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毒打孕婦、把猶太人製成「人皮燈罩」,更用奧步逃死刑!一窺納粹集中營「紅髮女巫」真面目

二戰時期的納粹德國做了許多令人髮指的反人類罪行。1945年4月,盟軍解放布痕瓦爾德集中營後,將附近的德國平民集合起來,帶領他們進集中營參觀納粹令人髮指的惡行,包括整房間的人類器官標本、散發惡醜的屍體堆...。但這些平民早就在戰火中看得太多,他們維持著平靜的表情、似乎對死亡已經麻木,直到他們看到一件件帶有華麗圖案的藝術品,許多人掩面而泣、甚至哭著跑出隊伍!為何早對死亡麻木的德國平民會有這樣的反應?

這件事過後,在達豪的美軍軍事法院30名納粹戰犯中,有位被告特別引人注目。紅色的長髮、白皙的臉龐以及無辜的眼神,誰也想不到這名看似無害的女性竟是戰犯之一。而且她被指控的罪刑,並不是她使用了哪類凶器殺人,而是有人指控她藏有這批藝術品,包括書籍封套、錢包、燈罩等,究竟這批藝術品到底帶有什麼秘密?

這名美麗的女人是伊爾斯·科赫(Ilse Koch,本姓Köhler),1906年9月22日生於德國,她的丈夫曾在納粹集中營擔任指揮官。而伊爾斯·科赫之所以被大眾所知,是因為在軍事法庭庭審後,外界對於她在集中營期間的殘暴作為感到震驚,除了虐待囚犯之外,她被許多證人目擊曾在集中營挑選有紋身的囚犯,將他們殺害、並用他們紋身的皮膚做成人皮燈罩、手套、書套等。

有人說她是恐怖電影《人皮燈籠》的始祖,也有人說她是電影《為愛朗讀》女主角的原型,究竟這位被稱為「布痕瓦爾德的紅色女巫」(Red Witch of Buchenwald)、「布痕瓦爾德的婊子」(The Bitch of Buchenwald)的納粹戰犯,是否真如傳聞中一樣邪惡?

一戰後的德國,她相信納粹是救贖

伊爾斯·科赫出生在一個平凡的家庭,父親是工廠的工頭。她的童年表現並不是非常起眼,老師描述她是一個有禮貌、樂觀的孩子。而在她15歲時,她進入了會計學校就讀,那是當時少數女性可以受教育的機會,後來她成為了簿記員。但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這名受過教育、樂觀開朗的的女孩,走上了納粹的不歸路?這一切得從一戰後的德國說起。

在一次世界大戰後,德國國內經濟蕭條、百廢待舉。因戰敗後所簽訂的《凡爾賽條約》中,鉅額的賠款造成沉重的負擔,工業區被法國占領、大量印製鈔票導致惡性通貨膨脹、因饑餓引起的暴動不斷。驕傲德國遭逢前所未有的屈辱與危機,這一切也催生了主張以極端手段救國的「國家社會主義德國工人黨」崛起,繼而成為日後的納粹政權。

在這樣的背景條件下,伊爾斯跟當時其他的德國民眾一樣,深信納粹是拯救祖國唯一希望,在納粹的帶領下,德國將恢復昔日的光輝。在1932年,她加入了納粹黨,並更進一步的參與了衝鋒隊(Sturmabteilung,SA)親衛隊(Schutzstaffel,SS)。後來在朋友的介紹下,認識了同為親衛隊的丈夫卡爾-奧托·科赫。

希特勒與他的納粹黨(圖/取自維基百科)
希特勒與他的納粹黨(圖/取自維基百科)

布痕瓦爾德的紅色女巫

1936年,伊爾斯·科赫在由她的未婚夫擔任指揮官的薩克森(Sachsenhausen)集中營,擔任看守及秘書,同年兩人結婚,1937年,她前往同為丈夫指揮的布痕瓦爾德(Buchenwald)集中營工作。

布痕瓦爾德集中營是德國最大的勞動集中營,大門口厚重的鐵門上寫著「Jedem das Seine」,後來被翻成「各得其所」、甚至是「咎由自取」之意,這似乎暗示著,進入此門者將面對必須勞動到死的處境,而伊爾斯將會是最有力的執行者之一。

伊爾斯經身為指揮官夫人兼首席女監工,經常騎著馬在營區閒逛,並嘲弄營區裡的囚犯,只要誰敢看他一眼,便會被馬鞭毒打。

她在集中營是出名的心狠手辣,曾經有一位荷蘭猶太孕婦,不小心踩到她的腳,她竟大發雷霆、並命令兩名男看守狠狠的抽打孕婦,伊爾斯又狠狠的踢她肚子,最後剝光孕婦的衣服,在把她丟到冰天雪地之中。

此外,根據集中營倖存者的回憶,當集中營在揀選剃除不適合勞動的人口時,伊爾斯總是特別的興奮,她會用和藹可親的態度與甜美的笑容,把孩子們帶入毒氣室中。

布痕瓦爾德集中營慘況(圖/取自維基百科)
布痕瓦爾德集中營慘況(圖/取自維基百科)

伊爾斯不為人知的變態嗜好,就是她有一批「另類」的收藏。1945年,布痕瓦爾德集中營解放時,盟軍在營內發現了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收藏品,包括囚犯的內臟標本、縮小的頭顱標本,然而最可怕的是一系列疑似用人皮製成的手套、書本封套、甚至是燈罩。倖存者表示,這些人皮製品是伊爾斯的收藏,而有其他目擊者也表示,伊爾斯會騎著馬,挑選那些身上有特殊紋身的囚犯,那些被選中的人就會消失,日後也沒人再看過他們。

