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為揭疫情被訓誡,死後卻獲官媒平反悼念…武漢肺炎「吹哨者」李文亮,有可能改變中國嗎?

2020-02-07 17:20

? 人氣

曾被視為武漢肺炎疫情「吹哨者」的中國醫師李文亮於2月7日晚間病逝,中國民眾紛紛為他哀悼。(圖翻攝自網路)

曾被視為武漢肺炎疫情「吹哨者」的中國醫師李文亮於2月7日晚間病逝,中國民眾紛紛為他哀悼。(圖翻攝自網路)

中國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擴大,被視為疫情「吹哨者」的中國醫師李文亮於2月7日晚間病逝。弔詭的是,據中國媒體《財新網》報導,李文亮在2月6日晚間9點30分左右就已傳出病逝消息,連官方媒體《人民日報》、《環球時報》、《新京報》等都跟報死亡消息,網路上也出現許多網友哀悼推文,卻沒想到兩個小時內,官方媒體又改稱李文亮仍處於「搶救階段」,稍早關於他去世的貼文均遭刪除。

李文亮的同事則在微博上表示,他在晚間8點30分便已停止心跳,院方卻硬是替他插管、裝上人工心臟「葉克膜」來「搶救」。直到2月7日凌晨三點,院方才終於宣布李文亮病逝消息。此舉引發中國網友憤怒,諷刺醫院為李文亮裝上葉克膜完全是「表演式搶救」,更有人諷刺「領導還沒來,你怎麼能死呢?」「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君要臣不死,臣不得好死」,要求院方解釋李文亮去世的真相、公開疫情的真實擴散數據,並給李文亮一個公道。

首揭武漢肺炎疫情,卻成最年輕逝世患者

據報導,李文亮於去年12月診治7名來自當地海鮮市場的病患時,發現這些病患的檢驗報告中都呈現與SARS冠狀病毒極為類似的陽性指標,因此便在微信醫學院校友的群組中發布訊息:「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在我們醫院急診科隔離。」希望藉此提醒同業醫師,之後再於群組中說明檢驗報告中的病毒是一種與SARS不盡相同、但卻非常相似的新型態冠狀病毒。

幾小時後,李文亮在群組的發言截圖在網上瘋傳開來,隔天李文亮就被他任職醫院傳喚,問他從何處得到消息。原來在他發訊的同天,武漢市衛健委才向該市醫療機構發布公告,表示有一系列來自華南海鮮市場的患者都感染了「不明肺炎」,要求相關醫療機構多加注意救治,並在公告最後加上一條警告:「未經授權任何單位、個人不得擅自對外發布救治信息。」

1月3日,李文亮被當地派出所以「在互聯網發佈不實言論」、「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等罪名提出警示,而後公安局再對他提出嚴厲警告,並稱如果他不悔改、聽從勸告,將受到法律制裁,最後甚至要求他簽署一份「訓誡書」要求封口。

當初揭發病情的李文亮,自己也於1月12日因咳嗽、發燒等症狀住院治療,2月1日確診罹患武漢肺炎,幾天內病情急速惡化,李文亮所屬的武漢中心醫院於2月7日凌晨在微博上宣告他不幸病逝,成為目前已公布過世患者中最年輕的一位。

而在李文亮逝世後,中國網友因不滿官媒瞞報疫情,又改動李文亮死訊,網上開始出現「#我們要言論自由#」標籤的文章,要求基本公民權利、言論自由及知情權,但直到2月7日早上,所有內含「#言論自由#」的個人帳號及貼文都被刪除。

李文亮之死,是否會喚醒中國人的公民意識?

由於李文亮生前發出疫情警告卻遭公安訓誡,再加上中國政府瞞報疫情,致使病毒擴散的程度越來越失控,許多中國網友開始譴責官方說詞反覆、一再說謊。李文亮的離世,似乎成為武漢肺炎風暴中的一個節點,昭示了中國政府的執政失當與中國人民的憤怒,更有人在悼念之際,將李文亮視為體制的受害者。但李文亮的死,真的能喚醒中國人嗎?

有網友便以行為經濟學前景理論分析中國情勢,指出「絕大多數人支持中國共產黨,最重要的理由就是:在現行體制下,他們可以獲益。」而即便李文亮的死,證明了中國政府的某些操作模式是失效的(無法讓多數人獲益),但專制本身仍有對抗疫情的有利條件。

對上層統治階級而言,可以藉由資源分配的權力來獲利。例如中國政府在10天內建了8座「方艙醫院」,不僅建設過程中可以透過商業手段獲利,還能得到「高效率」的表彰。又如以專制體制限制人身自由,台灣雖然也有隔離防疫措施,但以中國政府的做法,隔離可能並非為了治療,有時反而只是為了將病患統一集中以防病毒持續擴散。這作法雖不人道,對控制疫情卻非無效,甚至是其他民主國家完全無法達到的執行力。

中國政府一直都非常謹慎的處理網路輿論,首先將李文亮的死訊從晚間八、九點左右改到深夜,讓中國網友的情緒在一夜之中宣洩,且中國官方沒有封鎖對李文亮的死產生不滿的貼文,而是適度讓網友發洩,只刪除了所有「#我們要言論自由」的標籤貼文,雖然保留了「#我們要求言論自由#」的標籤,但是嚴格控制此一標籤不會上微博熱搜,甚至搜尋出的文章也寥寥無幾。

李文亮醫生之死能為中國人的公民意識帶來多大的影響?或更甚者,能否將中國推向自由民主的社會?或許實際的效果還是非常有限。

看更多【武漢肺炎疫情】最新報導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