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雲起,我帶著詩集去旅行

2017-03-03 15:26

? 人氣

旅行,總是令人釀着詩興。年輕求學時,喜歡捧閱著那些騷人墨客的旅行文字,有五言七言的詩作,有錯落多變的長短句。拍攝浩克慢遊前後三季了,導演總要求我倆補上幾句話,以供定格畫面的潤飾,久之,竟也成了我的書寫習慣。

每次小鎮暢遊,或是我獨自遠遊,湖光流轉之間,都有薰然文字悄悄現身;山色蒼茫之際,都有不刻意講求韻腳的情緒。我珍惜這樣的創作習慣,也將慢遊情懷置入了小詩膠囊,像是中藥鋪子裡,掌櫃背後那一格格不同藥材的抽屜,妥善收藏。

臺南的白馬書店,是一年輕女子經營童書繪本的小空間,總有許多孩子或坐或躺,在閱讀之間,讓想像力迸發。我說:當孩子揚著嘴角的風箏/當孩子掇一根弦拉響七彩的虹弓/這爿小小的書店,變成了/白雲起飛的地方

布袋漁村多是簡單搭築的民房,低矮卻是空間窘促。我們走人人家的建築群中,總是嘻笑該減肥了,挺直腰桿收緊小腹,像是螃蟹腳步,左右前進。我說:小巷如漁人的血管/有著瘦瘦的脈搏/初夏鹹熱海風擠入紅磚黑瓦人家/向迷路的外人指引海洋的方向

探訪大稻埕的老街紋理,走過百年老廟,走過整齊的巴洛克街屋,老藥舖與老茶行成了這次旅行的歷史縱深。我們推門進入一間百年茶行,先是與製茶人輕聊著,雙手捧著的踡曲茶葉,隱隱茶香印記著這是不凡地傳承⋯⋯當進入百年來的焙茶密室。我說:一口深呼吸啊!/我起縐的靈魂就被燙平了/從山嵐雲間採下的茶葉,這裡/茶人把陽光都封印了

屏東潮州的布袋戲班子,每次憶起那座三合院,嘴角總是不禁輕輕地開心起來。三代人為我倆搭棚,鑼鼓敲響,生旦淨末丑分別上場,這次奢侈的經驗。我說:戲棚下的笑語裡/有我童年記憶的甦醒/成年走到這個時候,忘卻得可真多/終究掌中的乾坤,有我完成的夢

關於台東新園部落,我是陌生的。走過教堂到了菜園子,一群孩子們,正吃力地搬舉一根大木頭,歌聲卻響唱著大山。混熟了後,開心地與孩子們聊天雜談,話題如同舞蹈步伐的隨性。我說:奔跑的部落精靈都像流雲/愛唱歌也愛簇擁著風帆/我凝視每一雙透藍的眼神/知道這將是一輩子要駐紮的星球

那天很冷,我們到了福山的華崗眷村。荒涼、沒落、寥寂是我的初印象,黑瓦上因長年潮溼所滋長的厚厚青苔,成了我相機捕捉的美麗鏡頭,可是我知道這裡每座房子都是故事。我說:生活在如此眷村,如掃葉老僧/那些遠去不歸的戰伴/山嵐靜定在黑瓦得青苔上/偶而也曬一下安歇後的舊軍衣

*作者簡介:王浩一,浩克慢遊主持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