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中國傳統美德,要容忍老公養小三?南宋公務員這本手冊,想結婚的都該看看!

2016-11-23 16:58

? 人氣

所謂中國傳統美德,真是三妻四妾、女人全都要聽老公的話、被踩在腳下?南宋一名公務員袁采,曾在「國家信訪辦」登鼓文院工作,由於時常接觸民眾,非常了解百姓的家庭糾紛,於是整理過去基層工作經驗寫出《袁氏世範》一書,教育男人如何寵老婆、尊重老婆,打造幸福家庭。

雖然袁采支持「三從四德」的觀念,但在現實生活中若要叫女人在家碰到任何事都不吭聲,是不可能的,因此他著手打造實用、彈性版本「三從四德」。過往我們總認為中國傳統又保守,但這本書,確實很值得大男人們參考!

老公要寵,老婆要哄

夫妻生活中,「家」的穩定始終是袁采考慮的中心。結婚以後,「家」事實上屬於夫妻兩個人,儘管男人在權力上大過女人,但是很難想像如果女性對婚後的生活採取「非暴力不合作」的態度,甚至消極抵制,這個「家」會過成什麼樣子。所以袁采告訴男人們,如果你想結婚後過的幸福美滿,就需要把老婆「哄」好。

如何「哄」好老婆?袁采提出了兩點建議。

第一條,家裡遇到事情,男人們不要太大男子主義,應該適當聽聽妻子的意見,家裡應該有點「民主」氣氛。在日常生活中,夫妻雙方「銅鍋碰鐵勺」,擦出火花是難免的。對於夫妻矛盾,袁采也主張女人要曲從,但是他的「曲從」更有人情味。

「積忿無所發,惟可施於妻孥之前而已。」「妻孥能知此,則尤當奉承。」男人在外邊工作辛苦,「壓力山大」難免心情不好,回家愛拿老婆出氣,妻子要多理解自己的丈夫。

袁采又告誡天下的女人,在言語上,不說刻薄寡恩的話,因「人家不和,多因婦女以言激怒其夫及同輩」在衣著上,強調「婦女衣飾惟務潔淨。尤不可異眾」。」「衣飾獨異,眾所指目。」袁采的邏輯很簡單,男人要掙錢養家,所以女人要賢慧,不要拿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去煩自己的老公,也不要生是非給老公添堵,這樣男人才能一心給家裡掙錢。

所以,袁采的「敬順」觀仍然是以「家」為中心,他實際上是在告訴女人:對丈夫「敬順」一點,丈夫才能更好的工作養家,家才能興旺發達,家經營的興旺了,你自己也才能有好日子過。

但是如果男人是「扶不起來的阿斗」怎麼辦?袁采也提出了補救的措施,那就是婦人持家。因此丈夫們在處理「外事工作」時,也要多和老婆協商。

作為男人,袁采當然沒有「大度」到鼓勵女人造反的程度。但是作為一名「信訪幹部」,袁采太清楚一些男人的「德行」,也很了解女人的苦衷。

袁氏也主張「男主外,女主內」,認為「婦人不必預外事」。但是有些家庭偏偏是「夫與子不肖」,以至傾家蕩產,遇到這種情況女人也就跟著倒楣了。所以袁采認為女人不管外事,前提是男人必須爭氣,「婦人不預外事者,蓋謂夫與子既賢,外事自不必預。」但如果男人無德無才,女人要是堅持不預外事,結果會很嚴重。

「今人多有遊蕩、賭博,至於鬻田園,甚至於鬻其所居,妻猶不覺。然則夫之不賢而欲求預外事何益也!子之鬻產必同其母而偽書契字者有之。重息以假貸而兼併之人,不憚於論訟,貸茶、鹽以轉貸,而官司責其必償,為母者終不能制。然則子之不賢而欲求預外事何益也!此乃婦人之大不幸,為之奈何?苟為夫能念其妻之可憐,為子能念其母之可憐,頓然悔悟,豈不甚善!」(卷一‧婦人不必預外事)

