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鳥優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拿武士刀揮舞,逼我做變態的性交動作…」為什麼戰時日本士兵會強暴婦女?

2016-01-25 13:29

? 人氣

士兵排成長又長的人龍。一長排。那些士兵……那個女人是長什麼模樣?她的大腿張開。她躺著,我在她下面,像這個樣子。然後我脫下褲子,然後她只是摩擦我,然後我就完事了。對,全部結束了。抱她親她愛撫她——這些全都沒有。那個女人光是張開大腿。然後另一個男人會進來,然後她會磨擦他,就這麼多。所以我們只需要付一元五十分。光是為了這個士兵就大排長龍。

回部隊途中,我心裡想:你們這些傢伙搞什麼鬼!你們做完之後就這麼走掉嗎?一個接一個,你們甚至不幫她擦乾淨嗎?一般來說,你做完之後會幫她擦乾淨的,不是嗎?「你們甚至沒有幫她擦乾淨!」〔聲音又尖又急〕……我很生氣。然後,我彷彿聽到那女人對我說:「阿兵哥,你知道外頭有多少人嗎?如果我讓每個人擦乾淨,那裡會腫起來的。會腫很大的。這就是我不能讓你擦的理由!」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

金子君宣稱他不常去慰安所,也記不起多少張慰安婦的臉。但他鮮明記得其中一個女人。他猜她是韓國人——一般都是這樣。但她的日語太流利了。當他恭維她日語說得好時,她承認自己是日本人。金子君又驚又怒。一個日本女人怎麼會跑來這種地方?他帶著厭惡心理離開。

據歷史學家吉見義明統計,先後共有五萬至二十萬婦女被逼或誘騙下海充當慰安婦。有若干證據顯示,日本軍方設立慰安所,是為了減少強暴事件發生。在一九三八年的一份文件中,關東軍參謀長道出他對強暴婦女事件頻傳的憂慮,擔心這會加強被佔領區的反日敵意。為此,他認為「盡快設立性慰安設施有莫大必要。」

但另一方面,田中利幸卻主張,軍官往往會把強暴當成有用的工具,藉以「刺激士兵的暴力性」—有時還會在士兵出發前分發保險套。一個美國情報官員回憶,他們曾經找到「定期分發」給日本士兵的一箱箱保險套。保險套的包裝有士兵舉著刺刀衝鋒的圖畫,下面又寫著「衝鋒」字樣。

一個前韓國慰安婦作出以下證言:

「當慰安婦期間,我有好多次差點死掉。有些軍人喝得大醉,拿著武士刀在我面前揮舞,逼我做變態的性交動作。他們把劍插在榻榻米上,然後逼我性交……所以榻榻米滿布劍孔……他們的威脅絕不是空話:如果我不配合肯定會給我一刀。」

田中利幸指出,美國佔領日本初期,美國大兵一樣「會集體強暴日本女性……他們當著年輕女孩的父母面前強暴他們女兒,在產房裡強暴孕婦,諸如此類。」光是在神奈川縣,十天之內便傳出一千三百三十六起強暴案。

集體強暴在戰爭時期是不可避免的嗎?為什麼軍人會強暴婦女?一個常見的回答是訴諸「壓力鍋」理論:軍人強暴婦女是因為他們有性需求。社會「是男性天生獸慾本能的一個障礙,而這個障礙常常會在戰爭的環境中被挪開。」

但大部分學者反對這種看法。如伊麗莎白.伍德便指出強暴是為宣洩性慾之說在經驗上站不住腳,因為它「解釋不了何以強暴經常是鎖定特定群體的女性,何以常常伴隨著激烈暴力,何以會出現一些非強暴性的性虐待。又如果這個論證真的完備,我們就不會在有大量妓女可供洩慾的情況下還看見強暴事件。但這等事例卻屢見不鮮。」

今日大部分學者都更相信戰時強暴是出於暴力心態、競爭心理或不安全感而非慾望。瑪利亞.巴斯(Maria Eriksson Baaz)和瑪利亞.斯泰恩(Maria Stern)訪談過剛果軍隊的一些強暴犯之後指出:「士兵明顯把強暴歸因於他們無法完全自視為異性戀的理想男性。」

哈金斯(Martha Huggins)、法圖羅斯(Mika Haritos-Fatouros)和津巴多在研究巴西警察的刑求現象時,特別注意文化建構「男子漢」概念的方式。他們指出,在父權文化中,「男子氣概」同時是一種表演和競爭,其中有贏家也有輸家,而競爭足以影響一個人的身分認同。這種男子氣概的競爭很快便會轉為暴力,因為「在一個競爭瀰漫而男子漢資源稀少的地方,很少男人可以持續不斷成功地證明自己的男子氣概。」

一個越戰老兵如此解釋戰時強暴:「他們只會在有很多人看著的時候幹這種事。你知道,這樣可以讓他們心情暢快。他們向彼此炫耀自己一樣幹得出來:『你看,我也行。』他們單獨一個人時不會搞這種事。」

本文經授權選摘自立緒文化《惡人:普通人為何會變成惡魔?》,文章內容有經編輯節縮處理(核稿編輯:謝孟穎)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