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首富李笑來棄幣逃生!台灣IC設計業沒做晶片是深謀遠慮?還是目光短淺?

2018-10-03 16:25

? 人氣

台灣IC設計廠在密碼貨幣晶片設計中缺席,僅少數業者賺取代工財,若以風險規避的角度來看,比特幣價格走跌後,礦機業者發展挑戰重重,但若以創新角度來看,放棄IC設計也顯得目光短淺。(圖/BITMAIN via Twitter,數位時代提供)

台灣IC設計廠在密碼貨幣晶片設計中缺席,僅少數業者賺取代工財,若以風險規避的角度來看,比特幣價格走跌後,礦機業者發展挑戰重重,但若以創新角度來看,放棄IC設計也顯得目光短淺。(圖/BITMAIN via Twitter,數位時代提供)

中國幣圈首富之稱的李笑來日前在微博上宣布未來不再進行任何區塊鏈投資,並且可能會「轉行」,引起幣圈軒然大波,紛紛以「棄船逃生」形容李笑來的遁逃。

先不論他是因為口袋飽飽功臣身退,還是惹了一身腥想明哲保身,他的行動還是影響外界對於比特幣未來發展的看法,而這對今年年底準備IPO的比特大陸來說也不會是個好消息。

2016年,礦機發展史的重要分水嶺

翻開比特幣礦機的演進史,可以發現2016年是很重要的分水嶺,在此之前來自中國與歐美等「群雄」競逐這個大餅,2016年比特大陸推出高C/P值的礦機S9,成為市場挖礦標準配備,自此比特大陸以短短2至3年的時間統一ASIC晶片礦機江山,市占率已突破74%。

自從2009年中本聰採用多核心的CPU挖出全球第一個比特幣後,比特幣的礦機晶片就以大約每年一次大躍進的速度,從通用晶片快速演進至專用晶片,如2010年出現GPU挖礦代碼、2011年出現第一台FPGA挖礦機,2013年第一台商用ASIC晶片礦機出現。

演進史中「集體缺席」的台廠

在演進史中,來自美國的蝴蝶實驗室、中國的烤貓、阿瓦隆與比特大陸與瑞典KNC等廠商紛紛競逐這個大餅。不過在這過程中,並沒有見到台灣華碩與宏碁等國際系統廠商與IC設計廠的身影,台灣大廠在密碼貨幣晶片設計中「集體缺席」了。

不僅集體缺席,也對於投資相關新創興趣缺缺,共識科技暨JOYSO交易所執行長宋倬榮,曾在瑞昱半導體擔任過IC設計工程師,在2013年時曾創立台灣第一家萊特幣礦機公司AlcheMiner,但後來因為缺乏資金倒閉,他憶起當時說,「那時創業資金非常難找,台灣IC設計廠商,很懂晶片設計沒錯,但不懂比特幣與挖礦,更不能理解為什麼比特幣會有價值,加上當時光是礦機預售就可以隨便賺進幾百萬美元,聽起來很像詐騙,更讓他們不敢嘗試也不敢投資。」

但對岸的中國則有不同風景。中國業者面對礦機市場與密碼貨幣的高風險與高報酬,勇於冒險創新,狂熱的密碼貨幣與區塊鏈信仰簇擁,加上中國的外匯管制下美元匯兌與洗錢需求,在新疆、內蒙與四川等地有便宜電力,本身就有全球最大的礦池,讓礦機業引來許多IC設計業的大膽資金與敢於冒險的人才參與撐腰,在比特幣價格起起伏伏幾度洗牌後,出現第一大廠比特大陸,還有第二大礦機商嘉楠耘智與第三大的億邦國際,這三家中國廠商相加起來,市占率超過90%,幾乎包辦全球的比特幣礦機市場。

相比之下,而台廠則剛好是風險規避的思維典範,IC設計業者與系統業者集體缺席晶片市場,僅有創意等IC設計服務與台積電IC製造與日月光等封裝等代工業者對於這筆意外之財,反應迅速,勇敢接單,在去年第四季與今年第一季大賺一筆。

台廠是深謀遠慮還是目光短淺?

現在這個問題還沒有到可蓋棺論定之時,但問題的真正關鍵點並不在於比特幣與礦機價格,而是在於比特大陸與嘉楠耘智等公司是否能順利從礦機晶片轉向AI晶片,獲利並逐漸壯大?

為什麼這麼說?

中國礦機業者已經另闢蹊徑,要從礦晶晶片轉戰ASIC晶片,也就是說,就算未來比特幣幣價連年低迷,又受到各國法令嚴格監管,從此一蹶不振,比特大陸等業者坐地暴富成為傳奇,這些業者也賺取由密碼貨幣到人工智慧的寶貴經驗。

另外,雖然AI晶片比礦機晶片複雜,但這些業者的產業鏈的上游與下游通路端已建置完成,最難的生態系布局雛形已現,不得不說,這是一條困難的路沒錯,但也是極有價值的一條路。

但若以風險規避的角度來看,在比特幣價格走跌後,礦機業者未來發展挑戰重重來看,「沒有投資沒有損失」僅作代工的台灣半導體業者又似乎顯得深謀遠慮。

但這些業者若能從礦機晶片華麗轉身AI晶片,若以創新角度來看,台灣放棄IC設計,僅賺取代工財就顯得「目光短淺」了。

文/翁書婷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標題:比特幣首富李笑來棄幣逃生,台灣IC設計業沒做晶片是深謀遠慮?)
責任編輯/趙元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