如果丈夫和兒子都是無能之輩,作為妻子不可能坐視不理。事情到了這個程度,保住一家人的吃喝才是最重要的,什麼「誰主外,誰主內」的禁忌也就顧不上了。如果妻子要是有本事,此時必須果斷介入「外事」,把丈夫或兒子留下的「爛攤子」接管過來。一家人走投無路,丈夫兒子都束手無策時,「家」也就只能依賴女性的賢德聰慧維持了。

「婦人有以其夫蠢懦而能自理家務、計算錢穀出入,人不能欺者;有夫不肖,而能與其子同理家務,不致破家蕩產者;有夫死子幼而能教養其子,敦睦內外姻親,料理家務,至於興隆者。」(卷一‧寡婦治生難托人)

如果家庭是一個職場的話,老闆沒本事,公司的生存就必須依靠員工的敬業。袁氏並不認為妻子干預「外事」是越權之舉,如果丈夫無力養家,為了為了這個「家」,女人必須「出去打拼」,並把丈夫的活接過來,袁采管這種「攝丈夫政,監兒子國」的老婆叫做「賢婦人」。

說白了,夫妻同處一個屋簷下,女人的智商也不低。作為丈夫不論「內事外事」多和老婆商量沒壞處。否則,您自己一言堂,最後把事情辦砸了,全家人受苦不說,老婆重則摔盆砸碗,輕則沒完沒了的碎碎念,男人的日子就別想過好了。袁采建議天下的男人要以「家」的利益為上,不要太大男子主義,不論「內事外事」多和老婆商量。

袁采的這種觀點雖然沒有突破「敬順」的界限,但是他不同意婦人一味服從,主張婦女也應有干預家庭事務的權利,而且在非常情況下,婦女應該果斷干預「外事」。這種有條件的「敬順」是對現實的一種變通與妥協,更有人情味,更貼近市井生活,也更易於被女同胞們接受。

拒絕多角戀,不練劈腿功

袁氏很強調男人的自制,他告誡男人們,身邊美人太多,會被人惦記,被美女簇擁著,男人們自己感覺良好,實際上離惹禍上身已經不遠了。

袁采主張男人應該與美女保持適當的安全距離,別給自己招來災禍,破壞了自己正常的家庭生活。他警告男人們綠珠的故事就是前車之鑑。綠珠是西晉著名的美女,才華也很出眾。她曾經作詩一首,歌頌王昭君:

「我本良家女,將適單于庭。辭別未及終,前驅已抗旌。仆御涕流離,猿馬悲且鳴。哀鬱傷五內,涕位沾珠纓。行行日已遠,遂造匈奴城。延我於穹廬,加我閼氏名。殊類非所安,雖貴非所榮。父子見淩辱,對之慚且驚。殺身良不易,默默以苟生。苟生亦何聊,積思常憤盈。願假飛鴻翼,乘之以遐征。飛鴻不我顧,佇立以 屏營。昔為匣中玉,今為糞土塵。 朝華不足歡,甘與秋草屏。傳語後世人,遠嫁難為情。」

詞意淒涼婉轉,其才情亦可見一斑。後來石崇用十斛珍珠將她買來。每次請客,石崇都讓綠珠跳舞助興,結果看過的人都被綠珠的美貌驚得掉下巴。

終於,等到石崇失勢了。一些人開始打起了綠珠的主意。其中有一個人叫孫秀,依附趙王司馬倫最終得勢。孫秀暗慕綠珠,過去因石崇有權有勢,他只能意淫一下而已。現在石崇一被免職,他明目張膽地便派人向石崇索取綠珠。

那時石崇正在金穀園登涼臺、臨清水,與群妾飲宴,吹彈歌舞,極盡人間之樂,忽見孫秀差人來要索取美人,石崇將其婢妾數十人叫出讓使者挑選,這些婢妾都散發著蘭麝的香氣,穿著絢麗的錦繡,石崇說:

「隨便選。」使者說:「這些婢妾個個都豔絕無雙,但小人受命索取綠珠,不知道哪一個是?」石崇勃然大怒:「綠珠是我所愛,那是做不到的。」使者說:「君侯博古通今,還請三思。」其實是暗示石崇今非昔比,應審時度勢。石崇堅持不給。使者回報後孫秀大怒,勸趙王倫誅石崇。

