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嘉玲來囉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徹夜排隊算什麼?爬樹、渡河、跳牆都願意,劍橋學生為了這件事居然那麼瘋狂…

2016-11-25 15:08

? 人氣

上千個大大小小社團、學生組織,把劍橋學城鬧得全年無休,不過,劍橋學生們狂歡的最高潮,應該是五到六月間了。這個時候正是第三個學期末,更是一整個學年的尾聲,考試和報告接二連三畫下休止符,好學生、壞學生們的行程表上都是夜夜笙歌。

傳統留下來的習慣,活動最集中的五月第一個星期,被稱為「五月週」(May Week),如今五月週則是泛指五到六月間所有的狂歡時光,而這些大大小小的活動,則統稱「五月活動」(Mays)。以下,我要特別介紹的是劍橋大學羨煞其他學校的「五月舞會」(May Ball)。

五月週(May Week)期間,學生們夜夜笙歌。圖為三一學院的五月舞會(May Ball)。(照片提供/Jim Tang)
五月週(May Week)期間,學生們夜夜笙歌。圖為三一學院的五月舞會(May Ball)。(照片提供/Jim Tang)

五月舞會

用遠近馳名來形容劍橋大學的五月舞會,很可能還遠遠不夠。就以2011年聖約翰學院舉辦的五月舞會來說,剛好恰逢學院成立500週年,更是盛大舉辦,許多國際媒體更是紛紛派記者前來參與該場盛會,尤其《泰晤士報》(The Times)更評論,聖約翰學院的這場舞會,是世界上的七大舞會之一。

凡遇到有學院舉辦五月舞會的劍橋大學,絕對不和學術畫上等號,只屬於傳承數百年的狂歡盛典,此刻,大學城早已卸下平時莊嚴肅穆的面具,展現的是孩子般的雀躍臉孔。有的學院年年辦五月舞會,有的學院則是隔年辦,可別以為參加這些舞會只是在大門口買張票、進去跟著音樂跳跳舞就完事。首先,光是能夠搶到票,就具備相當的難度。籌辦舞會的學院,首先開放本學院學生購票,再來依次才是其他學院的學生。如今網路及行動App搶票,大家比的是科技的速度,雖然不見早前徹夜排隊排到車站,或是有人甚至爬樹、渡河、跳牆只為搶票的景象,但保險一點的做法還是想辦法認識到舞會籌辦會中的學院成員,他們才是最快能幫你買到票的人。

五到六月間是一整個學年的尾聲,考試和報告下休止符,劍橋大學各式各樣的「五月活動」(Mays)接連展開。(照片提供/蘇俊翰)
五到六月間是一整個學年的尾聲,考試和報告下休止符,劍橋大學各式各樣的「五月活動」(Mays)接連展開。(照片提供/蘇俊翰)

五月舞會出名,其票價也出名,一張票的正常價錢通常兩、三百英鎊起跳,有些雙人票的價格甚至在舞會前一週能飆升到上千英鎊。對很多人來說,砸下如此重金只為一夜狂歡,不過所有參加過的人卻都不曾後悔,理由千百種。以下,我們就到現場去看看吧!首先,師生們爭奇鬥豔的打扮就讓人目不暇給,男士方面,燕尾服、白領結、西裝背心等都是最基本的配備,姑娘們的晚禮服打扮更不輸給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更特別的是,許多不同膚色、種族的同學會穿著自己國家、民族的傳統服飾互別苗頭,包括近年華人世界清裝戲當紅,就連老外也知道格格、阿哥是公主、王子的意思,去年皇后學院的舞會中,就有一位中國女學生的格格旗頭造型,成為全場亮點。此外還有源源不絕的美酒佳釀、巧克力噴泉、巨型蛋糕塔,以及各式各樣的異國料理,四處更是瀰漫著管弦絲竹聲,古典音樂、爵士、熱門音樂,更不乏許多當紅知名樂團被邀請來現場演出。

2011年聖約翰學院舉辦的五月舞會,恰逢學院成立500週年,《泰晤士報》(The Times)評這場舞會是世上七大舞會之一。(照片提供/Anibal L. Gonzalez-Oyarce)
2011年聖約翰學院舉辦的五月舞會,恰逢學院成立500週年,《泰晤士報》(The Times)評這場舞會是世上七大舞會之一。(照片提供/Anibal L. Gonzalez-Oyarce)

