九十年代取得重大成功的新創都是以技術為本的,包含以博通(Broadcom)為首的半導體類公司(以及所有在九十年代就已經被博通併購的半導體設計新創),思科所併購的無數無線和有線通訊新創,乃至於老科技公司舊瓶新酒炒上一波的,例如從AT&T分割出來的朗訊科技(Lucent Technologies Inc.),以及於1999年透過合併兩家光纖公司而形成的JDS Uniphase,無一不是硬底子技術公司。

在那個年代,這些新創和大公司的檯面上人物,包含優秀的創業家、CEO以及工程師們,無不是名校電機或者電腦科學相關科系畢業,取得碩士是基本,博士頭銜的CEO們大有人在,有不少新創則是直接從學校研究成果切割出來,就像由台裔史丹佛大學教授孟懷縈所共同創立的、徹底革命了無線晶片技術的我的前東家創瑞訊科技(Atheros)。總之不管是硬體或軟體、終端產品或供應鏈的一環,當時成功的新創幾乎都是架在日新月異的摩爾定律上,以超強技術團隊和領先業界的技術來推動新創的成長——如果大家考慮到連雅虎這種看起來「很軟」的新創,共同創辦人楊致遠和大衛・費羅都是史丹佛電機博士班中輟,就可以理解當時新創的本質都是硬底子技術。

甚至遲至泡沫破滅那一兩年,技術都仍然是新創撐過低潮、成功翻身的重要工具,最有名的例子就是PayPal。

PayPal的前身是彼得・提爾創辦於1998年的Confinity和伊隆・莫斯克創辦於1999年的X.com,兩公司於泡沫破滅前合併成為Paypal,并募得一筆足夠的資金讓他們得以度過難關。

但許多人不曉得的是,Paypal在2000年面臨的挑戰不只是破滅的泡沫,還有在他們系統上發生的嚴重詐騙。在2000年中一個詐騙集團透過程序碼設立了數十萬個新的Paypal帳號,他們用這些帳號一層層傳送款項,使用盜用的信用卡號碼購買商品但在系統尚未完全結清前就把餘額匯出,在四個月內總共詐騙得五百七十萬美元。當信用卡用戶向信用卡公司抗議該消費並非自己授權時,信用卡公司就對PayPal進行每筆三十一萬多美元的罰款。在最嚴重的時期,PayPal一個月光罰款就得燒掉將近一千萬美元。

這個安全問題迅速成為公司的致命弱點,如果不想辦法解決,PayPal在泡沫破滅錢僥倖募來的一億美元也撐不了多久。PayPal的共同創辦人Max Levchin率領一群工程師開始著手解決這個問題,結果他們開發出來的是今天我們都熟悉的模糊密碼系統:每次使用者要開一個新PayPal帳號時,都得從一張隨機產生的黃色圖片上將密碼手動輸入抄錄到密碼欄,這些圖檔中的扭曲的文字雖然以人眼不難辨識,但對當時的電腦是難如登天。Max Levchin的這個發明後來成了所有線上交易系統的基本防弊機制。

在阻止新的詐騙帳號開設後,Max Levchin進一步設法找出已經在系統中的幾十萬個詐騙帳號,將其移除。PayPal終於大幅降低了因詐騙而造成的公司損失,從而開始發揮它產品的優勢,快速成長到全球兩億個使用者人數,在2002年成功在納斯達克上市。

但就在PayPal上市後的幾年內,矽谷的新創開始出現的根本的轉變,十年後的今天看起來,這種轉變基本上可以稱為「科技新創的民主化」,至於其發生的根本原因,在於摩爾定律與實際消費者需求日益擴增的鴻溝。

圖示
圖示

在上面這張圖中,黃色的虛線是過去三十多年來英特爾中央處理器單晶片上的電晶體數量,黑色的虛線則是美國勞工每小時生產力(起點歸零到與處理器曲線起點重合)。

注意到縱軸是以對數格式標記,因此黃色虛線大致呈現與時間推移成正比的發展,從1970年代一千顆電晶體的等級成長到今日超過十億顆電晶體,這條大致線性的黃色虛線基本上就是我們所熟悉的摩爾定律:每隔十八個月電晶體的密度就會翻倍。

相較於摩爾定律驚人的成長,美國勞工每小時的生產力在過去三十年來只比翻倍多了一點,在近二十年甚至呈現停滯狀態。因此當這條黑色曲線以對數縱軸繪製時,就成為一條幾乎是平坦的曲線。

在時間軸下方我標記了一些重要的科技公司或產品誕生的年代,從1977年誕生的蘋果二號電腦,到IBM個人電腦,網景科技,Windows 95,谷歌等,乃至於今日大家天天使用的臉書和Youtube,最終到新創當紅炸子雞的Airbnb和Uber。

大家首先可以注意到的是,到谷歌為止大部分的公司和產品在當年都還是被視為「科技公司」或「科技產品」,不少公司名稱中就有「Technologies」的字眼,但從臉書開始,「科技」的味道淡掉了,新創在創辦人也開始出現不同的樣貌,不再老是從三大電機電腦科學名校畢業,也不再開口閉口落著讓人難以理解的技術術語,隨著各種不同背景的創辦人創立成功迅速成長的新創,甚至取得退出,我們終於邁入全民皆可編碼、全民皆可創業的時代。

這裡發生的其實就是我所說的「科技新創的民主化」,而此一現象發生的最根本原因,就是上圖中摩爾定律和實際生產力所產生的巨大鴻溝。

下禮拜的專欄中,我們將進一步解釋這樣的巨大鴻溝是如何產生的,以及它如何催生了科技新創的「寧靜」民主革命,以及這樣的現象對於創業者和投資人的意涵。

*作者台灣大學電機畢業,在台灣、矽谷和巴黎從事IC設計超過十年,包含創業四年。在巴黎工作期間於HEC Paris取得MBA 學位,轉進風險投資領域,現為Hardware Club合夥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service@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楊建銘Jerry Yang,台灣大學電機畢業,在台灣、矽谷和巴黎從事IC設計超過十年,包含創業四年。在巴黎工作期間於HEC Paris取得MBA 學位,轉進風險投資領域,現為Hardware Club合夥人。(作者的英文部落格:http://jmyang.com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