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性不合離婚,還能破鏡重圓?他:電扇壞掉不一定要丟,只是現代人都嫌送修麻煩

2018-04-17 06:20

? 人氣

下面這個案例將印證:挫折並非老天給予的打擊而是為了引領我們從中穿越,開創另一個層次的圓滿。現在,請將你的心門打開,融入事件男女主角的心境中,與他們一同踏上曾經困難重重、峰迴路轉,最終得以遇見「愛」的神奇旅程吧!

過度在乎,讓愛變成了傷害

時光倒轉,來到二〇〇二年春季,雯玲和丈夫智宇正式簽字離婚,兩人的關係瞬間從夫妻倒退回陌生人。一走出戶政單位,強忍激動心情、身軀微微顫抖的雯玲轉頭望了前夫最後一眼,換來的卻是智宇低頭沉默,佯裝看著手中身分證件,對她的舉動視若無睹。

兩人離婚理由是個性不合,雙方皆疲於忍受繼續活在充斥爭執謾罵的婚姻關係裡,多年折磨下來,已將兩人的愛消耗殆盡,更讓彼此瀕臨相看兩相厭的極限,唯有分開才能終止持續惡鬥的狀態。

離婚後一個多月來,智宇始終未曾來電問候,漠不關心的態度讓雯玲大失所望,不由得回想起當初剛交往的兩人無處不是濃情密意,起床後智宇會主動幫忙摺棉被,平時勤於噓寒問暖,上下班則會準時接送,讓她像個被王子緊緊擁在懷中的公主,時時刻刻擁有智宇無微不至的呵護。

(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回想交往初期,丈夫無微不至的呵護,對比起現在的不聞不問,心底實在難過。(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沒想到婚後兩人角色竟逐漸對調,雯玲漸漸失去了智宇的關愛,甚至經常被他以犀利言詞譏諷;為了挽回過去倍受疼愛的待遇,雯玲用盡全力付出一切照顧家庭,怎知換來的不是丈夫肯定,而是一句句嚴厲苛責……過往回憶不斷浮現,讓她愈想愈不甘心,便在父親引薦下前來向我請益。

雯玲無奈對我說:「紫嚴導師您好,我剛離婚,想請教接下來的人生該何去何從?」

我說:「離婚也可以再重新補辦結婚,電風扇壞了不代表一定要丟棄。

雯玲不解地說:「可是東西壞了就該丟,還要送修很麻煩。」

我說:「妳放心,原廠多半有保固,即便過了保固期,要找到人維修也不難。之所以會覺得麻煩,只是因為多數人對於物品有著『損壞』等於『不適合』的消極觀念罷了。

雯玲感慨地說:「我已經離婚,不想再玩婚姻這個遊戲了。人啊!是因為不了解而在一起,又因太了解而分開。」

我搖了搖頭,反駁她的論點說:「錯!應該是說人因為想探索未知而在一起,卻因誤會和了解得不夠透澈而分開。」

(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婚後朝夕相處下來,我們誤以為是「太過了解而分開」。(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雯玲說:「導師您應該沒結過婚,像我們結過的人就能切身體會,朝夕相處下來,男人是什麼德性、身上有幾根毛跟在想什麼,我們女人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沒人比我們更貼近了解他們了!也就是因為看得太清楚,所以才選擇分開。」

此時我把放在桌上的通書拿起,貼近雯玲眼前約3公分距離,問她說:「那麼,妳現在可以告訴我,這本紅色通書上寫了什麼字嗎?」

只見雯玲嚷嚷著說:「導師,您拿得太近了,我根本看不清楚呀!要拿遠一點才看得見。」

我反問她:「可是妳剛才不是說就是因為這麼貼近,所以沒人比妳更了解妳先生嗎?」

雯玲趕緊改口說:「要有一點距離才看得更清楚,但也不能太遠。」

我又問:「離婚算不算太遠呢?」

雯玲想了一會兒後,說:「會,還可能讓彼此未來的距離變得無限遙遠。」

我繼續問她:「原本妳和先生在前世約定好,今生要共結連理相愛一生,現在怎麼鬧到離婚收場了呢?」

雯玲有些錯愕說:「導師,應該是我要請問您為什麼我會離婚收場才對,您搶走我的話了啦!」

我說:「我用疑問句,是要妳檢視自己婚姻關係中的癥結出在哪裡,俗話說得好,不經一事不長一智。」

只見雯玲一臉怨懟說:「可是我又沒做錯什麼!先生要我學好料理,我就每天下廚做菜給他吃,也盡心盡力打理家務,卻經常被他找麻煩,成天雞蛋裡挑骨頭不斷否定我,還把我罵到狗血淋頭!他明明應該是我最親密的枕邊人,為什麼卻傷害我最深呢?

