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優生學,他們被政府強制結紮!七旬老婦慘遭無數男人拋棄,淚訴日本慘無人道黑歷史

2019-05-15 16:59

? 人氣

如果你的身體在你毫不知情的情況下,神不知鬼不覺地被人動了「結紮手術」,你會做何感想?今年70多歲的飯塚淳子(化名)表示,自己在16歲時因為被診斷出患有認知障礙,被連哄帶騙地進行了絕育手術。當時的她完全不知情,是之後偷聽到父母的對話,才知道自己被動了絕育手術。

之後飯塚淳子經歷多次再婚,但每當跟丈夫提起自己無法生育的事情,他們馬上二話不說地選擇拋下她。現在的她獨自一人住在老舊的公寓中,過著清寒的生活。「如果能回到過去的話,我想回到我10幾歲的時候,我想重新開始我的人生。」她說道。

今年4月底,日本除了送走舊的年號「平成」外,還有一個具有時代意義的新法案通過了——舊《優生保護法》(現已改名為《母體保護法》)的救濟法案。針對這項實施將近50年,迫害超過1萬多名男女的《優生保護法》,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於4月24日公開道歉聲明,表示會「誠摯反省」,同時將撥款126億日元給目前仍在世的受害者,每人可拿到320萬日元,作為「救助金」(非賠償金)。

這些受害者不乏身心障礙或智能障礙者,有的人在受害時甚至還未成年,儘管日本政府表示願意反省,但這個「遲來的正義」,對於那些曾受到不公平對待的人而言,真有辦法撫平他們心中的傷痛嗎?

(圖/翻攝自youtube)
針對這項實施將近50年,迫害超過1萬多名男女的《優生保護法》,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於4月24日公開道歉聲明,表示會「誠摯反省」。(圖/翻攝自youtube)

日本的《優生保護法》:參照納粹德國的殘酷優生學而制定

日本《優生保健法》設立於二戰戰敗後的第三年,也就是西元1948年。當時日本參照納粹德國的《絕育法》來制定《優生保健法》,這使得在當時合法墮胎觀念還不普及的亞洲,日本可說是最快將墮胎合法化的國家,這條法案設立的目的是為了防止患有遺傳性疾病的人「生下不良的子孫」

但過分的是,當時日本政府就連「非遺傳性疾病的身心障礙或智能障礙者」也納入規範中。這使得許多身心障礙人士在被迫或不知情的情況下,失去了生育能力。據說會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戰敗後,一些政治家們想讓「日本民族再興」,既然想要再興,日本政府自然不能讓國民誕下會影響國家發展的孩子。

根據《優生保護法》第四、五條規定,只要醫生經診斷後確定對方罹患疾病的話,經申請並由都道府縣所設置的優生保護審查會審查決議後,就可以由醫生執行手術。絕育是個重要的手術,照理來說需要經本人簽署同意書,但詭異的是在《優生保護法》的規範中,你看不到任何是否需要「本人同意」的字眼!所以被強制絕育的人之中,有不少人是在「根本不知道這是在做結紮手術」的情況下進行了手術,換言之,日本政府想盡辦法要讓這些可能會生下「危害日本再興」小孩的人都變得無法生育,就算用騙的方式也在所不惜

(圖/翻攝自youtube)
日本政府想盡辦法要讓這些可能會生下「危害日本再興」小孩的人都變得無法生育,就算用騙的方式也在所不惜。(圖/翻攝自youtube)

受害女性是男性的2倍,就連未成年也不放過

依據日本調查報導網站「Waseda Chronicle(ワセダクロニクル)」所整理的資料,在《優生保健法》施行期間,被國家強制進行「結紮手術」的人,男女合計超過1萬6500人。根據當時日本厚生省所掌握的資料,受過這類手術的女性為10139人,男性則為4449人,可見女性的人數是男性的兩倍多。這波強制結紮的「熱潮」,在1950至1960年間可說是最慘烈的時期,近9成的強制結紮手術在這個時期發生,伴隨政府將《優生保護法》的適用範圍放寬到精神疾病以外對象的修法,1955年更是強制絕育的高峰,光這一年就有1362人被強制絕育。

在年齡方面,Waseda Chronicle指出,受害者中以20多歲的人為最多,高達4673人,其次是30多歲的人,共4667人。可最怕的是10歲以上、20歲以下或未滿10歲的人也不在少數,至少有2390人。在這些未成年人中,有1680人是女孩子,近乎佔了這年齡階段的7成。

在地區方面,北海道人數最多,有2593人,其次依序是宮城、岡山、大分、大阪、靜岡、東京都等縣。誇張的是,在被強制進行結紮最多的北海道,政府為了紀念北海道突破第一千起案例,還特別印製了紀念刊物。裡面更記載,接受手術的北海道人中,85%患有「精神分裂症」,真正屬於遺傳性疾病或畸形,而進行強制結紮手術的案件很少。

