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孫立人傳奇的立足地 「黃埔新村」妥善保存待考量

高雄市政府力推鳳山黃埔新村歷史文化空間保存計畫,以住代護,並賦予保存維護任務,但吸引「什麼人」入住,才能妥善保存維護黃埔新村,原住戶與文化局的看法不同。(楊伯祿攝)

高雄市政府力推鳳山黃埔新村歷史文化空間保存計畫,以住代護,並賦予保存維護任務,但吸引「什麼人」入住,才能妥善保存維護黃埔新村,原住戶與文化局的看法不同。(楊伯祿攝)

高雄市政府力推鳳山黃埔新村歷史文化空間保存計畫,保存重心在於吸引「人」上,以住代護,並賦予保存維護任務,做為未來完整規劃高雄市三軍眷村保存的旗艦計畫。但吸引「什麼人」入住,才能妥善保存維護黃埔新村,原住戶與文化局的看法不同,對孫立人將軍與鳳山黃埔新村的深沉關係、及其與國府遷台之初的歷史糾結有深入研究的中研院近史所前研究員朱浤源博士,也有其宏觀獨到的看法,值得集思廣益,審慎規劃。

朱浤源教授。(楊伯祿攝)
中研院近史所前研究員朱浤源博士,提出觀獨到的看法,希望好好保存黃埔新村。(楊伯祿攝)

孫立人力主以鳳山為基地 保存台灣戰力

二戰結束不久,國共內戰烽火連天的1947年,孫立人將軍力主以台灣鳳山為陸軍訓練基地,部屬及軍眷開始入住原日軍遺留宿舍,此為台灣第一個眷村「黃埔新村」。

1980年代,政府開始啟動台灣各地眷村拆除改建政策,眷村歷史文化空間的保存也受到民間和地方政府的重視。黃埔新村原住戶拆遷至鳳山新城計畫,於第一次政黨輪替後啟動,高雄縣政府時代就有保留黃埔新村的呼籲,縣市合併後的高雄市政府,直到2013年才將黃埔新村登錄為文化景觀,成為法定文化資產,並於2014年再推出「以住代護.人才基地」試辦計畫,希望在眷村住戶完成搬遷、產權由軍方移轉高雄市政府前,以創意政策維護黃埔新村既有建築和景觀風貌,藉由熱愛眷村,且願意以自身力量居住在村子裡的個人、團體或工作室,照顧並守護這些已經有70年以上歷史的建築物,讓眷村的故事不斷延續。今年進行第三波甄選進住,共有36組新住戶。市府文化局為迎接新住戶進住,特別舉辦講座、巡禮、換防辦桌活動,安排新舊住戶見面交流,象徵眷村歷史文化空間的保存維護「換手傳承」,9日黃埔新村的保存範圍也經審議會委員通過予以擴大,以利完整保存。

參加「換防辦桌」動的原住戶劉女觸景傷情地感嘆:「每來一次,就傷心一次,看到老家頹廢傾圮,徒增傷感!」她也批評說:「文化局目前力推的保存維護計畫,是各取所需,市府要政績,文化局要成果,新住戶要建立關係。但大家是否顧及到最大多數的原住戶的感受,原住戶在意的是眷村的根、老鄰居的情!」

朱浤源應邀以「誠正冷煉七十年 · 黃埔暖孕新局面」為題,為新舊住戶演講孫立人將軍與鳳山黃埔新村的深沉關係、及其與國府遷台之初及之後台灣在全球冷戰中發展的歷史糾結。

原名誠正新村 誠正是孫立人信念

朱浤源指出,黃埔新村原名誠正新村,「誠正」二字是「常勝將軍」孫立人一生的信念,誠正新村及比鄰的「誠正國小」皆帶有濃厚的孫立人色彩。此一新村不僅是政府來台後的第一個眷村,更是攸關孫立人「兵變謎團」的郭廷亮匪諜案第一現場。1955年,孫立人將軍遭情治系統指控意圖預謀發動兵變,最關鍵的「證據」是其部屬郭廷亮少校是「匪諜」,而孫立人「縱容部屬武裝叛亂,窩藏共匪,密謀犯上」,逼孫立人引咎辭職,隔年孫立人被幽禁在台中寓所長達33年。此案牽連孫立人舊部屬300多人,掀起白色恐怖時期冤獄高峰。

黃埔新村的誠正國小。(楊伯祿攝)
黃埔新村原名誠正新村,「誠正」二字是「常勝將軍」孫立人一生的信念,誠正新村及比鄰的「誠正國小」皆帶有濃厚的孫立人色彩。圖為誠正國小。(楊伯祿攝)