我說:「你們兩個人都沒有錯,之所以從原本的恩愛演變成壞關係的主因,往往是因為彼此太過於在乎對方。」

雯玲疑惑地問:「在乎?那他為什麼老是數落我,把我說得像是一文不值的爛女人一樣?這分明是一種心靈虐待啊!」

我反問她:「妳對不認識的陌生人會亂罵一通嗎?」

雯玲立刻回答:「怎麼可能隨便罵人,我和陌生人又沒有任何關係。」

我說:「對!我們不會去謾罵或干涉跟我們沒有交集的陌生人,換句話說,正是因為有了關係,才出現爭執或甜蜜等不同狀態。

(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我們往往對親近的人講話愈不客氣。(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雯玲氣憤難平地說:「算我活該倒楣嫁給他!有了這場夫妻關係然後被他不斷找麻煩跟羞辱,毫無幸福可言,只有爭執,過著痛不欲生的日子。」

見我不發一言傾聽著她的埋怨,雯玲繼續訴苦說:「他老是抱怨我只顧煮飯不管收拾,把廚房弄得油膩膩,又愛嫌棄家裡打掃得不夠乾淨,但自己一下班回到家卻什麼都不做,只曉得直奔樓下健身中心運動,對我完全置之不理,一點芝麻小事都要被他質詢,這四年多來我們兩個除了吵架還是吵架。」

我說:「妳對妳先生的態度也不遑多讓,妳不也經常情緒失控歇斯底里,懷疑他在外面跟其他女人曖昧,還罵他和公公同一個德行自以為是,聽不進任何建議嗎?兩人同床異夢毫無親密關係,更拒絕他對妳示好,比較起來,你們倆應該是半斤八兩。」

雯玲激動地說:「他對我那麼差,憑什麼我要接受他的示好?高興時叫我老婆,不高興的時候酸我是胖子、黃臉婆,哪個女人受得了這種忽冷忽熱,甚至可以說是精神分裂的男人呢?!」

我直白地說:「其實,妳很愛他!」

雯玲逞強說:「不!我一點都不愛他!現在對他只剩下不甘願被拋棄,跟逼不得已要簽字離婚的氣憤而已!」

此時我作勢準備起身離座並對她說道:「我本來想幫妳挽回這段婚姻,既然妳這麼篤定自己已經不愛他,我也落得輕鬆,趕緊回去吧!」

 聽我這麼一說,雯玲頓時著急了起來,即刻反悔雙手合十苦苦哀求我說:「好!我承認我是愛他的,剛才說的也全都是氣話,拜託導師指點我該如何挽回婚姻!」

我說:「妳和妳先生宣洩情緒的方式幾乎一模一樣,才造成彼此一連串的誤會。拿妳的刀子嘴豆腐心來說,即便說者無意但聽者有心,不斷用刺激性言語逼迫對方就範,就像以水投石般毫無效果,不僅容易傷害對方,還會為彼此製造許多壓力,加速破壞原有的關係。」

雯玲不解地問:「可是我是真心為他好,怎麼會變成傷害呢?」

(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明明心裡還很愛對方,卻要故作不在乎。(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我答:「真心加負向情緒,等於負向情緒;愛加上負向情緒,也等於負向情緒;給予建議時加上負向情緒,對方感受到的仍是負向情緒。因為,帶著先前的不滿和壓力說出來的話,充其量只能稱之為『宣洩』。」

雯玲有些訝異問道:「難道,他完全感受不到我是真心誠意地為他著想嗎?」

我問她說:「回想看看,之前先生帶著情緒給妳建議,那時候的妳,有認真聽進去還是覺得他在發神經呢?」

雯玲答:「我當他又在發瘋找我麻煩,一句話也聽不進去。」

我又問:「換作是妳沒辦法把那些話聽進去,那他又怎麼可能認為妳說的話是建議呢?」

雯玲辯駁說:「可是他老用那張臭臉對著我,樣子真的很兇惡,像是我欠了他好幾千萬似的!」

我說:「如果在你們家放台攝影機側錄,從畫面中看來,你們兩人吵起架來的樣子,應該都像地痞流氓一樣跋扈。」

此時,我再次拿起桌上的紅皮通書,問她說:「妳知道這本書裡寫了什麼內容嗎?」

雯玲回答:「導師我不是您,無法看透裡面的內容,除非您願意交給我翻閱。」

我直截了當地說:「妳先生好比是這本書,但妳只知其表,卻不知道他這本書裡真正的內容是什麼。」

雯玲有些遲疑問:「您的比喻指的是……我從來不曾去理解過他內心的感受和動機嗎?」

我答:「正是如此!任何人都需要去理解他人,相對的,也要讓別人有機會來了解我們。」雯玲若有所悟地說:「原來是這樣。我剛剛說他身上有幾根毛我都知道,實在是很膚淺的了解,難怪我們老是三天兩頭吵架,最後逼到他受不了,只能主動提出離婚。」

