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晚舟案
  • 孟晚舟案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規劃好再出國,或勇敢直接衝?放鬆又有收穫,村上春樹出乎意料的旅行哲學是…

2017-01-26 11:04

? 人氣

村上新書《你說,寮國到底有什麼?》我覺得跟詹宏志的《旅行與讀書》可以拿來做一個小小的比較。《旅行與讀書》是一個「有備而來」的旅行寫作,他因為年輕時讀的書,嚮往一個遠地的、遙遠的時空,直到人生中行有餘力的某一刻真的去到了當地,對於現場經驗,跟當初書中啟蒙他的想像,詹宏志寫下其間對比的人生況味,這就是《旅行與讀書》。村上春樹則是一種「無備而去」的旅行紀錄,置身當下一個偶然際遇,毅然決然選擇離開,去到一個對他全然陌生的世界,那個世界對他而言,趨近於全然沒有預先的理解,他也刻意讓自己處在一種沒有防備的任何狀態,赤裸裸地去經驗去體會。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旅行與讀書》最終的有趣點在於中年人的今昔之比;村上春樹帶給我比較大的啟示則是,如何練習讓自己的身體處在一種感知飽滿的狀態之下,然後赤裸裸進入一個陌生之地。村上其實一輩子都在尋找這種感覺,他不喜歡所有已經知道的事物、所有被規劃好的事物,他認為人生的無窮的可能性,就在讓身體進入某一種赤裸裸狀態,越新鮮的東西越代表生命的養分。他每一場旅行都好像是喝一杯很新奇風味的威士忌一樣。

《你說,寮國到底有什麼?》書中貫穿一種「身體感」,而對東亞地區、儒家、儒教文化裡面的男性而言,我們的「身體感」長期被泯滅,因為我們要規矩地把自己的身體放在社會要求所在的位置,必須合乎那樣的禮節,進入那樣的工作紀律,所以身體被百般壓抑。這種狀態甚至不是不自由,而是一種最無知的世界,可以說,上帝給了你一輩子的生命,但你知道的事情非常非常少,你只知道SOP、KPI,但對世界的真實理解卻非常少。因為我們對世界的理解並不能靠著讀了多少書,而是身體經歷了哪些事件、哪些空間跟時間,藉由身體碰撞各種複雜的遭遇,然後跟心智產生各式各樣的對話,最終得出來對自己人生的一種故事。這個自我意識的形成,就是你怎樣成為你自己?

就我來看,此時此刻的村上,已經沒有任何的、各式各樣其他的壓力,他就是要做他自己,所以能夠把身體所感受到的所有東西,記錄下來,完成了他自己對人生的某一部分的敘事。

(圖/27707@pixabay)
(圖/27707@pixabay)

從村上開始寫作起,他就在對抗日本的集體社會,這是他一輩子的故事。因為日本社會的集體性非常強大,而且整個戰後日本瀰漫著現代性裡面的理性計算跟功利主義。「你說,寮國到底有什麼?」其實換句話說,問這句話的人意思是:「你說,寮國到底有什麼用?」我們去旅行,通常一定要有所用,這是很功利性的目的。這是我們整個社會教育我們的:你去到哪個地方,一定要得到什麼。可是「無用之用」的意思是,你讓身體進入某個完全無知狀態,獲得的東西,卻是最大的「有用」,所以旅行正應該不做任何規劃,正應該往最危險、最深測不可知的地方去。我猜村上未來還有更危險的地方,會去經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