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首例!北韓獄警帶著囚犯「結伴脫北」 他受訪自承:早準備好三種死法,絕不向命運低頭

2020-02-26 17:20

? 人氣

2019年7月12日,北韓獄警全光進與一名女囚犯一同橫渡北韓邊界圖們江脫北。示意圖。(圖/flickr@John Pavelka)

2019年7月12日,北韓獄警全光進與一名女囚犯一同橫渡北韓邊界圖們江脫北。示意圖。(圖/flickr@John Pavelka)

2019年7月12日午夜,26歲北韓人民保安省警員全光進收拾了一個背包,裡面裝著食物、備用衣服、一把刀和毒藥,他前往關著罪犯的鐵牢前進,輕聲搖醒牢裡的女人,拉著她走出牢房。今晚,全光進要和這個女人一起逃離北韓。他們從窗戶跳下、衝過運動場,來到拘留所邊界,眼前迎接他們的,是高大的圍籬、機靈的警犬以及深不可測的湍急河水。為了自由,他們必須放手一搏。

「我知道我只有那一晚,」全光進說道。「如果那天晚上我沒成功,我將會被抓捕,然後死亡。」

據大韓民國中央行政部門統一部統計,直到2019年底,脫北者人數已高達三萬多人,脫北者身分包含一般民眾、失業者、學生、軍人等,但從未有過「獄警和囚犯」一起逃亡的案例。目前躲在安全不公開地點的前北韓人民保安省警員全光進和金善芝(化名),日前接受BBC採訪,分享了兩人驚險的逃亡過程。

種性制度綑綁一生,他在北韓看不到未來

脫北獄警全光進的兒時夢想是做一名警察。但過去十年來都是職業軍人的他,因為北韓的「種姓制度」使得那個夢想終生不可能實現。全光進的父親和爺爺是農民,他既沒有豐功偉業,也沒有能倚靠的上一代,在意識到人生只能這麼過以後,深受北韓教育洗腦的全光進突然「清醒」:脫北的想法湧現,他只待時機成熟。

與全光進不同,金善芝是非法協助逃離者及其家人的「仲介」,他負責處理匯款、電話連絡等事宜,風險雖高,但酬勞豐厚。而這早已不是金善芝第一次入獄。他曾為了協助脫北者進入中國,賄賂軍人幫忙,不料遭軍人背叛,遭逮後判刑五年。服刑期間,他的丈夫帶著兩個女兒再婚,出獄後金善芝不再做仲介,轉為處理風險較低的電話聯絡和轉移資金,卻沒想到,在一次帶著小男孩上山接通脫北母親的電話時,他再被秘密警察跟蹤,賄賂不成被逮,最後以「非法手機通話」罪名被判四年三個月徒刑。在北韓,只要和敵國(南韓、日本、美國)有任何互動,判刑比殺人還嚴重。第二次入獄的金善芝有預感,他將會受到更嚴酷的刑罰,對未來甚是絕望。

「獄警」和「囚犯」怎麼會搭上線?

在審判還沒下來前,罪犯會集中在「拘留中心」受到24小時監控。自從全光進知道金善芝是從事協助脫北者的仲介被抓後,他心裡燃起了希望。他深知,光靠他一個人就算能順利逃脫,後續的協調事宜如果沒有處理妥當,勢必會被抓回北韓,知法犯法是非常嚴重的罪。全光進幾乎把命押在金善芝身上,他得在她還沒轉送監獄前行動。

一般來說,罪犯和警衛不能說話,甚至不能有眼神接觸,但全光進總會透過各種方法照顧金善芝並偷偷和她交談。

為了取得金善芝的信任,邀請他一起脫北,全光進想方設法釋出善意。某日,在說服金善芝過程中,全光進對他說,如果想讓家人得到好的照顧,他最起碼必須活著,但目前的狀況是,金善芝一旦進了監獄,便可能無法活著出來,現下的唯一方法就是離開北韓。

這樣一席話從獄警嘴裡出來,任誰也不會認為是真心善意。金善芝自然不信,甚至認為全光進是政府派來的間諜,只是為了套話。迫不得已,全光進只好坦白自己真正的動機:北韓的「種姓制度」讓他看不到未來,而他需要她的幫助順利離開。談話最後,全光進拿出一張從家裡偷出來的照片,照片疑似是他脫北的親戚留給他的。他表示他的親戚也因制度和身分的關係,待在北韓沒前途,冒死前往南韓才能做出改變,這理由才真的說服了金善芝。