趙王倫於是派兵殺石崇。石崇對綠珠嘆息說:「我現在因為你而獲罪。」綠珠流淚說:「願效死於君前。」綠珠突然墜樓而死,石崇想拉卻來不及拉住。石崇則被亂兵殺於東市。

如果男人玩心太重,與美女走得太近(無疑詆毀美女),石崇的下場就是一個教訓。但是不是每個男人都能得到像綠珠一樣傾國傾城的美女,即便沒得到綠珠,男人拈花惹草也會給自己和家庭招來麻煩。那麼這些「花花草草」是如何破壞男人們的家庭呢?袁采列舉了兩種常見的教訓教育人們。

第一種,「人有婢妾不禁出入,至與外人私通。有妊不正其罪而遽逐去者,往往有於主翁身故之後,自言是主翁遺腹子,以求歸宗。旋至興訟。世俗所宜警此,免累後人。」

男人老是惦記著自己身邊的婢女丫鬟等女下屬,卻不用心思關心老闆娘,要知道這些「女下屬」也並不專情。她們一邊討好「老闆」之餘,時不時也會找其他男人尋求點「心靈慰藉」。

可憐這些一家之主的男人們一不小心會被戴綠帽,要是有私生子更麻煩,等自己死後,那些私生子搞不好還會以認親為由,跑到家裡來冒充是你親生兒子,侵吞你的家產。到那是當事人都已入土死無對證,宋朝那會又沒法做DNA檢查。這些假兒子十有八九能渾水摸魚成功。所以男人太好色真的不是好事,不僅自己賠了夫人又破財,搞不好還要禍害子孫。

第二種,「人有以正室妒忌,而於別宅置婢妾者;有供給娼女,而絕其與人往來者。其關防非不密,監守非不謹,然所委監守之人得其犒遺,反與外人為耳目以通往來,而主翁不知,至養其所生子為嗣者。又有婦人臨蓐,主翁不在,則棄其所生之女,而取他人之子為己子者。主翁從而收養,不知非其己子,庸俗愚暗大抵類此。」

第二種情況,就更加有故事性,也更加市井。有些男人自作聰明,覺得老婆妒心太重。想找幾個美女在身邊,結果被老婆搞得雞犬不寧,於是就想了個辦法,在外邊另找住處「養小三」,給自己搞幾個「行宮」,並派人看管自己的「小三」。

這種情況下袁采告訴男人們,戴綠帽的可能性還是有的。首先負責看管的人就不可靠,他可能會與「小三」眉目傳情,或是被外人買通。到時暗結珠胎懷上別人的孩子,丈夫卻不知道。

或者還有一種情況是,男人身邊美女太多,往往關照不過來,萬一其中那個一懷孕發現生的是女孩,於是就偷偷把女孩扔掉,抱個別人的男孩來頂替,結果男人不知道,誤把他當自己親生的孩子養。

說到底,老婆和小三,家庭生活與婚外情其實是不兩立的,所有愛你的女人都是妒忌的,每個妻子發現丈夫有小三,沒有一個人會不發火,除非她不愛自己的丈夫。

女人妒忌是天性,娶老婆的男人「性福」肯定會受限;而追求「性福」的男人,您就別想好好的娶個老婆過小日子。娶媳婦與搞婚外情之間的矛盾是不可調和的,男人們想耍心機兩者兼得,您最好死了這條心。

縱欲無度,不但會破壞家庭「和諧」,而且會給別有用心之人以可乘之機,干擾家庭財產的分配與繼承。為了「家」的穩定,袁采一方面主張男人要看好自己的女人,對於外面的「帥哥」,家中的「僕役」都加點防範;另一方面,袁采也反對男人尋花問柳,非常反感男人搞「婚外情」和娶小老婆,因為一個男人身邊女人太多,難保不會有人「紅杏出牆」。

