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師3歲女兒,竟被幼兒園連著行李丟出門外!護理師道出MERS期間最醜惡人性

2020-03-25 09:00

? 人氣

中國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延燒,醫護人員穿戴全套防護衣救治病患。(示意圖,與內文無關/AP)

中國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延燒,醫護人員穿戴全套防護衣救治病患。(示意圖,與內文無關/AP)

臉被N95口罩緊緊壓著,皮膚開始起疹子;塑膠製外袍無法排汗,汗水不斷落下,最後從腳踝流出。全身又溼又刺痛,工作時卻無法脫掉,每位護理師皆如此。

再也沒有人來醫院掛號,也沒有病患要住院。隨著空病房逐漸增加,聽說有可能得讓一部分的病房護理師休假。然而,加護病房中進退不得的三十六名病人仍留在此,我們反而更加忙碌。舉凡手術等所有治療、處理和檢驗全面中斷,醫院呈現完全喪失醫療功能的狀態。大家都心知肚明,在隔離期間必須讓病人至少維持住現有的狀態,如果有人狀況變差,絕對沒辦法處理。我們必須比平常更仔細、更周全地照護病人才行。

因高血壓導致腦出血的病患,必須做更徹底的血壓管理,避免腦血管再次破裂;車禍導致骨盆、大腿骨碎裂的病人,因為手術被迫延後,隔離期間至少要讓受傷的骨頭不再碎裂或衍生其他傷害,必須時不時去確認,並讓病人冷靜下來。這些工作都必須穿著防護衣進行,做起來比平常辛苦好幾倍。

N95口罩緊緊勒住臉,連想盡情吸一口氣都沒辦法,吐氣也不順暢,因此經常頭昏腦脹。一體成型的防護衣穿脫都不方便,大家忍著不去上廁所,就算大量流汗也盡可能不喝水。口乾舌燥時,只將嘴唇稍微沾溼,或撐到吃飯時間。吃飯時間會換班,就可以脫掉溼透的防護衣,解決生理問題。原本對防護衣很陌生的我們,在穿脫之間也漸漸熟練起來,記住了所有順序。

有天,外面突然傳來呼喊,學妹臉色發白地跑了進來。外頭有一名戴著口罩的健康男子,據說是病人的監護人,正在緊閉的加護病房門前不斷揮拳,大吼大叫。政府雖然沒有公布發生MERS病例的醫院名稱,但不知怎的,民眾全都知道。加護病房外有玻璃門,能將男子擋在外頭,他的吼叫聲卻響徹整個醫院。

男子看了加護病房全面禁止會客的公告後,勃然大怒,彷彿無法會客都是醫護人員的錯。他大聲指責:「所以那種病人一開始就不應該收!因為你們,我連我媽都見不到。我媽要是有什麼差錯,你們全都等著死在我手裡!

我一回到加護病房,就有一通電話在線上等著,說要找值班負責人。打電話來的監護人表示,希望能將她爸爸轉到其他醫院,但隔離時間還剩下一週,我只能充分說明目前的情況。從對方的語氣中,可以感覺到嫌惡的怒火正在沸騰。

「妳以為我不知道嗎?醫院不是出了MERS第一個死亡病例嗎?消息都傳開了。醫院裡漂浮的MERS足以把你們全都殺死吧?正常的醫院應該把門關起來才是,真是沒良心。竟然還覺得自己很了不起,話這麼多?反正我不能讓我爸待在這麼骯髒的醫院裡,轉院,給我轉院!」

真是鬱悶的午餐。一脫下防護衣,便冒出一股汗臭味。

MERS死亡病例一發生,醫院周邊所有幼兒園和學校隨之停課。上下班時在醫院裡只能看到職員。隨著時間過去,醫院周圍空空蕩蕩,有如幽靈城市。

聽說院裡有一名新進護理師,在和MERS無關的一般病房裡工作。上午,她的父母來醫院強制把她拉回家。一名熱誠的年輕教授被太太抱怨,自己走在社區都會被人指指點點;教授嘆了口氣,說想要離開醫院了。還聽說某病房的護理師突然接到幼兒園的電話,急忙趕過去,只見才三歲大的女兒連同隨身行李被孤零零地丟在門外,大門緊緊關閉。

社會漸漸脫離一般常識。現在我所走的這條路,真的是正確的嗎?懷疑一點一滴侵蝕著我的心。

作者介紹│金炫我

MERS第一線加護病房護理師。曾任外科護士,於重症加護病房照顧重症患者長達二十一年又兩個月。韓國濟州漢拏大學護理科、翰林大學研究院臨床照護碩士學程畢業。

除照護患者外,她也期盼能以文字記錄下與患者溝通、共感的護士生涯,時時執筆書寫,並取得放送通信大學國語文學科文憑。

本文經授權摘錄自春光出版社《我是護理師》(原標題:當世界關上心門)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