放手一搏卻差點溺死圖們江

「如果他們要阻止我,我就開槍逃跑;如果不能跑,我就開槍自殺;若那也沒用,我會用刀刺自己並服下毒藥。一旦我準備好面對死亡,就沒有什麼可以嚇到我了,」全光進這麼說。

為了順利完成任務,全光進不僅自願值夜班,還準備了逃亡用的背包。2019年7月12日,金善芝就要轉移到勞改所,這是他們最後的逃亡機會。這晚,全光進截斷監視器電線、推開鐵門搖醒金善芝。兩人在黑夜掩蓋下從窗戶離開,準備渡過圖們江。

這段路走得並不順利,長期拘留讓金善芝的體力不堪負荷,他們在跌跌撞撞之下終於抵達河岸,此時,距離50公尺處的守衛哨站燈亮了,兩人嚇得屏住氣息。原來是交班時間到了。就在人生最漫長的30分鐘過去後,四周終於又靜了下來,全光進這才拉著金善芝走入河裡。

圖們江的水位高漲,全光進為了保持警戒握緊槍枝,但他其實根本站不到地,不會游泳又過度緊張的金善芝更是差點溺斃,甚至要求希望能回去。全光進告訴她「我們回去了也會死的,倒不如死在這裡!」隨著逐漸河水淹沒兩人,死亡念頭佔據了全光進的腦袋:「這就是我的死法,一切終點就在這裡了嗎......」

就在此時,河水的水位奇蹟似地變淺,全光進的雙腳終於踩到地面。他拖著狼狽的金善芝爬到岸上。兩人跌撞躲進山裡,躲了三天,金善芝才終於和當地人借到電話,聯絡上仲介,對方表示北韓當局正處於高度警戒,中國警察也正在進行搜索。最後,他們藉由各種協助順利離開中國。

北韓的種姓制度

文章開頭提到的「種姓制度」讓全光進沒有好的未來,那麼北韓版的「種姓制度」是什麼呢?

回溯到北韓建國時,金日成便將朝鮮王朝的封建習俗作為領導北韓的方針,除了一人犯法可能家族三代都會遭殃的「連坐制度」外,充滿歧視的階級制度「出身成分」(Songbun)也沿用至今。一個北韓人的「出身」將會影響他一輩子,從是否有足夠的食物到能否進入政府工作或接受教育,「出身」決定了一切。

長期關注北韓的記者德瑞須斯基(Fyodor Tertitskiy)表示,北韓根據「出身」系統將北韓人民區分為五大類別,從最高等至最低等分別是「特別」、「核心」、「基本」、「複雜」與「敵對」,在早期的研究中只有三種類別(忠誠、動搖、敵對),因為多數人並不知道「特別」類別的存在,而「複雜」類別是在2000年後才出現,社會一般人會分類在「核心」,而「基本」、「複雜」、「敵對」的類別會受到不同等級的歧視。

祖先的作為,決定了你的人生

決定一個人的「出身」有兩種因素,一是祖先在日本殖民和韓戰時期有否和金日成一起上戰場打天下,以及戰後和金日成的關係。這兩項因素大大影響你的「出身」,這樣的人出生後的生活絕對和一般人不同,但是如果你的祖先沒和金日成並肩作戰,還幫過日本人的忙,或是搞獨立運動,那血統上幾乎便註定無法翻身。

二是「社會出身」,以一個人在北韓社會的職業作為評估標準,譬如老師、警察、勞工等。不過「黨員」和「榮譽觀眾」的等級比上述的職業還高。舉凡和領導談話聊天超過20分鐘、和領導合照,都可以擁有「榮譽觀眾」的名號,這也是為什麼許多場合的紀念照中都有數千人爭相搶鏡的原因,因為只要出現在照片中,不只入鏡者個人的地位上抬,整個家族都能因此「晉級」。

雖然「出身」系統早在1994年金日成過世後出現改變,現在只要工作三年就能重新評估出身,祖先的作為不再會讓現代人「連坐承擔」,但脫北者全光進在接受BBC採訪時說到一個重點,那就是資金

在北韓,要翻轉階級,最需擁有的就是雄厚資金。否則順利讀到大學,未來出路也不見得光明。全光進認識一個就讀北韓最高學府的人,他在受訪時稱,這人現在只能在市場賣假肉。「對多數人來說 ,生存下來就是一場掙扎,」他說道。

在意識到自己的警察夢不可能實現之後,全光進終於重新正視生活,目前的他正準備赴美展開新的人生。而同為脫北夥伴的金善芝,目前則希望賺錢回饋給北韓的家人。北韓政府目前是否仍會對脫北者家屬實施「連坐法」無從得知,但隨著越來越多脫北者甘冒大險,再再展示了北韓人民的生活急需援助。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