儘管他不是站在男女平等的角度,但他的觀點在當時是有先見之明的,同時具有很強的現實意義,少了很多空洞高深的說教。

地久天長持好「家」

男人們的後事應該如何安排,對「家」的存亡有重大影響,這一點袁采也替男人們想過了。如果丈夫去世了,「家」要想維持下去,就必須給女人們安排好出路。

袁采對女性懷有樸素的同情,「大抵女子之心最為可憐」,而年老的婦女猶其可憐,人言「光景百年,七十者稀」,為其倏忽易過。而命窮之人晚景最不易過,大率五十歲前過二十年如十年,五十歲後過十年不啻二十年。而婦人之享高年者,尤為難過。

女人其實挺不容易的,年輕時候也許能享受點富貴,也要看出身和親人,如果有個好爹好兄弟,沒結婚時候可能是個小公主,但是結了婚後,生活與身價會一路貶值,從公主變成女人,最後變成祖母阿婆。所以年輕時女人可能有點幸福時光,但是老了以後通常會很孤獨貧困。

宋朝那時沒有養老保險,所以女人年老後只能依靠兒子贍養。因此袁采說「有好夫不如有好子,有好子不如有好孫。」作為一個顧家的好男人必須要採取點措施,保證在自己去世後,「家」依然能正常運轉。老婆一多難免互相爭風吃醋,勾心鬥角。男人在分配財產時必須高瞻遠矚。

「遺囑之文皆賢明之人為身後之慮。然亦須公平,乃可以保家。如劫於悍妻黠妾,因於後妻愛子中有偏曲厚薄,或妄立嗣,或妄逐子,不近人情之事, 不可勝數,皆所以興訟破家也。」

男人一定要高姿態,不要管女人們之間如何互相拆臺,子女分配財產必須一視同仁,這樣才能保證「家」和萬事興。否則,男人要是耳根太軟,經受不住剽悍妻子或是狡猾小妾的枕邊細語,對子女厚此薄彼,一定會留下後患,不僅各個老婆之間有打不完的官司,子女們也會手足相殘。

對於沒孩子的女人,袁采的辦法就是安排過繼,但是過繼也要有規矩。袁采告訴男人們,如果你的妻子沒有孩子,想過繼別人的孩子,為了這個「家」著想,「過繼」時一定不要忘記做「財產公證」。

「姑、姨、姊、妹及親戚婦人。年老而子孫不肖、不能供養者」,「不可不收養」,但必須有所關防。當事人須先做一個被收養的公開聲明,然後再對其財產做公證,「質之於官,稱身外無餘物」,以免在她死後,其不肖子孫「妄經官司,稱其人因饑寒而死,或稱其人有遺下囊篋之物」。

如果不做財產公證,等到長輩都去世了死無對證,這些過繼子孫很可能會借機騙取財產。袁采的觀點多從現實出發,以人情為本,談論為人處事,因此他的觀點得到當時很多人的贊成。鄭景元說:

「昔溫國公嘗有意於是,止以《家範》名其書,不曰:『世也。』若欲為一世之範模,則有箕子之書。在今,恐名之者未必人不以為諂,而受之者或以為僭,宜從其舊目。」

袁采還是主張家裡應該是男人當「老大」,而且男人應該對自己的妻子「管教」嚴格一點,防止出現感情危機和第三者插足。袁采並不是一個「女權主義者」,但他的「男權主義」是有條件的。

比如,男人都喜歡美女,但是袁采認為如果您是一個「魯蛇」那你最好不要碰「女神」;男人都「喜新厭舊」但是如果您沒有超強的管理能力,就別往懷中攬太多花草;男人都喜歡「當老大」,但如果您頭腦不夠用,就多和老婆商量,凡事不要勉強。

袁采是一個「顧家」的男人,在他眼中,要求女人守「貞節」不是為了讓男人過一把當皇帝的癮,而是為了打造一個幸福和諧的家庭;因此不論是「貞節」的提倡,還是「男尊女卑」、「男主外女主內」這些原則的落實,必須建立在「家和萬事興」的前提下。

如果女人持家能夠旺夫興業,男人和女人誰主外、誰主內都可以商量,如果遇到某些特殊情況,女人想要「離婚」或者「再婚」也不是完全不行。

文/劉佳、周晶晶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獨立作家《貞節只是個傳說:你不知道的明清寡婦故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