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謙專欄》從一具半裸童屍開始的漫長救援路:不忍坐視女性被殺,當眾槓上墨西哥總統的記者葛里拉

葛里拉(Frida Guerrera)與4歲死者露琵塔(Lupita)的家人們。(美聯社)

無論在哪個國家,殺人都是重罪,無論是殺害男人或是女人。這件事在墨西哥並沒有不同,但是當一名女性在這個國家失蹤了,政府辦案的速度卻是奇慢無比。警方總是百般推託,不肯展開調查,「她可能跟人私奔了」、「她是真的不見了嗎」都是吃案的藉口。墨西哥全國的失蹤人口目前已超過7萬,超過半數都是女性,這也讓「殺害女性」(Femicide、針對女性的仇恨犯罪)的犯罪率在墨西哥居高不下。

說來讓人傷心,墨西哥的情況確實離譜,但這卻是部分中南美洲國家的常態。聯合國婦女署曾經表示,除了戰地之外,地球上對女性來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拉丁美洲,其中巴西、墨西哥更是惡名昭彰。當墨西哥這個厭女的中美洲國家毫不關心女性死活,有一個人卻會主動接手找人、甚至積極追查兇手下落,其中還不乏破案的實例,她就是傅理達・葛里拉(Frida Guerrera)。

現年50歲的葛里拉不是警察、更不是偵探,她只是一名50歲的獨立記者。不過「傅理達・葛里拉」其實是假名,她的記者身份也被部份同業嗤之以鼻,他們酸言酸語地說「葛里拉只是一個想紅的運動人士,哪裡是什麼記者」。不過葛里拉過去5年每天都在新聞與社群媒體上找尋失蹤女性的消息,除了挑選一些案例在網上發表,要求網友幫忙注意,她更試圖跟受害者的家人直接聯繫、提供協助。

本文未完,請點擊免費試閱以閱讀全文

本文為新新聞VIP文章

現在免費試閱1個月! 了解詳情

從紙媒到數位,我們不忘初衷,邀您與我們攜手前行

1987年3月29日《新新聞》周刊創刊。那是台灣劇變的時代,但報禁摀住了人民耳目,人民沒有足夠訊息瞭解台灣到底往何處走?在這個時候,《新新聞》這個標榜「自由報業第一聲」的獨立新聞週刊出現,帶給台灣民眾新視野,看清劇變中的台灣與世界。

創刊至今,台灣經歷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首屆總統民選、台海危機、太陽花運動、三次政黨輪替、兩岸從融冰到再次冰凍......等等深遠影響台灣的重大事件,《新新聞》忠實地記錄下每個歷史關鍵時刻,並提出深刻尖銳的針貶批判。

34年來,《新新聞》週刊維持初衷,不忘當年做為「自由報業第一聲」的自我期許,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超過1750個星期,每週出版的《新新聞》周刊是民眾與各領域決策者掌握台灣重大議題所信賴的媒體。

不過科技改變了傳播模式,數位傳播成了閱聽人獲取資訊的主要管道,紙本媒體的功能逐漸弱化。《新新聞》決定先集中資源全力經營數位領域,暫停發行紙本週刊,以期在數位領域做出更好的成績。

在數位化的路上,請繼續支持我們,一起攜手前行。

贊助我們

只需您贊助一杯咖啡,就能以行動支持新新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