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選角是靠直覺?15歲的鳳小岳在街頭與他擦身而過,就成為男主角了!

2017-12-10 06:00

? 人氣

我大學第五年(延畢第一年)的時候,要準備拍畢業製作。我開始覺得自己可以拍成不是學生片的電影。之前的學長姊跟我說,畢業製作需要很多錢,其實不是需要,是想要,很多人都會去借錢來拍戲。其實學校有畢業製作補助金,如果企劃書寫得好就可以拿到,但是我沒拿到。我那時候跟蕭力修(《阿嬤的夢中情人》共同導演)講好說,我導就你當攝影,你導就我當製片。結果蕭力修的案子拿到十萬元,但是這個案子是近未來7的片,如果現在我拍這個劇本,三百萬元也不夠用。故事講的是近未來的複製人,衣服、場景、道具都要訂做。我們設定的未來是,第三次世界大戰之後的毀滅世界。我認為這個題材很適合蕭力修拍攝,這也是我第一次用製片的角度看電影。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當個到處籌錢的製片

當製片最重要的事情是籌錢,我們開始到處找錢,但是卻找不到錢。我想到一個好方法,就是參加短片比賽得獎賺錢計畫。剛好有一個戒菸短片比賽,第一名是十萬元。我不知道哪裡來的自信,覺得我們辦得到。製作費是三千元,演員是台藝戲劇系的同學與我。攝影機是《神的孩子》另外一個製片唐牛(張明浩)的。他是廣電系的學生,但很愛混電影系。

拍的場景是學校跟華山藝文中心,現在的華山有重新規劃,所以很漂亮。但是當時的華山完全是廢墟,我們是偷偷進去拍攝的。我們拍的場景是廢墟的二樓。我還記得,那天我跟大家說:「地板很脆弱要小心!掉下去不是開玩笑的!」結果,我不小心踩到壞掉的地板。整個身體掉下去,不過還好我肚子大,肚子卡到了。從一樓看,就是從天花板長出腿來的感覺。如果我是個瘦子就掉到一樓了。那邊的一樓是一般的三樓高,真的沒在開玩笑,現在想到就覺得很恐怖。

雖然我們拍的是戒菸短片,但是每一個工作人員都抽菸抽得跟菸筒一樣,我們拍了兩天的戲,自己後製就完成了。頒獎那天,我們想要的是第一名的獎金,聽到得第三名的時候,其實很失望。結果,第一名從缺,我們都很傻眼。所以二○一五年的金鐘獎(當年的主持人獎從缺),很了解藝人們對於綜藝節目主持人獎從缺時的反應。不被認同的感覺,真的很令人失望。

找演員、找攝影、找配樂、找場景

在《神的孩子》片中可以看到15歲的鳳小岳 (圖/ aozaru @youtube)
    《神的孩子》片中可以看到15歲的鳳小岳。 (圖/ aozaru @youtube)

我們的A計畫失敗了。我問蕭力修要不要放棄?他想要堅持拍下去,所以我想到的下一個B計畫是—省錢拍戲。這次的工作人員全部沒拿錢,連攝影師沈可尚(電影、廣告導演,拍什麼都得獎的導演)也沒拿,他是我們台藝大的學長。那時候已經成了廣告導演,但是他把一個月的時間空下來給我們,真是太感動了,因為我們找到很強的攝影師。

下一個要找的就是演員。因為我們沒有酬勞,所以不能找線上的演員,只好在《破報》(那時候文青界最紅的免費報紙)與網路上應徵演員。我們沒有辦公室,所以借朋友的咖啡廳二樓試鏡。

試鏡是在二○○三年三、四月執行的,就是SARS正流行的時候,而且咖啡廳在西門町,但我不知道哪裡來的自信,完全不怕。我媽媽從日本寄很多口罩給我,但我幾乎沒戴。我們試鏡了很多人,都沒有出現「就是主角!」的人。有一天我跟蕭力修走在西門町的時候,看到一個很有魅力的男生,而且他走路有風。

我們跟他在西門町六號出口附近的騎樓交錯。那時候我有一種「他就是男主角!」的感覺。我跑過去追著他問,有沒有興趣演戲?他說有演過廣告,但沒有演過戲,我問了他的PHS手機號碼(現在已終止服務,但那個時候滿流行),約改天試鏡。

他的名字叫鳳小岳。那時候他國中三年級,十五歲。男主角決定好,找其他角色就比較容易了。男主角是混血兒,那其他人也要朝不像台灣人的方向去找。

我們在開拍前就找好配樂,找到了「草莓救星」,希望他們為這部電影做配樂,但是沒有預算付他們酬勞。當時他們已經小有知名度,於是我厚臉皮地請他們幫忙,還好和他們一聊就合得來,再加上吉他手Arny又是電影其中一位演員,於是他們答應幫忙。

拍電影是團體藝術

(圖/ 大田出版提供)
除了製片,北村豐晴也在片中演出神父一角。  (圖/ 大田出版提供)

這部片其中最困難的部分就是場景,我們不可能搭景。所以要找現成可以拍的地方。找景是製片組的工作,我們要的場景是世界末日後的近未來。我開始苦惱了,到處找廢墟。台北其實有很多廢墟,但又不能太廢,還需要可以拍片的程度。終於找到了幾個景,但攝影師沈可尚看過之後說「沒有感覺」。我第一次聽到時,完全聽不懂。不行的原因是沒感覺?不過,這句話影響到我未來的拍片人生。有沒有fu,對拍電影很重要。

他說,如果台北找不到,就往南部找吧。結果,他買了一台車,我們都嚇到,因為他並不是非常有錢,但就是這麼講義氣。他說:「反正以後也需要用到車,不是為了你們,沒關係。」不過,他喝完殺青酒後開車被抓,駕照被沒收,最後就把車賣掉了。真心感謝這台車子。

我們後來在台北、台中、鹿港三個地方輪流拍,二十個人住在鹿港天后宮香客大樓的大通舖睡覺。沒有人抱怨房間髒、不跟大家一起睡,大家都是純粹享受拍電影。我感受到拍電影是團體藝術,到目前為止,我還沒遇到那麼團結的團隊,拍出來的效果也很好,這部片入圍金馬獎最佳短片與最佳視覺效果(對手是王家衛導演的《2046》)。我以製片身分參與柏林影展青年導演論壇。拍完這部片後更有自信了,相信我有一天一定可以拍電影。

作者介紹|北村豐晴

是導演、演員,也是居酒屋老闆。出生在忍者的故鄉(卻是痴漢最多的地方)──日本滋賀縣甲賀市。

1997年因緣際會來到台灣,先後就讀台灣藝術大學電影系、台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學系碩士班。作品包括電影《愛你一萬年》《阿嬤的夢中情人》、電視劇《流氓蛋糕店》,亦曾客串演出《海角七號》《樓下的房客》等電影。

2010年接父母移居台灣,共同經營日式家庭料理居酒屋「北村家くるみ小料理屋」。

2017年以電視劇《戀愛沙塵暴》入圍金鐘獎最佳導演。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大田出版《騎摩托車戴安全帽那一年:1997我成為最台日本人》
責任編輯/ 潘渝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