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學校爆發女生集體歇斯底里之謎

2019-08-19 11:42

? 人氣

追蹤集體歇斯底里現象許久的研究者羅伯特·巴索洛梅認為,馬來西亞是「集體歇斯底里之都」(圖/Unsplash)

追蹤集體歇斯底里現象許久的研究者羅伯特·巴索洛梅認為,馬來西亞是「集體歇斯底里之都」(圖/Unsplash)

7月底一個寧靜的周五早晨, 馬來西亞東北部的一個中學突然發生一片混亂。混亂的中心是一個叫斯蒂·努蘭尼薩(Siti Nurannisaa)的17歲女生。

這是她對那天事件的回憶:

學校集合鐘聲響了。我在課桌前感覺很悃,這時感覺有人在我肩膀上使勁拍打了一下。我回頭看是誰,這時教室已經很暗了。我很恐懼,感覺我的後背刺痛、頭暈,然後我就倒在地上了。

失去知覺之前,我好像看見了「另一個世界」,到處是流血和暴力。最可怕的是,我看到了魔鬼的臉。它纏著我,我無處可逃。我張開口想喊叫,可是什麼聲音也沒出來。

然後我就暈過去了。

斯蒂身上發生的事似乎在學校裡激發了一系列連鎖反應。幾分鐘之內,其他教室裏也爆發出尖叫,這些女孩子的瘋狂叫聲傳遍學校大廳。

一個暈倒的女孩也聲稱看到了同樣的「暗影」。

這是馬來西亞吉蘭丹州的一所國立中學(SMK Ketereh)。恐懼的教師和學生把教室門緊閉,不敢出去。學校請來了伊斯蘭精神療法術士進行禱告。

當天,有39人被認為受到這種「集體歇斯底里」(Mass hysteria)爆發的影響。

「集體歇斯底里」現象是,在一群人中毫無原因地突然蔓延開一種好像喘不上氣來的瘋狂舉動。

「這是一種神經系統受到過度刺激而出現的集體反應,」美國社會醫學家和作家羅伯特·巴索洛梅(Robert Bartholomew)說,「可以把這種現象看作軟件出了問題。」

對集體歇斯底里現象的成因,目前沒有真正的解釋,也沒有被列在DSM精神疾患手冊中。不過, 倫敦國王學院醫院的精神病專家西蒙·威斯利博士(Dr Simon Wessely)認為,這是一種「集體行為」失常。

「症狀往往出現昏厥,心跳異常,頭痛,噁心,發抖,甚至癲癇,」他說,「這種症狀常常可以找到醫療方面的原因,但是也有找不出傳統生化原因的現象。」

而這種現象的蔓延,他接著說:「主要來自心理和社會因素。」

其實在世界各地都有爆發此類現象的紀錄,最早案例可以追溯到中世紀。在1960年代,這種現象在馬來西亞的工廠工人中曾頻繁發生,而今天多發於學校中。

羅伯特·巴索洛梅追蹤研究馬來西亞發生的這種現象已經數十年了。他稱馬來西亞是「集體歇斯底里的世界之都」。

「這是一個宗教信仰深厚的國家,該國很多人,特別是那些保守的農業地區,人們相信民間傳說和超自然力。」

不過歇斯底里現象仍然是一個敏感話題。在馬來西亞,這種現象發生在馬來穆斯林社區的女孩子中多於任何其他族群。

「沒人可以否認,集體歇斯底里現象大多數發生在女性中,」巴索洛梅說,「學術文獻中有很多紀錄。」

吉蘭丹首府哥打巴魯郊外一個寧靜的馬來人聚居的小村帕當蘭貝克( Padang Lembek),四周環繞綠色稻田。

村裏人們都互相熟識,讓很多馬來西亞人回憶起很多年前他們的國家就是這樣的。村裏有家庭經營飯館,美容店,清真寺和學校。

女孩斯蒂和她一家人住在一個普通的平房裏,很容易就從舊紅色房頂和綠色外牆認出來。她和自己的鄰居好友魯斯蒂亞·羅斯蘭(Rusydiah Roslan)合用的一輛摩托車就停在門外。

