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道德」就被處以鞭刑,妥當嗎?印尼亞齊省愈來愈多女性被控犯教法,還加招女處刑者

2020-02-22 07:30

? 人氣

去年一名女性在印尼亞齊省被處以公開鞭刑的場面。(圖/*CUP提供)

去年一名女性在印尼亞齊省被處以公開鞭刑的場面。(圖/*CUP提供)

印尼亞齊省,因過去獲中央特別授權行使伊斯蘭教法,一直以來都是這個世俗主義國家中特別的存在。伊斯蘭教法規管包括諸如賭博、通姦、飲酒、同性戀及婚前性行為等教義所不容許的「道德」罪行。而在亞齊省,這些罪行最常見的懲罰便是公開鞭打。儘管不少人士呼籲結束鞭刑(caning),但省當局拒絕之餘,更鑑於女性犯罪者人數增加,加招女性處刑者。

2005 年,亞齊省與中央政府達成自治協議,以結束當地長達數十年的分離主義武裝衝突;實行伊斯蘭教法便是協議其中一部分。在亞齊省首府兼最大城市班達亞齊(Banda Aceh),不時都能看見伊斯蘭宗教警察在街上巡邏視察。據報,宗教警察在近期凌晨 3 點一次巡邏中,發現一群男女仍聚首於咖啡店。警察以涉嫌違反未婚男女互動規定被捕,其後補充指三人為同性戀者,可能加控其他罪名。假如按教法定罪,同性戀者將可能要接受鞭刑。

省當局堅稱,鞭刑可以阻止人們犯罪。但從近期當地新招募 8 名女性處刑者來看,似乎與當局「阻止犯罪」的見解相異,因為愈來愈多女性被控犯有教法不容之罪。而伊斯蘭教法要求由同性鞭打犯人,過去多由男性執行的鞭刑,隨著女性「罪犯」增加,當局決定額外招募女性處刑者。

圖/*CUP
2005 年,不少未成年人士在場觀看鞭刑。當年,亞齊省與中央政府達成政治協議,可在省內執行伊斯蘭教法。圖/*CUP

亞齊省伊斯蘭教法實施小組負責人 Safriadi 表示:「我們的目的,不是以鞭打傷害人們,而是在觀眾目光下,令違規者心生恥辱,使他們不再這樣做。」他又補充,當地的做法比極端保守的沙特阿拉伯及其他部分穆斯林國家「寬容得多」。同時,他強調新招募處刑者均接受過適當技術培訓,學習如何減少鞭打的傷害。她們在執行刑罰時,均戴上面罩及穿著鬆身制服掩蓋個人身份。

亞齊省的伊斯蘭教法及鞭刑,在一眾世俗或人權主義者眼中自然是不可接受,總統佐科維多多亦曾呼籲亞齊省停止進行公開鞭刑。印尼國際特赦組織領導人 Usman Hamid,亦抨擊鞭刑不人道且有辱人格。「公開鞭打的行為殘酷、可恥,場面令人作嘔。不論處刑或受刑者,皆不應面對這種不人道的酷刑。」Hamid 認為亞齊省及和印尼政府,必須立即改變伊斯蘭教法在當地的法律地位,把亞齊省的法律,置於國家憲法的人權承諾與國際標準框架內。

印尼女權運動家 Misiyah 表示,找女性來向同性處刑,只會使原本已壓迫女性的伊斯蘭教法制度,進一步破壞婦女團結。「在這以女性針對其他女性施暴的情況下,所有婦女都必須團結一致,增強彼此的力量。」營辦印尼女權雜誌的 Atnike Sigiro 亦反對這種做法:「鞭刑不會因為女性向女性執行,就變得有道德。」但她憂慮,在處理法律制度問題時,婦女往往是弱勢一群。「擁有自治權的亞齊省,在尊重人權、保護婦女免受暴力傷害方面,一直歷經挫折。」

沙特阿拉伯法赫德國王大學教授、文化人類學(Cultural anthropology)學者 Sumanto al Qurtuby 則從另一方面闡述伊斯蘭教法問題。他稱,教法實際上是當權者對社會男女弱勢群體,施加權力的政治手段。「伊斯蘭教法通常只用於平民及輕微罪行身上,但不會涉及政治寡頭與精英分子。在印尼,伊斯蘭教法是政治精英們用來取悅伊斯蘭團體的政治商品。這些法例更獲非伊斯蘭政黨同意,因為他們也要爭取選民支持。」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CUP(原標題:印尼女性鞭刑執行者)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