不得不特別介紹的是舞會的主題了,比如看看「迷失密林」、「壟斷」、「東方明珠」、「夜訪德古拉」這類的舞會主題,就可以想像主辦單位在會場布置、活動安排,以及與會者在造型上會如何下功夫了。事實上,以上說的這些,都還不能說明這些五月舞會是如何地「驚為天人」。各學院辦舞會,不只為的是讓師生們在一年辛苦打拼學術研究後有個最歡樂的夜晚,更還要比誰辦得最酷炫,故無不卯足全力要把舞會辦得與眾不同,在學院的中庭草坪上搭座摩天輪、建座冰宮,甚至按縮小比例蓋座外形是凡爾賽宮的酒吧都是很平常的點子。

近年蔚為話題的是位於大學城中央地帶、與康河畔無緣的西德尼學院(Sidney Sussex College),在2010的舞會主題為「威尼斯之夜」,院長一聲令下,學生們用約一星期時間,開鑿一條穿梭於十六世紀建築群的U形水道,把遠方的康河水直接引到學院內,水道載水量達八萬八千加侖,讓與會者們從一個二十米乘二十米的人工湖上,乘著一艘又一艘的平底船,悠悠滑進舞會主場地,這座原本高於水平面、乾巴巴的學院,竟然在當夜也成為可以撐船的地方,這件壯舉當晚也成了全英國的新聞頭條。

各學院的五月舞會都有煙火橋段,聖約翰學院的舞會煙火更長達半小時。(照片提供/Jim Tang)
各學院的五月舞會都有煙火橋段,聖約翰學院的舞會煙火更長達半小時。(照片提供/Jim Tang)

各學院花招不同,各有讓人歎為觀止的妙點子,不過,大家都會做的事情就是放煙火了,尤其擁有最富話題性、有康河水從嘆息橋下悠悠流過相伴的聖約翰學院舞會煙火,每次都長達半個小時,這個時候,滿天繁星的天上最精采的是煙火,而康河水面上同樣也是全年最壯觀的時候,因為平日裡在夜晚倒映著繁星點點的康河,這時候卻有如夜晚塞車的高速公路般,從嘆息橋兩面起,沿著河水一路蜿蜒到看不見的地方都擠滿了大大小小的船隻,搶不到票、或是不願意花錢參加舞會的同學,也同樣極盡所能地從各學院搶到船隻,來到月下的康河上,同樣伴著美酒佳釀,在燦爛煙火和明月繁星的陪伴下,享受著辛苦一年後最愜意、放縱,也最年輕、難忘的夜晚。

學院內的五月舞會笙歌至天明,學院外的康河上更擠滿看煙火的船隻,天明後大家多半按傳統,一起乘著康河水,滑向格蘭雀斯特的果園茶屋享用早茶。(照片提供/Jim Tang)
學院內的五月舞會笙歌至天明,學院外的康河上更擠滿看煙火的船隻,天明後大家多半按傳統,一起乘著康河水,滑向格蘭雀斯特的果園茶屋享用早茶。(照片提供/Jim Tang)

在船上要待到什麼時候?當然是隔天天亮了!當黎明破曉,康河邊上的垂柳搖擺間開始傳出小鳥的叫聲,河上的船隻們,便開始一艘艘地往南划去,載著從舞會中喝得醉醺醺出來的俊俏男女們,以及其他沒有參加舞會、在康河上同樣享受著燦爛煙火視覺饗宴的人兒們,一起乘著康河水,漂到格蘭雀斯特小鎮享用早茶去。

作者介紹|許復(Harry Hsu)

英國劍橋大學科技政策碩士(MPhil in Technology Policy, University of Cambridge),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圖文傳播碩士,國立成功大學中國文學學士,中國傳媒大學訪問學者。

於兩岸三地從事媒體工作多年,擔任新聞主播、主持人、製作人,足跡遍及全球,精熟國際政治、科技、新創議題,長年在各國媒體撰寫專欄,並於大專院校、企業、政府單位授課及擔任顧問。現為跨國公司專業經理人。

動靜皆宜的射手座,喜歡滑雪、溜冰、浮潛;工作之外的時間沉默寡言,在自己和朋友們的陽台種了一盆又一盆的蕃茄;鋼琴、胡琴、大提琴都能來一手,在劍橋大學求學時擔任交響樂團指揮,是一輩子都甩不掉的記憶。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釀出版《那一年,我在劍橋揭下佛地魔的面具》(原標題:五月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