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孩子是天使,他不會有性慾。」但其實他們都想要有性經驗...

2015-07-30 15:51

? 人氣

試著想像看看:如果有一天,你的雙手雙腳都失去力氣,連擁抱自己的能力都沒有,床舖上方的天花板就是全部的世界,但你仍然渴望被觸碰的溫暖……

這是許多身障者面臨的困境。人都有性慾,即使在茫茫人海中暫時無法尋覓到相伴入眠的對象,至少我們還有一雙手可以給自己短暫的慰藉;但對一些身障者來說,別說找另一半了,就連動手自慰的力氣都沒有,難道他們一輩子都無法被滿足嗎?

日前,臺灣性志工團體「手天使」服務的一位身障者家屬發表感謝信,引起熱議,但其實性代理人(Sexual Surrogates)議題在國外討論已久,例如電影《性福療程》(The sessions)正是以此為主題,而這支由日本「白手套」(ホワイトハンズ)拍攝的記錄片,將帶你面對人類永遠無法逃避的議題。

「人都有性慾,如果不是因為身體不自由,誰都有辦法自己處理。」 

白手套志工會在經過專業訓練以後到府服務,先用溫毛巾替身障者擦拭身體,再進行「射精輔助」,過程中沒有色情影片也沒有煽情對話,只是單純替身障者滿足想被溫柔觸摸的願望。

whitehands.JPG
射精輔助服務可協助身障者處理性慾及壓力,達成良好人際關係(圖/截自ViceJapan@youtube

影片訪問的一名女性原先就有擔任身障者志工的經驗,在接觸他們以後才開始思考身障者性需求的問題,成為加入白手套的契機。

「我不是性工作者,而是照護者……性是生活的一部份,是很自然的事。」她說。

這名志工提到,許多身障者因為沒有性經驗、不曉得如何處理性衝動,當性慾湧現時總會有四處磨蹭身體、脫下褲子走動、甚至自殘等焦慮行為,因此她認為如果能協助身障者解決性需求,將有益他們的人際溝通與情緒調節。

「我的孩子是天使,他不會有性慾。」

然而,身障者的性慾時常被否定,來自周圍、家人、甚至也來自自己。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採訪的一名重度身障者說,每當她說想要有性經驗時,總會被身邊的人嘲諷:「難道妳沒別的事能想了?」

白手套協會的創辦人表示,曾有一名唐氏症患者的母親說:「我的孩子是天使,他不會有性慾」,但他明明就看見那孩子對AKB48影片中的美少女亢奮大叫;社會總把「不應該有性慾」的道德觀強加在身障者身上,迫使他們接受。

而影片中一名身障者也提到,即使告訴其他人射精輔助服務的存在,他們也會抗拒接受服務:「人本來就會有性慾,但了解這件事的人不多。」

身障者性權的漫漫長路,第一步是:請嚴肅看待這個議題

whitehands2.JPG
推動身障者性權,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圖/截自ViceJapan@youtube

各國的性志工與性治療在實行上可能有些差異、也會面臨不少法律爭議,但即使遮住雙眼不去看,身障者的性慾依舊存在。

誰都有可能面臨無法行動自如的時候,即使無法靈活運用雙手,在性的想像裡,靈魂永遠是自由而需要溫暖的。在推動身障者性權的漫漫長路,首先我們得做的仍是嚴肅看待這個與生俱來的需求,而非譴責或戲謔地評論。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