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面前,你談什麼隱私?」身障者也有性需求,在家人面前卻無法保有秘密…

2015-10-21 17:30

? 人氣

「在我面前,你談什麼隱私?」對身為腦性麻痺患者的萊拉來說,媽媽是很重要的心靈支柱,卻也剝奪了她的隱私。她也會有性需求,也會需要靠情色影片來滿足,也需要保有自己秘密的空間。但媽媽不僅否定這一切,在偷看她iPad裡的A片以後,還這樣責罵她……既是同志,也是身障者,這群人的路走起來異常艱辛。

身障者不被當人看,性需求也被否定

舉著「殘酷兒」的旗幟,輪椅上的Vincent在同志遊行中格外醒目,他是身障男同志,也是台灣「手天使」性義工組織的創辦人,提供身障者3次免費的打手槍服務。他看見社會對身障者需求的不了解,因此出來改善困境,心路歷程也被拍成紀錄片《同居時代》,在今年台灣國際酷兒影展放映。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被問過「跛腳了為什麼還要出門?」,公車上婦人的無心之語,Vincent的感觸卻很深,他認為社會大眾看待身障者,往往不把他們視作完整的人,人們會同情身障者不便,卻很少意識到,他們所有的身心需求其實都與常人無異--例如,身障者也有性需求,也想感受被擁抱的溫暖。

Vincent擁有固定伴侶,身心需求都能滿足,但他明白自己很幸運,很多身障者要靠輔具才能走出家庭,更有些人連輔具都無法使用,只能待在家裡,無法工作,在不能進入社會交際的情況下,擁有愛情的機率微乎其微,手天使能提供的,就是稍微幫助他們的身心平衡一點。

在家人面前,他們無法保有隱私...

同樣聚焦在身障酷兒的情欲故事,影展另一部作品《乾吧!我的彩虹人生》(Margarita, With a Straw)描繪出殘酷兒也擁有豐沛的人生經歷。腦性麻痺的萊拉是印度德里大學高材生,也是有抱負的詞曲作家,除此之外,她還暗戀著樂團裡最受歡迎的主唱。

身障者也是一般人,也會有性需求,像一般的青少年一樣,萊拉用iPad裡偷偷觀看A片,但和媽媽的一場爭吵中,媽媽顯然是否定了萊拉的性欲與隱私權。

「我買iPad是為了唸書的!」
「看A片也算唸書嗎?」
「妳為什麼可以偷看我的iPad,那是我的隱私!」
「在我面前,你談什麼隱私?」

一次音樂競賽中,萊拉的樂團獲得大獎,理由卻是「作詞者是殘障人士」。我們常常對身障人士特別友善,但是除去憐憫同情,特殊待遇的背後,有將他們視為尋常的人嗎? 從萊拉的眼淚裡,彷彿能看見一二。

暗戀受挫的萊拉帶著家人祝福遠赴紐約,又再次遇上心儀的人,不同的是這次有兩個人,對她也互有好感,一邊是帥氣可愛的男同學,一邊是自信活潑的盲人女朋友,她的選擇會是什麼?尋常的都會愛情故事,因為萊拉的不完美,更顯得充滿力量。

queer.jpg
只要一點輔助和理解,身障者的感情世界也能豐富多彩。(圖/Margarita With

最懂我的人,法律不讓他成為我家人

即使像Vincent一樣擁有伴侶的人,也還有另一層障礙存在,Vincent說,生活上許多微小障礙男友都比父母還清楚,甚至比Vincent自己都還能接受他的不完美。可是社會無法給他們保障,同性婚姻合法之前,「世界上最了解Vincent的人」與他毫無法律關係。

1996年,亞洲首場公開同志婚禮在台灣舉辦,男主角之一的許佑生,他在近期新書《摯愛20年》中寫到:「我愛你,三個字說出來只要一秒,解釋要一個小時,證明要一輩子。」

queer1
香港壹周刊報導許佑生的驚世婚禮。(圖/許佑生臉書

世上只有極少數人,能擁有完美無缺的愛情,人們還是前仆後繼地追尋,面對人類共通的渴望,身障者又如何能缺席?

肢體不完美可以靠輔具克服,他人認知上的殘缺卻很難改變,人們看著身障者,往往只看見「不正常」的部分,不覺得他們一樣有愛有欲,更鮮少把他們當成值得欲望的對象,但是,就像同志酷兒們的愛超越性別,超越肉體障礙的愛欲也許更加深刻,如同萊拉喜歡的瑪格麗特調酒,只是多一根吸管,喝下去一樣濃烈精彩。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