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謙專欄:阿根廷人的榮耀與悲傷—馬拉度納之死

馬拉度納之死,讓整個阿根廷陷入集體悲傷。(美聯社)

曾被評價為「二十世紀最佳足球運動員」的馬拉度納走了。對許多人來說,這也許無關緊要;對足球迷來說,「誰才是最強射手」本身就是一場不可能終結的爭論。但馬拉度納之死對阿根廷來說,卻是舉國哀悼的國殤。這位徘徊在榮耀與墮落的運動員幾乎封神,因為他讓阿根廷走出了軍事獨裁的陰影、經濟抱負的失落、還有那些年對英戰爭的挫敗。馬拉度納讓阿根廷站上了世界之巔,即便後來他的負面新聞不斷,然而當「El Diego」的死訊傳來,阿根廷依舊流下了不捨的眼淚。

馬拉度納是瓜拉尼人(Guaraní people、南美原住民)之子,媽媽則是義大利移民之後,從小在布宜諾艾利斯的貧民區裡混跡。馬拉度納的父親雖然只是一名擺渡人與藍領勞工,不過他也是當地的業餘足球選手,這讓馬拉度納耳濡目染,在巷弄與荒地裡磨鍊出強健的雙腿、過人的盤球與傳球技巧、以及獵鷹般的洞察能力。

事實上馬拉度納很小就跟著球隊踢球,還沒十歲就被阿根廷的《號角報》(Clarín)評價為「明日之星」。馬拉度納曾在自傳《迪亞哥》(El Diego)裡提到,他十二歲時曾與阿根廷青年隊對陣,當時他盤球連過七人、一舉射破球門。馬拉度納自認,這一球堪稱已經預示了一九八六年世界盃粉碎英格蘭希望的那次攻門。馬拉度納十五歲時,球會特地幫他租了一間公寓,讓他不用再回到那個用麻布袋隔間的鐵皮屋裡,也開啟了未來幾十年的物質誘惑。

本文未完,請點擊免費試閱以閱讀全文

本文為新新聞VIP文章

現在免費試閱1個月! 了解詳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