「我被鬼魂附身的那天早上,我倆就騎著這輛摩托車去的學校。」斯蒂說。

跟很多同齡孩子一樣,斯蒂也面臨很多壓力。她說,2018年高中最後一年各種各樣的考試臨近,壓力最大。

「我備考好幾周了,想要記住所有的筆記,但總是有錯,」她說,「我感覺好像什麼事都記不住。」

7月底發生在學校的事令斯蒂無法正常睡覺和吃飯。幾乎一個月的休養之後,她才逐漸恢復正常。

一場「集體歇斯底里」爆發通常都有一個「引子」,也就是第一個發作的人

這次爆發「引子」就是斯蒂。

羅伯特· 巴索洛梅說:「開始是一個孩子發作,很快就蔓延到其他孩子,因為大家都在一個『壓力鍋』 裏。」 於是就可能引起連鎖反應。

魯斯蒂亞還記得她的好朋友那天發生的事:「 斯蒂大聲尖叫,停不下來,我們都不知道怎麼辦,我們甚至都不敢碰她。」

那次事故發生後,這兩個女孩的友情更密切了。

這所學校 SMK Ketereh 從外面看起來跟其他中學校沒有什麼區別,校園綠樹如茵,外牆是鮮艷的灰色和黃色。

詹大嬸的食品攤就在學校對面,賣各種小吃。她還記得一年前7月那天發生的事,當時她正在凖備食物,突然聽到尖叫聲。

「尖叫聲極為刺耳,」她說。之後她看到9個女孩被抬出教室,又踢又叫。她認出其中幾個女孩是她的常客。「那情景令人心碎。」她說。

後來,她又看到一個巫師和助手進到一間祈禱室,「他們待在裏面好幾個小時,」她回憶說,「真可憐,那些孩子那天不知看到了什麼。」

自那次事件後,該學校的保安措施加強了。「為了防止這樣的事件再次發生,我們重新採取了安全措施,員工也有改變。」該校的一名高級管理人員對 BBC 表示,他要求匿名,因為他並未獲得向媒體透露消息的授權。

學校還增加了每日祈禱和心理課程,他說,「 安全第一,我們也知道事件發生後對學生的關愛很重要。」

這些措施的具體內容並未透露,也不知道是否是心理健康專家設計的。他沒有具體說明。

巴索洛梅強烈建議,馬來西亞學生應當了解相關知識,因為這種現象在該國並不罕見。

「他們應該知道『集體歇斯底里』發生的原因,和它是如何蔓延開的。」他說,「同樣重要的是,他們應該學習如何來應付壓力和焦慮。」

馬來西亞教育部門的官員還沒有對這樣的建議作出反應。

馬來西亞的吉蘭丹州一共有68所中學,不少中學都發生過這樣的集體歇斯底里事件。

2016年早期,在整個州的好幾個中學都爆發了集體歇斯底里事件。「官方沒辦法對付同時爆發的事件,於是把所有學校都關閉了。」當地一名記者弗達斯·哈桑(Firdaus Hassan)說。

他和他的攝像師Chia Chee Lin還記得那年4月發生的情況。「 那是集體歇斯底里發作的季節,事件一個接一個發生,從一個學校蔓延到另一個學校。」Chia 說。