如果「表現好」會被政府發行紀念刊物來表揚,表現不佳的地方機關自然也會被政府強力督導,像是京都府的表現較其他地方機關差,所以1955年1月25日,京都府衛生部長就曾發函給府內各醫院院長一封「面對精神障害者的優生手術之實施方案」(精神障害者等に對する優生手術の実施方について)的信件,在信中就點名了京都府,認為京都府申請強制結紮手術的案例有點少。

至於為何這幾個地區結紮手術特別多?Waseda Chronicle特別表示,北海道、京都府、廣島縣和三重縣這些縣,是以地方政府為主體,來尋找適用於《優生保護法》的人,所以在手術件數上比其他地方來得多。

那些因日本政府的政策,身心受創的人們

漸漸地,隨著醫療進步,日本地區的孕婦只要透過羊水診斷就可以在早期發現胎兒是否異常,加上人權意識的抬頭,這項美其名是保護母體,實則變相殘害身心障礙者身體自主權的《優生保護法》於1996年被廢止,之後修訂並更名為「母體保護法」。但從1948年開始,到該法廢除的1996年為止,以精神、智力障礙等為由而被強制結紮的受害者,在日本全國早已超過1萬多人。

(圖/翻攝自youtube)
小島喜久夫表示自己在14歲的時候,突然被福利設施的人員告知「要帶你去醫院。」然後他就被帶到了宮城縣的福利設施內進行了絕育手術。(圖/翻攝自youtube)

在這個法案的邏輯下,妳的子宮不再是妳的子宮,而是協助國家復興的機器;你的輸精管也不再是你的輸精管,只要身體有障礙就全部「綁起來」。這些被政府剝奪生育權的受害者為了討回公道,不少人開始向政府申請賠償或組成自救團體。日本媒體去年1月就報導,有位過去被強迫接受絕育手術的宮城縣60多歲婦人,出面控告政府在未徵求她本人的同意下實施了絕育手術,並決定向日本政府提起損害賠償。

其他的案例也非常多,例如日本的NHK也曾報導,一位現住在東京的76歲男子小島喜久夫,表示自己在14歲的時候,突然被福利設施的人員告知「要帶你去醫院。」然後他就被帶到了宮城縣的福利設施內進行了絕育手術。他表示,那時候父母、醫生等完全不告訴他要接受怎樣的手術,直到大約1個月後,他才從設施內的前輩那裡知曉,自己是動了結紮手術。這件事導致他婚後無法與妻子生下孩子,也不敢與妻子說明這件事。

直到6年前妻子將要離世時,他才敢把這件事全盤告訴妻子。妻子雖然沒有責怪他,還跟他說了「你要好好吃飯,多保重自己。」等等的話,但這件事使得妻子到最後離世前,仍舊一直掛念小島的事、無法平靜安詳地離去。小島之後在新聞上得知了受害者們針對舊的《優生保護法》而向國家提起訴訟的活動,也向國家提起了賠償訴訟。去年12月,遭受過強制絕育手術的當事人組成了自救會,小島擔任起自救會的共同代表,帶領受害者要求國家道歉、賠償。

飯塚淳子(化名)表示,自己在16歲時因為被診斷出患有認知障礙,而被連哄帶騙進行了絕育手術。(圖/翻攝自youtube)
飯塚淳子(化名)表示,自己在16歲時因為被診斷出患有認知障礙,而被連哄帶騙進行了絕育手術。(圖/翻攝自youtube

日本的電視節目「NNNドキュメント」也曾做過一系列的報導,其中一位高齡70多歲的受訪者飯塚淳子(化名)表示,自己在16歲時因為被診斷出患有認知障礙,而被連哄帶騙地進行了絕育手術。當時的她完全不知情,是之後偷聽到父母的對話,才知道自己被動了絕育手術。之後雖然結了婚,但因為身體已經無法生下孩子,某日鼓起勇氣跟丈夫坦承了這件事,沒想到丈夫竟直接離家出走了。

在這之後,飯塚淳子經歷了多次的再婚,但每當跟丈夫提起自己無法生育的事情,他們馬上二話不說地選擇拋下她。現在的她獨自一人住在老舊的公寓中,過著清寒的生活。「如果能回到過去的話,我想回到我10幾歲的時候,我想重新開始我的人生。」她說道。

現在,札幌、仙台、大阪、神戶等全國各地共7個地方的法院,合計已有20多位受害者,同樣以此事為由,向政府提起損害賠償,要求一人得賠償1100萬日元至3850萬日元不等的金額。不過目前日本政府剛通過的救濟法案,只願意支付受害者一人320萬日元而已,這救濟金(非賠償金)明顯與受害者請求的賠償金額有很大的落差。即使日本政府願意支付相應的金額,但被惡意剝奪的人生與健康,又豈是政府能用錢來彌補的呢?

責任編輯/林安儒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毅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