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暗黑醫療史》性無能男要求醫師把公羊睪丸植入他陰囊,竟順利讓老婆懷孕…

咳嗽、喉嚨痛、腰酸背痛,現代人面對大小病痛,通常去診所或大醫院看個病、按時吃藥就能藥到病除了。能有這樣快速、有效的治療,都是拜現代醫學發達所賜,但在醫學發達前,人們是如何預防生病、治療病痛與復原健康的呢?

也許你有聽過放血療法、汞治療法,甚至是喝尿治療,但你知道除了這些療法之外,古代還有哪些「驚悚療法」嗎?而且由這一連串的治療過程中,所衍生出的宗教信仰、民俗傳統與社會禁忌又是怎麼一回事呢?專職於心臟外科的作家蘇上豪,以自身豐富醫學史知識,搭配幽默逗趣的筆調寫成《暗黑醫療史》一書,帶領各位坐上時光機,一同前往中古世紀,看看古代人是怎麼治療疾病的。

1、液體黃金》治病、解毒、美白牙齒,還能拿來占卜

古代人日為尿是妙不可言的液體,不但能治病還能解毒。(示意圖非本人/pakutaso)
古代人認為尿是妙不可言的液體,不但能治病還能解毒。(示意圖非本人/pakutaso

不要一聽到喝尿就覺得噁心,其實古今中外,有許多人都是尿療法的信徒,舉凡13世紀具有醫師身份的教宗約翰21世(Pope John XXI)、1978年印度的總理莫拉爾吉.德賽(Morarji Desai)或是90年代香港的名主持人葉特生等都曾嘗試過。

俗話說:「事出必有因。」這個被現代人普遍認為是人體排泄物的「尿」,究竟為何能一躍而成不少人口中的「液體黃金」呢?翻開醫療史可以發現,其實早在五千年前的印度醫學,就有用尿治療的紀錄了。在印度古老的醫學寶典《達瑪譚崔》(Damar Tantra)裡,更是用詩詞來讚頌「液體黃金」的好處。就連華人都一定聽過的《本草綱目》裡,作者李時珍也記載了「人尿,氣味:鹹、寒、無毒。主治:溫熱頭痛。童男者尤良……。」可見這「童子尿」在中醫上,也可算是一味藥。尿療法的信徒還形容它是「回籠湯」,可以治療某些病,舉凡久嗽上氣失聲、止勞渴、潤心肺、蛇犬咬,甚至是殺蟲解毒也能一手包辦。

不過,若你覺得「尿」只能用作醫療,那可是小看這個「液體黃金」的妙用了。根據《柏林醫學莎草紙》(Berlin Medical Papyrus)所載,除了醫療外,古埃及人更是把尿作為判斷孕婦生男生女的「利器」。而在古羅馬,則被拿來運用在「牙齒美白」上,這點可從古羅馬著名詩人卡圖盧斯(Catullus)等人的作品中得到證實。最讓人驚豔的是,17、18世紀左右的歐洲,有人把原本用在醫療上,可粗略判斷病人生什麼病的「尿液圖譜」,搖身一變成能為你指點迷津的「尿液占卜」(Pisse-prophet)。

2、陽痿狂想曲》為了重振雄風,先植入公羊睪丸再說

古代的男人若想重振雄風,可沒這麼簡單,往往可能都得先植入個公羊睪丸才行。(示意圖非本人/pakutaso)
古代的男人若想重振雄風,可沒這麼簡單,往往可能都得先植入個公羊睪丸才行。(示意圖非本人/pakutaso

生病吃藥時,難免都會擔心藥物吃下肚後,是否會產生副作用。輕則讓人想睡、便秘或感到噁心;嚴重一點的,則可能會引起失眠或是皮膚過敏。但如果吃下後,是會讓男人重振雄風,使性功能「回春」的副作用呢?

威而鋼(Viagra,學名叫Sildenafil),被眾人所知,是一種治療男性「勃起困難」的藥丸,但它其實原本是用來治療高血壓的藥物,最後陰錯陽差才發現它的副作用能幫助男性「回春」。威而鋼的出現讓陽痿治療進入了新紀元,現代有勃起困難的男性,只要簡單地吞一顆藍色小藥丸不久便能「提槍上陣」,但古代的男人若想重振雄風可沒這麼簡單,可能得先植入個「公羊睪丸」才行。

1918年一位美國醫師約翰.布林克利(John Brinkley)於堪薩斯州職業,某日有位農民來向布林克利求助,希望醫生能幫助他恢復性功能。農民向布林克利提出一個大膽的要求,希望布林克利能把公羊睪丸植入到他的陰囊內。布林克利照辦了,沒想到術後效果極好,農夫不但重振了雄風,老婆更因此懷孕了。這讓布林克利聞到了商機,決定靠這招好好大撈一票。接著,他開始大肆宣揚這種手術的奇效,甚至為了怕別人起疑心,還在廣告上標榜:「菁英接受這樣的手術,效果才會顯現出來,至於愚笨之人則沒有用。」自此病患應接不暇。高曝光雖然提高了布林克利的名聲,但最後也讓事情露了餡,最終於1930年被醫學會撤銷執業執照。

3、禍莫大焉的手淫》手淫是惡習,得用「通條」治療

有關性的話題,最引人爭議的便是「手淫(自慰)」。有人認為手淫會影響性功能,也有人認為適度的手淫對身體有好處,但無論手淫對身體是好是壞,可以肯定的是,古今中外常會幫「手淫」貼上低級、罪惡的貶抑標籤,視手淫為萬惡的魔鬼。接下來要談的發明,便是為了預防手淫而來,其想法雖非獨創,但讓人嘆為觀止。

