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系列】樂高界的台灣之光!中醫師埋頭玩10年成世界級「認證大師」,超強作品連大人都驚嘆

2018-04-25 09:00

? 人氣

無意間愛上樂高,他埋頭創作10年成了全台唯一受官方認證的樂高大師!(圖/鐘敏瑜攝)

無意間愛上樂高,他埋頭創作10年成了全台唯一受官方認證的樂高大師!(圖/鐘敏瑜攝)

「我是黃彥智,是一位開業的中醫師,同時也是台灣唯一一位國際認證的樂高大師。」臉上掛著靦腆笑容,自我介紹完還急著問攝影師「ok嗎?要再一次嗎?」不說你絕對想不到,除了醫師本業,他還有著堪稱台灣之光的絕頂技藝,連台北101也能用樂高做出來,晶瑩剔透的玻璃外觀處處不馬虎!

走進黃彥智位在台中的診所,左手邊桌上就擺著一個成人雙手都環不住的樂高半成品,右手邊掛號台上則擺著一個樂高做的名片架,走進診所深處就是他的創作空間。與常人想像的中國風傳統中醫診所截然不同,他對於樂高的熱忱也可見一斑。

黃彥智在2006年開始接觸玩樂高,一試就上癮,10年越做越起勁,從普通玩家,一路做到台灣最大專業積木創作網站站長。2016年獲得樂高官方認證肯定,成為全球僅19位、台灣唯一一位的「樂高認證大師」(LEGOCertified Professionals,LCP)。作品不只被展示在故宮博物院,連中國大陸通訊軟體微信、購物網站天貓都是他的客戶。

今年農曆年期間趕出500個微信紅包造型樂高,同樣也是黃彥智的得意作品之一。(圖/黃醫師的樂高積木工作室@Facebook)
今年農曆年期間趕出500個微信紅包造型樂高,同樣也是黃彥智的得意作品之一。
(圖/黃彥智樂高積木工作室@Facebook

本來要送孩子的玩具,老爸自己玩到上癮!

今年44歲的黃彥智表示,童年對於樂高的印象,大概就是雀巢奶粉送的玩具,方方正正、只要照著說明書做就能完成酷炫作品,看上去雖然有趣,卻非所有人都玩得起。直到為人父後,某天他到百貨公司想替孩子找玩具,經過樂高櫃位發現他最愛的星際大戰模型,走進去逛起來,這一踏進去就是十多年不眠不休的設計、組裝、設計、組裝。

一拿起積木,黃醫師便全神貫注,即便在採訪空檔依然自己組得非常專心。(圖/鐘敏瑜攝)
一拿起積木,黃醫師便全神貫注,即便在採訪空檔依然自己組得非常專心。(圖/鐘敏瑜攝)

一投入就沒完沒了,他除了最新產品,還想把過去出過的相關商品全都買回家收藏。為此學會了使用國際拍賣網站eBay,第一個月就砸了7、8萬,還曾經從加拿大一口氣就買了34公斤的積木回來。

接下來幾個月,依然為了樂高花掉不少錢,甚至一天只睡3小時,開診時間之外全都埋頭做樂高。眼看著口袋越來越薄、家裡倉庫越來越亂,他開始想著:「幹嘛一直買新的?把舊的零件自己拿來組也可以啊!」就這樣,他開啟了自己的創作之路,想像力不再受到說明書和紙盒上已經設定好的作品圖侷限。

黃彥智分享,當時第一個自行創作的作品是小時候看的動畫《星際大爭霸》裡的毒蛇機,透過拼湊不同零件把以前最愛的戰機做出來,某種程度上也算是彌補了小時候無法盡情玩樂高的缺憾。之後創作了多少東西,至今也數不清了,不過問及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他毫不猶豫就看向身旁大概有半個成人高的台北101樂高。

耗3個月做出擬真台北101,把台灣的風景送到國際

每個作品對創作者來說都是至高無上的寶貝,不過其中必定會有幾個作品,為創作者帶來更高的識別度。對黃彥智來說,這個晶瑩剔透的台北101樂高模型或許就是這樣的存在。大約4、5年前樂高舉辦了世界遺產展,當時他受委託製作澳門大三巴牌坊的樂高,過程中他也萌生了要做出有台灣味代表作的想法。

從實地取景、查詢101建築結構相關資料、四處找尋所需零件到完成作品,前後花了他3個月的時間。他也特別提到,為了視覺效果而堅持蒐集到5000片玻璃面的樂高來製作建築外觀是其中一大困難。

豎立在工作間的角落,這座101樂高是黃醫師幾年前耗時三個月打造出來的寶貝作品。(圖/鐘敏瑜攝)
豎立在工作間的角落,這座101樂高是黃醫師幾年前耗時三個月打造出來的寶貝作品。
(圖/鐘敏瑜攝)

