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膽影射政壇醜聞,日本年度最爭議電影:當國家機器凌駕新聞自由,我們該如何捍衛真相?

2019-11-22 15:55

? 人氣

電影《新聞記者》取材自多起日本轟動社會的新聞事件,上映後引起不小迴響(圖/天馬行空)

電影《新聞記者》取材自多起日本轟動社會的新聞事件,上映後引起不小迴響(圖/天馬行空)

改編自東京新聞望月衣塑子的同名暢銷小說|挑戰日本現有議題前所未有的社會派爭議電影|韓國百想藝術大賞最佳女主角沈恩敬X日本奧斯卡、藍絲帶、電影旬報最佳男配角松坂桃李主演-《新聞記者》。

11/15(五)全台上映。

---------以下有雷慎入---------

(圖/開眼電影網提供)
(圖/開眼電影網提供)

劇情簡介

在政治亂象及假新聞充斥的時代,我們相信的,難道就是「真相」嗎?

日韓混血的吉岡(沈恩敬 飾)是一名東都報社的記者,從小在美國長大的她,直至母親逝世才隨父親搬回日本生活,她相信同是記者的父親是因為追查案件而「被自殺」了。一日,她收到了一封匿名傳真,內容是關於政府推動新設大學的機密資料,直覺告訴她事有蹊蹺。

另一方面,任職於內閣情報調查室的年輕官員衫原(松坂桃李 飾),被上級要求針對政府官員的醜聞,夥同地下網軍進行抹黑及掩飾,心力交瘁之際,卻又不幸得知尊敬的前輩跳樓身亡,前輩經手的最後案件竟是吉岡日夜追查的新設大學。 在兩個人的人生交會之時,將激盪出足以撼動社會的火花,然而他們究竟能否找尋到屬於自己「真相」呢? 

(圖/開眼電影網提供)
(圖/天馬行空)

「是真是假不是你說了算,是人民!」

《新聞記者》裡的這句話讓我想起曾看過的韓國電影《奪命頭條》,當新聞台長官在面對警察的質疑時說道 「不是我們決定真相,而是觀眾選擇去相信了什麼才是真相」,企圖合理化自己屬下因搶快、或捕風捉影寫成的錯誤新聞,也就是變成 「真的」,這到底為的是什麼?為收視、為獨家,還是為了很多我們所不知道的各種理由。

在資訊量如此爆炸的現代,什麼是真什麼是假,似乎已經沒人能真正說得準。俗話說三人成虎,指鹿為馬久了,馬也就成了鹿,更遑論網路科技發達、新媒體的竄起讓此現象變得更加嚴重,人人都可以是公民記者,人人都可以將所見所聞撰寫成文放上網路,隨著有人瀏覽有人轉發分享,不知不覺間就成了一篇 「新聞」。相比過去要求嚴謹的時代,現在人們對於新聞接受度越來越高,各種趣聞、軼事都能是篇新聞,而選擇相信或不相信、判定是真新聞還是假消息的,都是觀眾、讀者自己。

《新聞記者》改編自東京新聞社會線記者望月衣塑子的同名暢銷小說,電影不僅以她為原型,更將她過去所揭露的諸多醜聞以不同的新聞事件插入電影之中,以虛構新聞影射真實事件,大膽批判日本政府愧於人民的腐敗貪婪,同時卻也憂心著日本人民對於新聞的漠不關心與是非難辨,立場中立來辯論著何謂「新聞」?

電影讓望月衣塑子客串政論節目來賓一角,和其他幾位來賓(像是前文科省事務次官前川喜平、原紐約時報東京分局長馬丁法克勒以及新聞勞聯委員長南彰等),針對新聞對於現代人的意義、是否具備媒體識讀能力,還有新聞是如何影響擴大至整個國家等議題去進行論述。為了讓望月衣塑子自身對新聞的觀點能確實體現在電影裡,也讓她的堅持與付出被更多人所知,《新聞記者》以虛構的東都日報記者吉岡一角,來代替她付諸行動,除了報導真實,更要揭露被刻意隱藏的真相。 

(圖/開眼電影網提供)
(圖/天馬行空)

「你要比任何人相信且懷疑自己。」

吉岡的父親生前是備受晚輩敬愛的資深記者,卻因一次錯誤報導受到抨擊, 最後承受不住選擇結束生命。父親對吉岡的影響很深,她投入這行業是因為他,旁人看起來就像是繼承衣缽,不過感覺上更像是她很想知道「為什麼父親深愛的新聞會將他殺死」。