其中一個城鎮發生的事件引起媒體極大關注,媒體報導說,一些學生和教師在看到一個「黑暗陰影」在校園遊蕩後,就都「著了魔」。大約100人受到影響。

該校的一名學生斯蒂·艾恩(Siti Ain)說,她不會忘記這個「全馬來西亞最多鬼魂縈繞的學校」。

「事件發生了幾個小時,但之後好幾個月才使學校生活恢復正常。」這位現在已經18歲的學生說。

她指給我們看當時發生事件的地點就在籃球場旁邊。「就從這裏開始的,」她指著一排樹樁說。「我同學說,他們看見一個老女人站在那裏。我沒看見,但他們的反應非常真實。」

馬來西亞人迷信鬼神可以回溯到幾個世紀前,深受巫師傳統和東南亞民間神話的影響。

小孩子從小就聽這些鬼故事和巫師的巫術,以及吸血鬼之類的傳說。

樹林和墳地都是這些恐怖故事發生的地點,這些地點也令人格外恐懼。

雖然這個學校發生的事件難以確定其原因, 但官員針對可能的原因採取了措施。

斯蒂·艾恩說:「我們從教室窗戶裏看到一些工人用電鋸鋸倒了那些樹,這些老樹非常美麗,看到它們被鋸倒令人傷感,但我知道他們為什麼這樣做。」

跟很多學生一樣,斯蒂覺得那天發生的事並不是集體歇斯底里,而是超自然現象。

在美國的馬來西亞人類學家阿茲力·拉赫曼博士(Dr Azly Rahman)談到1976年發生的一起集體歇斯底里事件,那個事件發生在附近關丹市他當時就學的一所住宿學校中。

「一切都亂套了,」當時正在進行歌唱比賽,一個女生聲稱在附近宿舍樓頂看到一個「微笑的佛教和尚」,「她發出一聲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他回憶說。

巫師被叫來給30名受影響的女生施行驅魔法。

「這些巫師的角色是在人間與陰間進行交流。但我們今天應該對這種爆發的原因有合乎邏輯的解釋。」拉赫曼博士說。

斯蒂·努蘭尼薩和她的家人得知了一年前發生事件的科學和醫學解釋。

「任何父母看到自己孩子受的罪都會感到難過。」斯蒂的父親阿扎姆·亞克布( Azam Yaacob)曾經是軍人,他堅持認為他的女兒斯蒂心理正常。

那次事件發生後,他們找到有20年經驗的一位精神療法術士扎吉·亞(Zaki Ya)。我們在他的診所見到他。

他告訴我們,他不僅傳授《可蘭經》, 而且相信「鎮尼」(Jinn)精靈的神通(一種 「似乎能以不同形式出現」的伊斯蘭教神靈)。

「我們與這些看不見的神靈共處,」扎吉·亞說,「它們有好有壞,是可以憑借信仰將其擊敗的。」

在他診所的綠色牆壁上寫滿了伊斯蘭箴言,靠近入口處擺放著一瓶瓶「聖水」。

窗戶旁邊的一個桌子上擺著一些神秘莫測的物件——生鏽的刀子,梳子,甚至還有一個乾海馬。

「這些是詛咒物,」扎吉·亞警告我們,「請不要觸碰任何東西。」

在2018年7月底那所國立中學(SMK Ketereh)發生了集體歇斯底里事件後,斯蒂·努蘭尼薩和她的家人就聯繫了扎吉·亞。

「我一直在指引斯蒂,在我的幫助下她已經好多了。」扎吉·亞頗為驕傲地說。

扎吉·亞還給我看了他治療的另一個女孩的錄像。從錄像裏可以看到這個女孩在地上打滾和尖叫,後來被兩個男士制住。

幾分鐘後,扎吉進到屋裏,接近這個明顯狀態很糟糕的女孩。他摸著她的頭,吟誦伊斯蘭經,眼看著女孩就平靜下來。

「女性比較溫柔,身體也弱一些,」他對我們說,「這使她們比較容易被鬼魂纏身。」

他承認,他理解他見過的許多案例都與當事人的心理健康狀況有關,但他堅持強調「鎮尼」的神通力量。

「科學當然很重要,但它不能徹底解釋一些超自然現象,」他說,「無信仰的人不會理解這些事件的發生,直到事情發生在他們自己身上。」

在馬來西亞最大的彭亨州,一組伊斯蘭教學者對此採取了更有爭議的做法。

他們提供一套「對付歇斯底里工具包」,價格不菲,8750 馬幣,相當於2100美元,其中包括甲酸、氨吸入劑、胡椒噴劑和竹夾棍。

「根據《可蘭經》,這些東西可以擊敗邪惡鬼魂,」馬胡丁·伊斯梅爾博士(Dr Mahyuddin Ismail)說,他是這套工具的設計者,他認為這是「將科學和超自然力相結合」。

