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可能成為現代最大噩夢…大前研一舉這些國家的例子,連日本都可能出現川普啊

2017-07-27 11:36

? 人氣

於是,阿列克西斯‧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總理便迎合這樣的「民意」,帶頭高喊「拒絕歐盟嚴苛要求」,進而登上大位。

公投否決了歐盟的財政緊縮措施。背負著這個公投結果,走上談判桌的齊普拉斯總統,眼看希臘違約倒債在即,只得聽任歐盟要求,被迫妥協。毫無責任感的希臘民眾得知後群情激憤,要求齊普拉斯下台負責。然而,若是當初他主張「應接受歐盟的財政緊縮措施」,根本就無法成為總理,所以該受譴責的,是沒看穿這場騙局的希臘國民才對。這儼然就是眾愚政治。

有著經濟危機的火種及難民問題的歐洲,儘管情況不如希臘十萬火急,但各國民粹抬頭的現象都很顯著。主張脫離歐盟及反移民的極右派勢力,與倡議反緊縮政策的極左派政黨聲勢漸增,也影響了各國的政策。由脫歐派勝出的英國公投當中,「脫歐就能由英國自己掌控移民」、「不必再受歐盟千絲萬屢的制約束縛」等民意,也顯現了脫歐派民粹主導選情的強烈色彩。歐盟展現團結,不願讓英國占盡便宜,因此在脫歐後,英國經濟將比現況更糟。到時候要怪的,就是英國國民自己了。

川普和桑德斯,其實都是民粹主義者

再來看這次美國總統大選,民粹意識抬頭的情況也很顯著。因為就民粹的觀點而言,占盡初選話題鋒頭的川普現象和桑德斯現象,內涵其實完全相同。

在共和黨內贏得總統候選人提名的唐納・川普,直言不諱地說出大眾想聽的言論,是個典型的民粹主義者。對於認為工作被移民搶走的白人勞工階層而言,川普一番「給我在墨西哥邊境築牆」的言論,聽起來簡直大快人心;對伊斯蘭國等伊斯蘭教激進組織的恐怖攻擊感到害怕、憤怒的民眾,則是對川普「禁止伊斯蘭徒入境」的主張很有好感。然而,冷靜想想就知道,美墨邊境根本不可能築起一道猶如萬里長城的高牆,更遑論牆的建設經費還要讓墨西哥支付。

況且,就算再怎麼鐵腕地禁止伊斯蘭教徒入境,美國國內已有約六百萬名穆斯林移民。今年六月,佛羅里達州發生史上最嚴重的槍擊慘案,造成五十人不幸身亡。當時被擊斃的嫌犯是阿富汗裔的美國人,當局一度懷疑他與伊斯蘭教激進組織之間的關係,但其實很可能只是兇手獨自犯下的一宗仇恨犯罪(hate crime)。因此就算禁止伊斯蘭教徒入境,對於杜絕本土恐怖主義(對國外激進思想產生共鳴的本國人士,獨自策動恐怖攻擊)根本毫無效果。

如果川普是右派的民粹主義者,那左派就是在民主黨提名初選當中死命纏鬥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他自詡為「民主社會主義者」,向年輕世代及白人的貧苦階層開出誇大的選舉支票,掀起了一陣旋風。然而,他端出諸如「公立大學學費全免」、「全民納保」等,盡是撒錢的政策牛肉,但對政策的財源籌措卻幾乎是隻字未提。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