1943年8月24日,伊爾斯和她丈夫因為貪污和謀殺囚犯被逮捕。因為兩人侵占了要上繳給黨衛隊的囚犯財產,這些錢財大部分是從那些被送入集中營的猶太人身上刮取而來,甚至包括死者的手錶、項鍊、金牙等值錢的遺物。其實兩人豪奢的生活早就傳開,1940年,她花費超過250,000馬克建立了一個室內體育館,只為了能夠在裡面騎馬。雖然最後伊爾斯因證據不足被無罪釋放,諷刺的是她的丈夫卻被判處死刑、遭槍決身亡。

集中營內的「特殊」蒐藏(圖/取自維基百科)
集中營內的「另類」蒐藏(圖/取自維基百科)

懷孕逃脫死刑

1947年伊爾斯和其他30名被告,因戰爭罪被送往設在達豪的美國軍事法院接受審判。她被指控「在布痕瓦爾德集中營協助參與犯罪計劃,教唆和參與謀殺」其中包括了她的虐待癖以及製作人皮藝品。

但是,正當所有證人指證歷歷時,站在被告席上的伊爾斯突然宣布她懷孕了!事實上她已懷孕八個月。此事震驚了整個法庭,因為孕婦是不能判死刑的;而且她被監禁時已經41歲,監禁過程中除了美方的審問人員外,她並沒有機會接觸到其他男性。寡婦屠夫以懷孕躲避死刑的傳言甚囂塵上。

據傳,她在監禁時勾引了美方的看守員、處心積慮讓自己懷孕只為逃離死刑。然而,伊爾斯肚裡孩子的父親究竟是誰,始終沒有答案。

最後由於懷有身孕,再加上沒有直接的證據證明檯燈是由人皮所製成,伊爾斯改以「違反戰爭法律和慣例」被判處終身監禁。,在伊爾斯服刑兩年後,德國的美軍占領區軍政府軍事長官盧修斯·克萊將軍(General Lucius D. Clay),將她的刑期減為四年,克萊將軍認為:「沒有令人信服的證據證明她曾選擇有紋身的犯人來殺害,或者說,沒有任何物品能證明她擁有人體皮膚。」相信那些所謂的人皮製品是以山羊皮製成,而布痕瓦爾德集中營的報告也顯示,集中營的工廠中在被摧毀前,曾用獸皮生產皮具,最終伊爾斯被釋放。

伊爾斯•科赫於達豪受審(圖/取自維基百科)
伊爾斯•科赫於達豪受審(圖/取自維基百科)

但她回到德國後,在輿論的壓力下,1949年伊爾斯被重新逮捕,並在1950年11月27日奧格斯堡巡迴法院展開了歷時七週的聽證會,就在傳喚250名證人後,至少有4人聲稱見過伊爾斯挑選、殺害有刺青的囚犯或曾見過、甚至參與製作檯燈的過程。

但最終,由於無法證明燈罩或其他物品是由人皮製成,只好撤回這項指控。但其他罪名皆成立,包括煽動謀殺,煽動企圖謀殺,煽動犯下嚴重的身體傷害罪,1951年1月15日伊爾斯被判處終生監禁並褫奪公權終生。伊爾斯雖然逃過了美軍的死刑,但她應該萬萬沒想到,真正將她送入大牢的,是自己當初心心念念的祖國。

女巫之死

伊爾斯與其丈夫本育有一子,據稱在戰爭結束後,得知了自己的父母在戰爭期間所犯下的罪刑過於羞愧,而自殺身亡。伊爾斯另一名兒子烏韋·科赫(Uwe Koch),是在達豪受審時所生,一出生便被送到寄養家庭生活,直到19歲時才得知自己母親的真實身分,從那時起,他便時常前往伊爾斯所監禁的女子監獄探望母親。

1967年9月2日這天,烏韋一如往常地前往監獄探往母親,卻得知母親已於前一天晚上在自己的牢房裡用皮帶上吊自殺了。

伊爾斯在遺書中提到,時常夢到集中營囚犯,這些囚犯不但痛罵她的所作所為,還向她索命,多次被惡夢驚醒的她表示再也忍受不了這一切,決定結束自己的性命,從痛苦中解脫。這名曾為集中營惡名昭彰看守的女子,最終仍受不了良心的折磨,被自己的罪行反嗜。伊爾斯死後被葬在監獄附近一處無人看守的墓地,任憑雜草淹沒、遺忘,但卻永被歷史與世人唾棄。

德國民眾被要求參觀集中營(圖/取自維基百科)
德國民眾被要求參觀集中營(圖/取自維基百科)

人皮燈罩下落

在集中營裡被懷疑為人皮所做的檯燈,最終下落不明,歷史學家甚至懷疑它是否真的存在過。一名猶太裔作家馬克·雅各布森(Mark Jacobson),將找尋這座檯燈下落視為己任。在他努力的追查下,於卡崔娜颶風後的一場車庫拍賣會上,認識了史基普·韓德森(Skip Hendersen),並從他手上獲得了一樣被稱為納粹遺物的皮製燈罩。

馬克將燈罩帶到了布痕瓦爾德希望能確定該物的起源,卻一無所獲,但經過初步判定發現燈罩的DNA極有可能為人類皮膚。然而在實驗室更進一步的檢驗後,卻發現燈罩的材質應為牛皮製成。或許人皮燈罩的秘密,也已跟著伊爾斯一同消逝於墳堆之中,僅留下駭人聽聞的歷史懸案,警惕後世的人們切勿步上同樣的道路。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