日後,監察院幾度調查孫案,公布的調查結果指出孫立人遭人誣陷。學界研究直指故總統蔣經國是幕後主導者,由前保密局長毛人鳳命前保密局特勤室主任毛惕園勸郭廷亮「站在黨國的利益假扮匪諜。」

郭廷亮在1955年5月25日於誠正新村(東二巷89號)家中遭逮捕,郭住過的東二巷89號可謂第一歷史現場。當時,他正與來訪的軍訓班同學高培賓聊天,被捕後他家「從天花板到地板被徹底抄洗」。據原眷戶的口述證詞,新村改名是在郭廷亮事件之後,這是誠正新村改名為黃埔新村的重要關鍵。朱浤源強調,黃埔新村是「台灣第一眷村」,台灣沒有比它層級更高的眷村。它是台灣白色恐怖的見證、孫立人在緬甸擊敗日軍的見證,也是台灣重建的見證。

古寧頭大戰 靠鳳山練軍才守下

朱浤源認為,雖然孫立人擔任陸軍訓練司令官在鳳山練軍只有兩年多,但對歷史發展影響甚大,特別是1949年發生的古寧頭大戰,對穩定政局功不可沒。如果當年不是孫立人堅持要來台灣練兵,台灣可能馬上被中共吃掉。孫立人在鳳山訓練軍隊,官兵子弟學校復校改名為誠正,誠正國小即是孫立人興學的見證,校內也保留了日軍訓練宿舍養馬廄的柱子等遺跡。

黃埔新村的誠正國小。(楊伯祿攝)
據原眷戶的口述證詞,新村改名是在郭廷亮事件之後,這是誠正新村改名為黃埔新村的重要關鍵。圖為黃埔新村的誠正國小。(楊伯祿攝)

朱浤源說,回顧過往滄桑,依舊有許多謎團待解。例如近年來自美國的檔案或報導指出,美國擬推翻蔣介石、扶植留美的孫立人發動兵變甚或政變;但孫立人對蔣中正一向忠心,在世時針對這類傳聞也直指美方「一廂情願」。此外,郭廷亮一度試圖「翻案」、對外供出假匪諜案的幕後實情,卻不幸發生他從復興號火車離奇「掉下」月台身亡的案外案,當時兩蔣都已經過世,究竟是誰、什麼原因要致郭於死地?迄今相關檔案仍未能對外解密,使得歷史謎團更加懸疑。

對於黃埔新村的保存維護,朱浤源感嘆,回顧國家頂級的眷村,卻哀見斷垣殘壁的的遺址,但「台灣第一眷村」捨我其誰?!未來應將「文物、人物、軍魂」三為一體,收在黃埔新村。

朱浤源提四方案 保留黃埔新村

朱浤源提出黃埔新村整體重建方法:

一、應由國家直接介入,重新開放原住戶與陸官及誠正教師申請進住,地方政府積極從旁協助。

二、由陸官文史系等教授會同誠正國小教師,應該主導黃埔新村整體重建,並邀請成大、高師大等大學文史科系共同認養。

三、國史館、檔案管理局等應主動參與史料之提供,並整合原住戶、進駐教師以住代護、以及相關商業各戶,使了解黃埔新村歷史與文化,進而參與整體的規劃與實踐。

四、中研院近史所檔案,應委請研究員配合上述機構,以研究來建構歷史,再複製相關史料,提供給特定戶,展現國軍多元雄風與建軍苦難,以激勵國人,並昭告世界。

黃埔新村。(楊伯祿攝)
朱浤源感嘆,回顧國家頂級的眷村,卻哀見斷垣殘壁的的遺址,但「台灣第一眷村」捨我其誰?!未來應將「文物、人物、軍魂」三為一體,收在黃埔新村。(楊伯祿攝)

高市府文化局指出「眷村保存的困境」,高雄同時擁有海、陸、空三軍,文化局針對大量且迥異的眷村保存議題,提出不同因應策略,首創的「以住代護」模式,秉持「因住而生、因住而活」的保存精神,藉新生代的進住與維護,延續眷村的歷史與人脈。文化局認為,與其為逝去的過往惆悵,更多的是新生的喜悅!高雄市目前框定保護的眷村範圍逾80公頃,「以住代護」是窮變通的策略。為搶救稍縱即逝的眷村文化資產,不能只是地方政府單方面的努力,給予國防部「容積移轉」等法令的箝制應鬆綁,文化部也應將眷村保存列入文資重點保存項目,中央與地方應攜手共同為台灣眷村活化策略開啟新契機。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