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核災要靠美製機器人?KDDI研究員:美日機器人不同「種」!問題出在日本政府…

2016-12-12 06:20

? 人氣

日本今後重要的課題當中,就屬解決東京電力福島第一核子發電廠廢爐一事最為急迫。相關業界現正積極開發廢爐作業用的機器人。然而,開發這款機器人的目的,和美國DARPA所提出的DRC計畫是一樣的,兩者都企圖集合眾人的智慧,研發出能代替人類在災害現場救難的機器人。

以下回顧這起核災事件。福島第一核電廠發生事故之後,進入核電廠觀察廠內狀況的機器人,其實並不是日本製造的機器人,而是美國iRobot公司過去為清除地雷所開發的軍用機器人Pack-Bot。這件事當時還引發各界的口水戰,眾人紛紛批判:「竟然還要靠美國人幫忙?身為機器人大國的日本到底怎麼了?」

某日本機器人業者也說:「日本核電和巨額的專利費用牽扯不清,所以一直蔑視核災機器人的開發計畫,他們甚至根本沒有預備好可進入廠內救災的機器人。」總而言之,外界普遍認為日本核電太有自信,以為核爆根本不會發生,所以完全不需備妥應變方案。

但國外的機器人業者,尤其是美國方面,卻對此有不同看法:「日本長久以來太過專注人型機器人,所以忽略了(可以處理核災的)實用性機器人的開發。」換句話說,在國外機器人業界人士眼裡,日本儘管曾在一九九六年因推出AISMO 人型機器人而躍居領導地位,但接著將之實用化的腳步卻大幅落後。

有鑑於此,福島第一核電廠發生事故之後,日本各大學研究所及企業開始積極開發、意圖雪恥。現在東芝、日立製作所等綜合機械製造商,或是鹿島(Kajima)、清水建設等承包商,甚至三菱重工業等企業所研發的救災機器人,有一部分都已進入核災現場工作,且造型也漸漸偏離了過往的人型窠臼。包括「在管子裡像鼴鼠一般前進的機器人」、「可拆除有放射性物質的地板、能轉動門把開門的雙臂機器人」、「可抬起重物移動的起重機型機器人」等,給人的印象反而更偏向先進的重型機具。

次世代機器人的研究,日本、美國方向大不同

上述這些救災機器人,絕大多數都只具有單種機能,人們必須運用無線裝置、或透過通訊電纜進行遠端遙控才能作動,但這和DARPA企圖透過DRC計畫所開發的次世代機器人大不相同。

DARPA現在招募全世界的機器人研究者所開發的機器人,內建了人工智慧(不需無線裝置操縱),可自主行動至某一程度。這種機器人不但符合救災條件,甚至可以靠著自己的力量爬梯、在牆壁鑽洞,幾乎已是什麼都會做的泛用型機器人了。

由此看來,日、美兩國對於救災機器人的期待和開發標準並不相同,可說是「由人類操縱的單機能機器人(日本)V.S.內建人工智慧,可自主行動的泛用型機器人(美國)」

這種差異在其他領域也看得到。例如,前文提到的建築業界和服務業界,他們所引進的機器人,幾乎都得靠人們用無線裝置操作。也就是說,日本的機器人業界完全沒有要讓機器人擁有人工智慧和自主性的意圖,此為日本和歐美,尤其是與美國最大的不同之處。但為何雙方的想法會有這麼大的差距?

第一個原因是,包括日本各大學和國立研究機構在內的學術界,和機器人製造大廠等產業界,對於機器人的認知並不一致。

在日本,以成立SCHAFT的東京大學資訊系統工程研究室為首的多間實驗室,所做的都是將機器人和人工智慧結合在一起的研究。但發那科、安川電機等機器人製造大廠的工程師,絕大多數在大學讀的都是和電機、控制系統有關,與人工智慧完全絕緣的科系(人工智慧在日本的大學裡屬於電腦科學等資訊學系)。因此,產業界大多對人工智慧的現況不甚了解。據說現在大林組等建設公司,負責開發機器人的工程師也是如此。

另外一個原因,則是日本政府的態度消極。例如,曾開發出人型機器人的SCHAFT,在開發過程中曾向官民基金(根據國家政策,由政府和人民共同出資的基金)和霞關(按:位在東京都西南方,日本政要所在)一帶的中央政府尋求資金,卻被嚴厲回絕。

政府的回答是:「過去中央政府已經討論過無數次關於機器人的問題,也提出了完整的報告。結論就是人型機器人在日本沒有市場,(中略)要政府出資有一定程度的困難。」(擷自《文藝春秋冬季特刊》[BLOGOS共同企業]二○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的報導:「母公司為東京大學的新創企業SCHAFT 前財務長提出強烈的質問,世界第一的國產機器人為什麼會被谷歌買去?」[作者/加藤崇])。

明明外國人已狠狠批判了日本過去對人型機器人開發的努力,中央政府卻選擇充耳不聞。在這樣的情況下,現階段的機器人製造大廠的態度當然會偏向保守,並致力開發已臻成熟的產業用機器人(用於工地現場等重機設備)、忽略更具人性的服務型機器人。

相較於日本機器人業界的窒礙難行,美國則是學界和產業界聯手合作,努力把機器人(硬體)和人工智慧(軟體)結合。例如,開發出史坦利自動駕駛車的塞巴斯蒂安.圖朗,就和谷歌合作,一起將自動駕駛車實用化;美籍華裔科學家吳恩達同樣也在谷歌開發大型人工神經網路,而上述兩位專家都曾在史丹佛大學研究過人工智慧和機器人工程學。像這樣藉由產學合作,共同開發搭載了新一代人工智慧的次世代機器人,正是現在矽谷最風行的機器人潮流。

讀到這裡,或許會有讀者發現矛盾之處。的確,前文提到美國的機器人業者,曾批評日本研發ASIMO這類人型機器人並不實用。但DRC計畫開發中的次世代機器人,竟是比ASIMO更先進的泛用性人型機器人,究竟是為什麼?美國當初明明相當嫌棄人型機器人的開發,現在竟自打嘴巴似的以此為目標,背後動機實在令人費解。

這是因為美國機器人業者認為「發展人工智慧領域的時機終於成熟」,只要在機器人身上內建深度學習等技術,就可製造出能和人交流、對人類的工作或生活都有幫助的機器人,過往科幻電影的情節將要成真了。

作者|小林雅一

1963年生於群馬縣。現任日本電信公司KDDI研究所研究員、資訊安全研究所客座副教授。東京大學理學院物理學系畢,同校同科系碩士班結業之後,即出任雜誌記者,並至波士頓大學留學,主修媒材理論研究(Media Theory)。曾在紐約的報社服務,回國曾於慶應義塾大學媒體傳播研究所擔任教職。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大是文化《下一個統治世界的企業:人工智慧讓47%以上工作被機器人取代, 我如何把威脅變機會?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