早期預防手淫的發明,多是以「貞操帶」為藍本,設計出一種固定在陰莖的器具,藉以達到預防手淫的目的。有的甚至會在上面安裝一些「小功能」,例如1893年,在美國奧勒岡的法蘭克.歐斯(Frank Orth)就在上面加了溫度偵測器,當機器感應到溫度上升,就代表穿戴者有「欲望高漲」的可能,這時這種「男用版貞操帶」就會啟動風扇降溫,避免「憾事」發生。往後還有人在上面加裝警報器,如果晚上發現陰莖不預期勃起時,機器便會發出警報聲,好讓父母能趕快衝入房間,阻止自己的孩子做出「滔天大罪」。

儘管這些加裝在「男用版貞操帶」的發明都別出心裁,但終究是治標不治本,若想將手淫一網打盡的話,19世紀的醫師認為,只能靠「手術」來根除了。1883年在《波士頓內科及外科學雜誌》(The Boston Medicaland SurgicalJournal)中,提摩西(Timothy)就曾發表過3個病例報告,聲稱他將病患的輸精管結紮,作為治療手淫的手段。還有些醫生認為,應該在陰莖上留下一些傷口,才能藉此來警惕年輕人。最駭人的莫過於有些醫生採用「通條治療法」,所謂的「通條治療法」就是將細長的異物塞入尿道裡,除了讓人產生椎心之痛外,更能利用尿道腫脹來提醒他們手淫的壞處。

4、少年得痣大不幸》現代的情趣玩具,前身其實是治療痔瘡的利器

前對於痔瘡的醫療,假若病患病情不嚴重,最好的方式即是「預防重於治療」。(圖/Callum Skelton@Unsplash)
前對於痔瘡的醫療,假若病患病情不嚴重,最好的方式即是「預防重於治療」。(圖/Callum Skelton@Unsplash

目前對於痔瘡的醫療,假若病患病情不嚴重,最好的方式即是「預防重於治療」,平時多吃高纖食物、多喝水、多運動,盡量減少長時間久坐不動;嚴重點,則採用紅外線燒灼或橡皮圈結紮等方式。

「直腸擴張器」,看了圖也許有些人會認為它長得很像某種「情趣玩具」。(圖/Kay Snyder@Pinterest)
「直腸擴張器」,看了圖也許有些人會認為它長得很像某種「情趣玩具」。(圖/Kay Snyder@Pinterest

這些都是現代的醫學方法,但是你若身在早些年,可能就會遇到截然不同的治療方法了。面對頑強的痔瘡,1892年時美國的楊.法蘭克(Young Frank)醫師發明了「直腸擴張器」(rectal dilator)。看了圖也許有些人會認為它長得很像某種「情趣玩具」,是的,沒有錯,這個醫療用品,確實在之後搖身一變,成為了情趣商品的一員。不過它在誕生之初,確確實實是個正經的醫療用品,而且還在19世紀末造成大流行,甚至流行到還會有商人在廣告裡幫它添加「新療效」,好比安眠、緩解青春痘,還能治療蕁麻疹和貧血等。但最後也因為商人的過度誇大,而導致該商品被迫下架。

到了1968年時,英國醫師彼得.羅德(Peter Lord)有鑑於痔瘡是肛門內壓力上升所導致,於是提倡新的痔瘡治療法,他叫它「羅德式肛門撐開術」(Lord’s Anal Stretch)。這次不假其他器具,而是由醫師利用自己的手將病患的肛門撐開,使肛門內的壓力釋放,藉此達到治療的效果。這個方法雖然有點殘忍,但以痔瘡形成的理論來說,仍不失為一個治療方式,因此曾轟動一時。可惜長期追蹤後,發現成效不彰,「羅德式肛門撐開術」漸漸開始式微。

5、愛美不要命》想減肥運動最好,千萬別吃DNP

正妹(示意圖/すしぱく@pakutaso)
正妹(示意圖/すしぱく@pakutaso)

在現代人的觀念裡,只要身材是前凸後翹,玲瓏有緻,就會被認為是「好身材」。許多人為了達到這樣的「好身材」,除了每天逼自己得勤健身與控制飲食外,有的時候為求快速,還會依靠減肥藥來速成。

若你對減肥藥的歷史有涉獵的話,也許有聽過DNP這個名字。DNP是什麼?DNP起初被人類作為染劑使用,之後被用應用於「木材防腐」、「仰制黴菌生長」等,第一次世界大戰時還被作為火藥的成分。不過,不論它如何變化,看前面的描述,很明顯的這東西不是人該吃的,但它卻在之後成為了歐、美許多減肥藥的強力配方。

1933年史丹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於《美國醫學會雜誌》(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裡報告發現DNP在動物實驗中,可以提高體內的代謝率與脂肪的燃燒,雖然帶有毒性,但人類若每天只服用100毫克的話,應在安全範圍內。這使DNP從原本的單純的工業產物,轉型成減肥聖品,隔年就被做成減重藥品上市。減肥效果神速,使它一傳十,十傳百,上市後僅花一年就熱銷全美120萬顆。

可能因為礙於當時的技術,所以1930年代的史丹福大學低估了DNP的危險性。不到5年,使用添加DNP減肥藥的服用者就出現白內障、致命的高體溫、急性肝腎衰竭等病例。所以最後在美國食品及藥品監督管理局的施壓下,DNP完全退出美國市場。雖然DNP已被各國明令禁止,但它仍像「打不死的蟑螂」一樣到處亂竄,只要出錢還是有機會能買到。不過醫師提醒,這種藥千萬不能吃,可別為了愛美而丟了性命。

本文部分內容經授權取材自方寸文創《暗黑醫療史
責任編輯/林安儒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毅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