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懶人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親友過世了卻沒哭,是我不正常嗎?日本資深藝人一席話,點破喪禮的滑稽之處

2016-12-19 04:00

? 人氣

在莊嚴、哀戚的喪禮場合中,如果突然有人發出笑聲,也許會遭致眾人致以白眼。但是日本藝人蛭子能收,卻往往在喪禮中忍不住笑了出來...

當有人因為病痛衰老或交通事故而過世時,通常親友都會為其舉辦喪禮。但我多半都不會出席這種場合。正確來說,我是故意不參加喪禮的。

理由很簡單,就是因為「不想去」。身為一名社會人士,我自己也覺得這樣有點不禮貌。但無論如何,我都不想出席那種場合(在此我誠實告解,喪禮如此,婚禮我也是興趣缺缺)。說真的,內心真想參加喪禮的人,其實也沒幾個吧?至少我是這麼認為。

當然,某些人去世了還是會讓我難過,不過,這種人我應該兩隻手都用不上就數完了。「這個人逝世了,再也見不到了。」能讓我產生這種悲傷想法的人,說實話,應該只有兩、三個吧。但我想,應該不只有我如此,大家的真心話,應該也都相去不遠。就這點,我認真這麼認為。

我常被人罵:「你這種想法很奇怪喔。」、「人都死了,你還這樣想!」可是,如果真有人不管誰走了都感到悲傷,那才是精神有問題!

說得極端點,或許我只是對別人的死亡沒興趣而已。死,的確很可怕,但我對於自己的死,看得很淡。所以理所當然的,我每次都跟親人說:「我死後,誰都不用來參加喪禮。」

當然,即使是這樣的我,有時也會因為不得不的理由出席喪禮。可是實際出席後,又會變得非常緊張。因為緊張過度,而有種《絕對不能笑》(日本綜藝節目,過程中,參與成員絕對不可以笑,否則就要接受懲罰)的感覺,反而忍不住笑了出來。

與其說我不擅長表面裝得悲戚,不如說是從某個時間點開始,喪禮流程的整體感覺就像喜劇一樣。一旦進入了這個情境就完了,越是想忍耐,我就越是忍不住湧出笑意。

過去,某位認識的漫畫家過世時,我勉強自己的去上了香,但那時果然也稍微笑場了。明明是真心尊敬的漫畫家,要說不悲傷,其實心裡還是有點難過的,但中途卻開始越發覺得可笑。一旦這麼想後,就再也停不下來了。

看來,我還真是個愛笑的人啊!

不過,這其實說明了一件事,就是當我出席這種儀式性的場合,拚命配合周邊的人,做出相同舉動時,就會覺得自己變得很奇怪。我非常清楚自己在當下的不適應感,卻仍勉強著自己。

當下,不出所料,果然被出席喪禮的朋友大罵了一番:「蛭子先生你太不得體!」、「咦?你為什麼在笑?」

希望大家不要誤會,我並不是覺得在喪禮上悲傷的人們看起來很滑稽。而是我努力模仿場內氛圍的樣子,實在很像在迎合眾人,使得我自己越發變得奇怪。我並沒有惡意,也不是故意要做出失禮的事情。單純只是一旦發笑後,就再也停不下來罷了。

綜上所述,我就盡量不出席喪禮了。並非有什麼個人原則或主張,只是不想讓人不開心。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大是文化《離群的勇氣:我不想合群,又不想被討厭,怎麼過日子,能得到我要的自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