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到死也得做!」他連續7天沒回家,打過八仙塵爆一仗,台灣還剩多少整外醫師…

2017-06-27 16:03

? 人氣

獨家專訪整形外科醫師陳瑋農,打過八仙塵爆一仗,兩年後的他仍對從醫充滿熱忱。(圖/何仁楷攝)

獨家專訪整形外科醫師陳瑋農,打過八仙塵爆一仗,兩年後的他仍對從醫充滿熱忱。(圖/何仁楷攝)

八仙塵爆2周年了,你還記得那些第一線的醫護人員嗎?救護車一台一台呼嘯而過,將體無完膚、血跡斑斑的傷患送進急診室,不只病人痛苦,醫護人員同樣受到極大折磨。《風傳媒》獨家採訪當時參與急救的整形外科醫師陳瑋農,道出長達半年的救難歷程……。

2
八仙塵爆兩周年,陳瑋農醫師回憶當初...(圖/何仁楷攝)

睡會議室只怕手機吵醒同仁,回憶當晚仍心有餘悸

2015年塵爆當晚,陳瑋農醫師正好在新光醫院值班、擔任總醫師,他匯整各科前來支援的醫護人力,緊急處理蜂擁而至的傷患,換藥到開刀截肢統統包辦。

憶起當時慌亂場面,他說:「你可以想像,醫院連走廊都塞滿病床,值班室擠滿實習、住院醫師,而我連續7天都沒回家,連睡覺都在會議室地板上嗎?」

醫院一次湧進三十位八仙塵爆受難者。(資料照片/陳瑋農醫師提供)
急診一次湧進27位八仙塵爆受難者。(資料照片/陳瑋農提供)

連續幾天不睡覺,對住院醫師來說本來就是家常便飯,但為何要躺在會議室地板?「當你身上的電話,從早到晚響不停,所有病患的問題都要解決時,那樣急促的手機鈴聲,我怕吵到其他同仁無法休息。」他心有餘悸,八仙塵爆這場仗實在太硬了。

(資料照片/陳瑋農醫師提供)
當時加護病房換藥情況,每位護理人員都像打仗般的戰戰兢兢。(資料照片/陳瑋農提供)

塵爆發生的第5天,身心幾乎崩潰的他甚至燃起離職念頭。「我覺得自己快不行了…」再堅強的人也承受不起這樣沉重的摧殘,他打電話給從小支持他從醫的母親:「爺爺工作幾十年也沒遇過這種意外,高雄氣爆也沒那麼慘,一次湧入近30個重傷病患!」而他的母親只回了一句:「做到死也要做!既然事情遇到了,你還是得堅持下去,不能放棄!」

陳瑋農醫師說,他爺爺本身就是位外科醫師,所以從小他也立志要當醫師救人。

(資料照片/陳瑋農醫師提供)
從事外科醫師的爺爺,時常鼓勵兄弟倆長大行醫救人。(資料照片/陳瑋農提供)

從小念書、實習到現在當上主治醫師,即便沒有私人生活,他也無怨無悔、從未喊苦。當初會選擇走上整外專科,他說,是因為在這兒遇到的病人、傷口隨時在變化,醫術需要很靈活、即時反應,但6月27日那一夜,連這麼有熱忱的醫師也被擊倒了。

台灣醫療奇蹟,外國人也前來取經

(資料照片/陳瑋農醫師提供)
美國Johns Hopkins的整形外科教授見識到台灣高品質的醫療環境。(資料照片/陳瑋農提供)

據維基百科統計,八仙粉塵爆炸事故共造成15死484傷。陳瑋農醫師回憶,印象最深刻的傷患,是當時22歲的男大生黃博煒,他送來醫院時,全身有90%面積傷燙傷。儘管醫師直言「難救了」,當下仍意識清醒的黃博煒卻勇敢告訴父母與醫護人員:「就算要截四肢也想活下去!」如今,他持續復健、逐漸好轉,也被醫界譽為「奇蹟」。

(資料照片/陳瑋農醫師提供)
生命鬥士黃博煒送到急診時,全身有90%面積傷燙傷。(資料照片/陳瑋農提供)

塵爆當晚,新光醫院收治了27名意外傷患(中途2位轉診),最後所有人都平安出院。非凡醫療成果連歐美多國、日本的醫療人員都前來取經。

陳瑋農醫師負責報告當時醫療成果,他說:「外國也從沒遇過這種重大意外,所以我們的經驗,非常被國際看重,當時我們迅速制訂好的SOP也是他們特地來台學習的目的!」儘管台灣醫療制度引發國內諸多辯論,但我國醫療水準在那個災難般的夜晚中徹底發揮了。

醫護人員爆出走潮,AI取代的了嗎?

醫護人員短缺已是台灣多年問題,但這次的意外,讓狀況雪上加霜。同樣投入過八仙塵爆一戰、被封為「溫柔醫師」的王樹偉曾在受訪時表示,若醫師工時與收入不成比例,看一個病人和看十個病人領同樣的錢,他們總有一天會集體逃離大醫院,投入會賺錢的醫美行業。

八仙塵爆那一晚,是否成了壓垮醫護界最後一根稻草?

陳瑋農醫師不否認這2年來許多同仁轉換跑道,他表示,外面醫美診所開給整外醫師的薪水是大醫院好幾倍,「可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吧。」問及為何仍在大醫院服務,他說:「不管是癌症病患術後重建、或讓人變年輕、好看的整形手術,對我來說,都一樣有成就感!」

日前,人工智慧專家李開復出書提到,AI的發展未來將有50%工作被逐漸取代!醫師也不例外,而且AI診斷工具將比醫生精準10倍,鄰國的日本為了解決長照及少子化問題,不斷積極研發照護型機器人。歷經八仙塵爆一仗,外科醫師出走潮,AI是否真的能解決人力短缺問題?

(示意圖/翻攝自youtube)
陳瑋農醫師表示:「人照顧人才有同理心,這是AI辦不到的。」儘管有些國家的醫院已有照護型機器人運用於照料、陪伴病人上。(示意圖/翻攝自youtube

「如果是你,想被機器人換藥,還是真正的醫師?」陳瑋農表示,自己看病人的習慣,會在病歷上註記每位病患的特性,例如,這位老奶奶每次都是小兒子陪伴來看診,或者,這位爺爺都是單獨就醫,真人醫生才能靈活「善用經驗」帶給病患真正的關愛與信賴感,而他自己從小也接受過幾次手術,所以更能體會病患的心情與苦痛,這些都是機器人無法取代的,「機器人才沒辦法邊換藥邊開口關心、問候病人近況!」

他也說:「AI當醫師,或許象徵醫療水準提升,但回到人的本質,有感情的問候仍是最重要的。

挺過兩年前那一場「戰役」,陳瑋農更堅信自己選擇醫生這條路是對的。儘管台灣醫療體制仍有待補足之處、甚至被說活在「白色巨塔」裡,重新找回初衷的他仍甘之如飴。

責任編輯/鐘敏瑜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昀暻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