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是想要尋求內心的平靜」童年被父親性侵的傷,讓她直到老年都無法遺忘…

2018-08-14 14:40

? 人氣

她已是當上了阿嬤的年紀。她還是忘不掉、放不下這件事情。傷害她的人是她的父親。這是無人敢掀開的家庭秘密。她的姐妹和更年邁母親,也隱約知道,她獨自來到勵馨「蒲公英」求助。她的處境依舊為難。「我來,是想要尋求內心的平靜!」她這麼告訴諮商師。當年,那個受傷的孩子沒有機會得到協助。如今,她即將進入人生尾聲。她想要為自己重新選擇一個機會,去照顧當年那個受傷的小孩。

「蒲公英」求助者,不乏像這樣即將步入老邁之年的女性。那是什麼樣的女性心境,讓她們在性侵事發數十年後,決心來到了「蒲公英」?

脫掉羞恥、不潔與捆綁的三件衣服

「第一關,她要勇敢地拿起電話,然後來到我們面前。她打電話,是把社會加諸她身上的第一件『羞恥衣服』打開。她才能夠透點氣。」

台中「蒲公英」的李婉菁督導,是在「蒲公英」協談專線年代,即在第一線服務,從事助人的諮商員工作。她也從多年實務的累積,學會了持恆陪伴:從「蒲公英」專線「現身」的性侵受害者,還需經過漫長諮商治療,方才能夠自我修復。她樂見她們有力量,將內在的那一件「自覺不潔衣服」,蟬蛻般整個脫剝掉。

「蒲公英」專線期,諮商員婉菁光是鼓勵性創傷當事人,主動打電話過來,又勇敢「現身」,面對面建立信任關係,都是不小挑戰。「她反覆不斷在問,我們真的能夠幫她嗎?我聽見了她的不放心。這也是受到性傷害,有創傷症候的當事人典型反應。」

她如今是二十幾歲的成年女性。兒少時期發生的「那件事」,已經間隔多年。婉菁努力從電話另一端,同理她的擔心。「她遭遇家內性侵後的第一個求救經驗,是非常挫折的。因為母親不信任她。她曾經費盡力氣,把這件事情說出來。但是母親不信任她。她也在往後的不同人生階段,不斷用自己方式,向外界求救。包括用情緒當出口。旁邊的人卻都沒有看懂。」婉菁難忘,這個早期性創傷的女性,在諮商對談中,怎麼樣用她退縮口吻,傾訴自己是「非常邊緣的一個人」。當全世界如常運轉,她卻一直掉落在這個世界之外。

「蒲公英」婉菁除了接納受害女性,在諮商過程開口表述塵封已久的童年秘密,釋放以前不被允許的所有內在情緒。婉菁也必須陪伴那些遭家內性侵女性「敢於憤怒,敢於為自己發聲」。她最終是要培力她們,脫掉父權社會捆綁女性的最後一件乖順衣服。

你贊助,我捐款

用一杯咖啡的錢,支持「說不就是不」性侵防治運動,本活動所得贊助金額將捐助勵馨基金會蒲公英飛揚計畫。

2018/7/12~8/31贊助本文享雙重回饋
(1)  贊助送#metoo手札組,限量50份。
(2)  贊助加碼抽《暗室裡的光 勵馨走過三十年》抽10名

活動詳情 

文/勵馨基金會
責任編輯/林安儒

喜歡這篇文章嗎?

勵馨基金會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