礙於身分懸殊,她默默單戀兩年…他一句話戳破,人不該迷信「花若盛開,蝴蝶自來」

2018-04-18 05:20

? 人氣

依約前來的途中,敏儀自知兩人身分懸殊難有好結局,內心忐忑不安,像是等待著被宣判刑期的犯人,極度擔憂我給的答案讓她美夢幻滅。但若不請益清楚,她對未來將更加迷惘及缺乏安全感,複雜又惶恐的心情,導致她腸胃痙攣、臉色蒼白地走進我所在的道院。

一見到敏儀,我說:「妳好,建議妳先到廁所把臉對著馬桶,五分鐘以後再出來吧。」

敏儀左手按著肚子,強忍住身體不適,對我點了點頭後前往廁所。不一會兒,廁所傳來陣陣嘔吐聲,過了幾分鐘,她才緩步回到座位上。

我對她說:「我不是法官,妳更不是犯人,恐懼,來自於妳內心的不確定感和自我否定所造成。」

敏儀一邊用面紙擦拭嘴角,一邊無力地說:「導師,我想知道這個男生是不是真心喜歡我,這問題已經困擾我兩年多了。」

我直白地回答:「他很喜歡妳,甚至已經愛上妳。」

(示意圖非本人/pakutaso)
身分懸殊,造就愛情間的阻礙。(示意圖非本人/pakutaso

聽見我說的話,敏儀滿臉訝異、不可置信地說:「怎麼可能?他常搞失蹤,然後過一陣子又莫名其妙地出現,我們的關係只像普通朋友,沒牽過手也沒互允承諾。」

我說:「有,你們有打情罵俏,而且彼此興趣和觀念相互契合。」

敏儀:「導師,您是道行高深的修行人,可能不理解,那是我們凡人所謂的『打嘴砲』,只是說說而已,通常不代表任何意義的。」

我再一次肯定地對她說:「不,他真的愛上妳了。」

敏儀依舊不願相信,說道:「可是我們兩個出身背景、學歷跟身分,都有很大差距,就像周杰倫有一首《珊瑚海》歌詞寫的:海鳥跟魚相愛,只是一場意外。」

我接著說:「我們的愛差異一直存在,等待竟累積成傷害,蔚藍的珊瑚海錯過瞬間蒼白。」

敏儀驚訝地說:「哇!導師您太厲害了!竟然連這首歌的歌詞都知道!」

我說:「重點應該是『當初彼此不夠成熟坦白』和『愛深埋珊瑚海』,這兩句是你們倆現在的癥結點。」

敏儀小心翼翼地問:「您的意思是說……他愛我,只是沒有說出口嗎?」

我答:「對,他和妳一樣心裡充滿著憂心和不安,也預設自己的父母不看好這段戀情,導致他行為反覆。」

此時敏儀眼眶忍不住泛紅,心酸地說:「我懂,也能理解有些事情不能勉強。但請導師告訴我,這樣的關係到底還能維持多久?好讓我可以趁早回收這些愛。」

我說:「真愛的體積,不是一般回收桶能夠容納得下,為什麼妳不問,該怎麼做才能讓兩人相守一生呢?」

敏儀故作灑脫地說:「我有自知之明,不是我的強求不來,花若盛開,蝴蝶自來。」

我轉頭直視著供桌上盛開的百合,對她說:「桌上這盆百合,歷經無數次的花開花謝,卻從來不見蝴蝶飛進來過。」

敏儀說:「導師,這跟我剛才說的不一樣,百合是放在道院裡,外面的蝴蝶當然進不來呀!」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