我說:「在愛情中會爭吵不是一件壞事,表示雙方都還在乎彼此,只是你們還沒有『用心感受』對方的內心世界。」

雯玲難過地說:「可是我的心已經受傷了,什麼都不想做,也提不起動力和他聯繫……」

(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爭吵不是件壞事,表示雙方都還在乎彼此。(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我說:「以往你們雙方把自己『值不值得被愛』的判斷,取決在對方的態度和回應上,每多一次爭執,就給自己多增添一份不被愛的感受,然後又將積壓已久的苦楚拋給對方,惡性循環之下,失去動力也是在所難免。」

雯玲幽幽地說:「我真的覺得自己很不值得被愛……」

我說:「他跟妳一樣,也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才會用負向情緒回擊妳,像是一直討不到糖吃的孩子,將難過轉為憤怒一樣。」

雯玲感嘆說:「我們兩個真的太愚蠢了,只知道互相傷害,沒想到竟讓自己失去了愛和給愛的能力。」

我說:「接下來妳要做的,是不再攻擊對方也不自我防衛,採取開放的態度,當他是一個好朋友,然後重新展開互動。」

見雯玲表情有些為難,我繼續接著對她說:「放棄傷害對方,自然能看得見他愛妳的心和態度。」

雯玲點點頭說:「我知道了!既然已經傷到見骨,總是需要時間癒合,希望一切都還來得及。」

我說:「電風扇壞了就把它修好,別忘了,這台電風扇裡有著滿滿的『曾經』,也唯有他是最懂妳的人。照我的方式去做,半年後你們必然再度復合。」

雯玲真誠地說:「謝謝導師的提點,我會依照您所教的方式好好對待他,希望能順利修復這段關係,也讓孩子重新有個完整的家庭。」

(示意圖非本人/KBS 드라마@facebook)
電風扇壞了就把它修好,從調整自己做起。(示意圖非本人/KBS 드라마@facebook

結束這次請益後,雯玲遵照我的建議,逐步練習用不攻擊、不防衛的方式,把前夫當成是一位好友般對待,漸漸地,兩人從完全沒有聯繫到後來偶爾會通電話關心對方。雖然起初雯玲仍對前夫說的話感到氣不過,而有想要回嘴的衝動,但她總能發現自己又差點退回到以往的對待模式並即時調整,持續修正對話語氣、態度,保持溫和且輕鬆的節奏。

恢復聯絡後的第三個月,智宇主動邀約雯玲一起前往萬華夜市的一家冰果店,也曾是兩人相戀初期經常光顧的約會地點。久違的舊地重遊,像踏入時光隧道般,一碗八寶冰更喚醒兩人熱戀時的甜蜜回憶,在彼此細說往事的談笑聲中,也注定了他倆即將重新展開密不可分的未來。

「緣」滿小叮嚀

從肯定與支持開始,踏上關係圓滿之路

給摯愛的你:「我很在乎你,但並不表示會被你激怒產生情緒,因為我……打從心底真心在乎你。」

作者|紫嚴導師

社團法人中華道家人文協會理事長;玉清道院創辦人;谷神心法、寬心禪創立者。

九歲開始修習禪坐,十三歲赴南美洲求學,於二十三歲悟道、得道,歷經多年修練擁有見古知今能力。迄今,協助過無數人解開宿世心結與脫離人生困局,成為許多政商名流心目中的生命心靈導師。

為弘揚老子清靜無為的道家精神,及有感於世俗生命充滿太多不自主性,在命運中載浮載沉,遺忘了人原本即有覺醒與造命的本能,於是在民國八十七年成立玉清道院,並創立「谷神心法」,以精闢簡單、直指人心的現代語言傳授,讓更多人親近道家法門,以「心」改變命運、扭轉人生,重獲自在快樂。

抱持「修行非獨善其身」的信念,且因為有過幫不到社會弱勢族群的遺憾,期許自己能在有限生命中幫助更多人,因而成立道家公益團體,以行動實踐道家倡導的無私之愛,真誠地以同理心貼近弱勢,傳遞神的愛以及分享幸福、溫暖。

著有:《轉運造命之道》、《緣來,就是你》等暢銷書。

本文經授權轉自PCuSER電腦人文化出版《緣來,我愛你:遇見值得被愛的自己
責任編輯/蔡昀暻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