吉岡在東都日報服務多年,工作能力備受肯定,對於新聞真實性的敏銳度之高,往往能從一篇報導中、相關的資料堆裡,嗅到任何不對勁。近來,電視台、報章雜誌、廣播都連日報導著一則性侵案的新聞,媒體對加害者窮追猛打,人民也都在等他道歉。但詭異的是,當受害女性出面召開記者會,聲淚俱下控訴著自己遭受到的噩夢,網路輿論竟反而開始猛力撻伐這位女子,認為是她不檢點、是她勾引人家,還將她的個資全部挖出,風向整個倒向加害者,讓加害者成了受害者,受害者成了加害者。就連幫女子說話的人、包含吉岡,也都成了被攻擊的對象,詭譎變化讓吉岡開始懷疑是否有人在背後操弄一切。

不久後,吉岡便收到一封上頭繪有一頭綿羊的匿名傳真,內容是政府推動新設大學的機密資料,她直覺認為這件事有追查的必要,於是她開始積極投入調查,企圖釐清這份機密資料的真偽。

與此同時,一名曾替內閣府工作的官員神崎跳樓自殺,過去深受他照顧的後輩、目前任職於內閣情報調查室(內調)的杉原大受打擊,不明白前些日子還好好的前輩為何會自殺。前輩的離世加上孩子的出世,讓杉原開始找不到方向。過去埋首於工作而疏於家庭的自己逐漸清醒,他想推辭、不再泯滅良心地抹黑、放假消息、顛倒是非,卻反遭長官言語暗示將擾亂他的生活。

夾在中間陷入掙扎的杉原,意外得知神崎前輩生前最後經手的是一樁新設大學推動案,看見接手他位子的同儕欲言又止的樣子,使杉原懷疑前輩的死和此事有關。於是,他聯繫上了在告別式認識的吉岡,兩人遂分頭進行調查,最後總算在神崎深鎖的櫃子裡找到了資料,確認那隻綿羊就是神崎給的提示,原來新設大學案只是幌子,政府真正要做的是將新設大學用於研究軍事生化武器之途... 

(圖/開眼電影網提供)
(圖/天馬行空)

「這是捍衛國家的重任!」

「我們所捍衛的,究竟是什麼?」

如果先去了解望月衣塑子過去曾揭露的醜聞或者報導過的新聞,就會發現《新聞記者》談的其實就是「真實」二字。主線那樁新設大學變成研究軍事武器的機密計畫,是指2017年安倍內閣所爆發的「加計學園開設獸醫學院的關說弊案」,逼迫有關當局重啟調查的就是窮追猛打、提問尖銳的望月衣塑子。開頭的性侵案新聞則是2015年,記者伊藤詩織遭安倍首相好友、前TBS電視台長官山口敬之下藥性侵一案。電影裡所出現的情節在真實世界裡曾經上演,伊藤詩織在召開記者會後受到許多日本網友匿名謾罵,她的照片與個資也被貼出,而她在記者會上因為襯衫釦子未扣被批蕩婦,認為是她誘拐山口敬之、她的形象和普羅大眾認知中的受害者形象差很遠,覺得整起事件都是伊藤詩織在設計山口敬之等。《新聞記者》和現實生活有著共同連結,似曾相識的既視感讓在看電影的過程裡感受到的格外強烈。

《新聞記者》節奏很快,大量資訊、名詞從四面八方竄進觀眾腦袋,連稍微喘口氣的時間都不太有,滿建議在看的時候設法去用其它相似的詞彙代替,腦袋比較不會容易打結。電影以吉岡與杉原為故事雙主角,分別以記者與政府官員來論新聞的真與假。除了要揭露日本政府所做的一切醜聞,同時也要反思新聞存在的必要性與意義性。最重要的是問著每個人,在早已混亂不已的當今社會裡,我們所捍衛的是什麼?是新聞自由亦或是其它?

現在我們所走的每步都深深影響著下一 代,當杉原的孩子出世後,他選擇不再做沉默的機器人,開始想替孩子打造美好無憂的未來,於是他問著自己「能否替孩子留下些什麼、能替他們再多做什 麼?」

《新聞記者》反映著真實,如同一面照妖鏡照出許多被藏住的醜惡,於日本上映後引發熱議,不能說的秘密被迫以這種形式公開,不知情的人群起激憤,早已知情的人避之不談。《新聞記者》在做的是激起日本人民對「真」的渴望,對於新聞、政治、社會與自己的國家不再冷漠。如果人民能夠懂得明辨是非、積極投入,就能夠一起監督政府。

喜歡電影偏冷的色調,帶點灰暗的畫面感加深給觀眾的感受,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情節安排,與多重視角的不停切換,步步逼近真相的鋪陳,都替電影加分不少,最後留下的空白給人寬闊的思考空間,是替當今社會現況與出現的亂象拋出假設,也像是種另類註解。情節本身值得一看,飾演吉岡的沈恩敬表現同樣值得注意。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原標題:《新聞記者》不能說的秘密)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