「已經有兩個學校採用了我們的這套工具,解決了100多案例。」他說。但他的聲稱並沒有科學根據。

自2016年開始發行這套工具以來,引起廣泛批評。前政府部長哈里·亞馬魯丁(Khairy Jamaluddin)稱這是「社會倒退的標誌」。

「這純粹就是迷信。我們希望馬來西亞人成為懂科學,有創意的人,不應該固守所謂超自然信仰。」他說。

但馬來西亞太子大學(Universiti Putra Malaysia)的臨床心理學家厄瑪·伊斯梅爾( Irma Ismail)對集體歇斯底里案例有不同看法。

「馬來西亞文化對這種現象有自己的看法,」她說,「一個比較現實的辦法是將精神信仰與心理治療相結合。」

如果馬來西亞是「集體歇斯底里之都」,那位於東北海岸的吉蘭丹就是中心點。

「這並不是巧合,吉蘭丹是馬來西亞宗教信仰最保守的州,也是最容易發生集體歇斯底里現象的州。」羅伯特·巴索洛梅說。

吉蘭丹處於這個穆斯林佔大多數人口國家的腹地, 吉蘭丹也是兩個由保守的反對黨馬來西亞伊斯蘭黨(Malaysian Islamic Party)統治的州之一。

跟馬來西亞其他州不同,吉蘭丹的日曆遵循伊斯蘭日曆——工作日從周日直到周四。

「這是一個不同的馬來西亞,」當地市場的一個82歲的老者魯哈達·拉姆利(Ruhaidah Ramli)說,「這裏過日子很簡單,不像在吉隆坡那些地方那麼急匆匆和有壓力。」

宗教信仰與超自然信仰有關聯嗎?學者阿菲克·諾爾(Afiq Noor)認為, 在吉蘭丹州一些學校實施更加嚴厲的伊斯蘭法,與集體歇斯底里爆發現象不無關係。

「馬來穆斯林女孩在學校受到嚴格的宗教紀律約束,」他說,「她們必須嚴格著裝,不能聽非伊斯蘭音樂。」

他認為,如此嚴厲的環境可能引起更多焦慮。

在墨西哥、意大利和法國,一些嚴格的天主教修道院也發生過類似案例。還有在科索沃的學校,甚至在美國北卡羅來納鄉鎮地區的女子啦啦隊裏都發生過這種現象。

不同的文化背景導致各個案例有所不同。但最終它們都是同類現象,研究人員提出,嚴格而保守的傳統文化對集體歇斯底里現象發生,其間的關聯顯而易見。

心理學家斯蒂夫·戴蒙德(Steven Diamond)認為,這種「痛苦而令人尷尬的症狀」可能是「急需得到關注」的跡象。

「他們出現的這種症狀可能是想表達他們無法表達,或不能表達,亦或不願意使自己承認而說出來的一些情感。」戴蒙德在2002年在一份心理學期刊上的文章這樣寫道。

2019年對斯蒂·努蘭尼薩來說則較安寧。

「我還不錯,一切都比較平靜。」她說,「好幾個月來我都沒有見到那些壞東西了。」

自中學畢業以來,她跟大部分同學都失去了聯繫,但她感覺無所謂——她對我說,她總有一個小的朋友圈。

她在上大學之前準備休息一段時間。

我們會見的那天,她帶著一個黑色的小麥克風。

「我很喜歡在閒暇時間唱卡拉ok。」她說。她喜歡美國歌星凱蒂·佩芮(Katy Perry)的歌,也喜歡馬來西亞歌手斯蒂·努哈麗莎(Siti Nurhaliza)的歌。

對這些年輕女孩來說,唱歌是釋放壓力的極佳途徑,在經歷了那個可怕的事件之後,唱歌使她逐漸恢復了自信心。

「壓力使我的身體變弱,現在我知道如何應付壓力了。」她說。「我的目標是正常和開心。」

我問她將來有什麼打算。

「我想當一個女警察,」她說。「她們勇敢,什麼都不怕。」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