除此之外,由於做樂高不像紙雕或畫畫,可以自由調整所有素材,如何使用既有的、不可裁切的零件打造出擬真的美感,更考驗著創作者的才能。黃彥智指著淺藍色的樂高外牆告訴我們,台北101每一層的牆面大約傾斜9度,但樂高卻沒有這樣的零件,因此他煞費苦心才終於抓出合適的比例。就連101建築建構內避震的阻尼球,他也忠實呈現。

5000片剔透樂高排出外牆,裡頭還有跟真實建物一樣的平衡阻尼器,可見黃醫師製作之用心。(圖/鐘敏瑜攝)
5000片剔透樂高排出外牆,裡頭還有跟真實建物一樣的平衡阻尼器,可見黃醫師製作之用心。
(圖/鐘敏瑜攝)

這是最難的一個作品嗎?他說不是。比起製作建築物,一體成形、不可分開來做的大動物模型更是惱人的挑戰。

一路往上做到頭,發現胸口做得不好看,對不起你要從頭拆拆拆…到胸部才可以改。」他笑著這麼說。

幾年前他受委託替台北市立動物園熊貓「圓仔」做樂高,就是一次慘痛的經驗。因為他住在台中,只能透過觀光客上傳到網路的圖片來想像圓仔的模樣,做起來並不簡單。動物園方希望作品「擬真,又不能太兇」,經過好幾次修改,甚至從胸部拆到膝蓋再重新做一次,才讓顧客滿意。

不過他也提到,這正是接案子的好玩之處。以前他只做自己喜歡的樂高,現在他必須接受更多的挑戰,也一步一步讓自己更專業。

為新竹鐵路路跑活動精心製作的火車樂高,是以1:76等比例縮小的。(圖/黃醫師的樂高積木工作室@Facebook)
為新竹鐵路路跑活動精心製作的火車樂高,是以1:76等比例縮小的。
(圖/黃彥智樂高積木工作室@Facebook

樂高成了他和兒女最愛的話題,解決問題的能力自小培養起

怎樣才能得到樂高大師認證?黃彥智表示樂高官方非常注重創作者是否能做出大型作品、以及作品的豐富度,而經過台灣樂高的推薦,他也在2016年正式取得認證,是全球第15位樂高大師。此後,他接下的創作案越來越多,目前就讀小學四、五年級的一對子女更成了他最好的小助手!

本應寬敞的工作間被滿滿的層架變得好擁擠,每個架子裡裝著不一樣的樂高積木,走著走著還可能在腳下發現一些小零件,這就是他們親子仨人工作的地方。爸爸坐左邊,孩子就能鏡像反射、在右邊做出一模一樣的呈現,在黃彥智看來,玩樂高確實能夠訓練孩子們對於結構的認知能力。不過他也分享,以前的他可是不讓孩子碰自己的樂高的!

「以前他們碰到我會很生氣,覺得說他們怎麼亂弄我的收藏,但後來想想,這些一開始不就玩具嗎?碰倒了再修一下就好了啊。」

因著這樣的轉念,樂高成了他和孩子最好的溝通工具。除了透過樂高培養跟孩子的默契,他也把樂高融入親子教育當中,像是孩子幫忙他組裝作品時,他也會依照工時給予「工資」。他說:「我希望他們知道吃飯不是免費的,是因為爸媽愛他們。你想吃,就得要花相對的力氣去賺錢。」

對他來說,親子之間能問的絕對不只是「功課寫完了沒?」。在玩樂高的同時學會為自己負責以及解決問題,更是孩子們成長過程中重要的能力。

過年假期跟爸爸在家裡趕工做積木,孩子們同樣樂在其中、不發一句抱怨。(圖/黃醫師的樂高積木工作室@Facebook)
過年假期跟爸爸在家裡趕工做積木,孩子們同樣樂在其中、不發一句抱怨。
(圖/黃彥智樂高積木工作室@Facebook

投身樂高已經十多年,作品甚至曾遠赴歐洲展出過,問黃彥智他的終極目標是什麼,他笑了笑說,只希望大家別再把樂高當成孩子在玩的幼稚玩具了,細細發掘其中的無限可能性,它其實藏著說不盡的樂趣

除了做樂高,他也在過程中學會做木工、做水電、電腦繪圖以及影片剪接等等。很多人羨慕黃彥智的醫師職業,但真正更值得欽佩的,或許是他那份為了所愛而努力不懈的熱情。

最新作品耗時五個月還在趕工當中,讓我們一起來期待是什麼吧!(圖/黃醫師的樂高積木工作室@Facebook)
最新作品耗時五個月還在趕工當中,讓我們一起來期待是什麼吧!(圖/黃彥智樂高積木工作室@Facebook

責任編輯/林安儒

本篇文章共 6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680

喜歡這篇文章嗎?

鐘敏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