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春運 摩托車大軍與網絡導航

2016-02-06 21:00

? 人氣

在福建石獅加油站準備出發的摩托車大軍。(圖:Imaginechina)

在福建石獅加油站準備出發的摩托車大軍。(圖:Imaginechina)

今年預計有三十多萬摩托大軍從珠三角出發回鄉,他們善用互聯網,通過QQ聯繫,以小型編隊方式,使用網絡地圖導航,穿越風雪。

摩托車大軍是春運一道奇特的風景,不少返鄉的工人躲開火車站的擁擠人流,自己上路,組成了小編隊,浩浩蕩盪,騎上歸途。他們善用手機的4G網絡,在沿途彼此緊密聯繫,而百度地圖等軟件的導航,更是旅途的必備。在風雪中,在寒潮中,他們仗著「互聯網+」的最新實踐,開往回鄉的之路,在艱困的氣候中,掌握自己的命運。

他們回鄉的距離,往往從三百多公里到九百公里,而一般都在一千公里的半徑之內。他們的目的地,從鄰近的廣西,到湖南、湖北、貴州到遠至四川,涵蓋了神州大地的半壁江山。

而這一切都從自己的「鐵騎」開始。 廣東佛山, 就在順德區龍山補給站,幾十個正準備回鄉的 「鐵騎士」整裝待發。二十六日的前一晚下了一場大雨,國道非常濕滑,朔風凛冽,李平為了保暖防風防塵和保障行車安全,他帶上了導航手機、摩托、防風頭盔、雨衣水鞋、羽絨服、圍巾、護膝、手套、塑料袋等各種「設備」,面對歸程的艱辛。

他們並不是孤軍上路,更多的是團隊合作和善用互聯網科技,他們通過網絡QQ聯繫,約好出發時間與集合地點,靠手機導航系統穿越千里。越來越多的打工者開始在同鄉QQ群上相約一同騎行回家的同鄉。他們會在QQ群上討論出發的時間和集合地點,就行車路線和規則進行討論,並對隨行攜帶的基本修車工具進行分配。而隨著中國北斗衛星定位和導航技術的飛躍,他們在車上綁上手機,用百度地圖來定位和導航,穿越風雪和不確定的感覺。

今年預計自珠三角經廣西境內返鄉的摩托車大軍約有三十多萬輛,比起二零一四年近六十萬人開摩托從廣東回鄉大幅減少。主要是南廣貴廣高鐵開通,分流了相當的一部分旅客,此外不少打工族這幾年賺錢,摩托車變小轎車,同時鐵路部門也推出了摩托車專列,疏導了部分車流。

當然,廣東經濟結構的改變,騰籠換鳥,往高科技發展,不再是靠廉價勞工的勞動密集,因而廣東的民工人數有所減少,也使春運的壓力減輕。

在寒潮天氣下長途跋涉,超重、超載的現象對道路安全是一種極大的考驗。和以往不一樣的是,今年越來越多民工善用物流代寄物品的服務,也省了旅客與摩托車隊攜帶的行李。

廣東多個交通運輸部門第一次嘗試用「公鐵聯運」的方式,開通「摩托車貨運專列」和「摩托大軍返鄉專列」,將車和人分別運送回家,於一月三十一日至二月五日,每天開行一趟「摩托大軍」返鄉高鐵專列,從廣州南站始發,經停桂平、貴港等站,抵達南寧東站。同時,南寧鐵路局分別二月十六日、十七日、二十三日,每天開行一趟高鐵專列,從南寧東站始發,途停貴港、桂平、梧州南等站,終到廣州南站。「摩托大軍」在坐上高鐵返鄉之後,物流企業用汽車運至離貴港高鐵站最近的加油站,候車主領取,而民工就可以在目的地車站取回自己的摩托車,再騎行回家,人和車同時到達,展現中國的效率。

李平今年三十六歲,來自廣西河池, 在佛山一家工廠做電焊工人,已經是第五年採用開摩托的方式回鄉。但他不是一個人單騎出行,而是以一個小型編隊的方式,而沿途大家就是要靠手機上的軟件保持緊密的聯繫,跟需要使用網絡地圖的導航,確保不會走錯路,尤其在城鄉交界之處,要確保不會走往不對的出口,誤了行程。

李平說他開摩托車都很小心,速度控制在每小時四十公里左右,兩到三小時就小隊休息一次,每次休息三四十分鐘。按他這樣的速度,從順德到河池七百多公里的路程估計需要兩整天的時間。「有時候在加油站,有時候在路邊靠邊停車的地方休息,下雨了就躲在雨棚地下啊。」「因為冬天回去行李放在火車上不安全,幾千塊錢要隨身攜帶。」

除了行李的安全,很多民工都擔心丟下摩托車在廣東會不安全,所以就直接騎摩托車回去。他打算晚上找一家五十塊左右一晚的旅館休息,不在乎能不能洗澡,或床是否整潔。

莫敢先在順德做雜工,準備從順德開摩托車回廣西貴港。和李平不一樣,他選擇開摩托車回去是因為回鄉後依然需要摩托車做代步工具。「不開回去的話,就沒車可以開了,主要是方便。」「現在用摩托車回家的廣西人越來越少,一些買到汽車,一些太遠就不開車回去」;來自廣西桂林的陶先生和莫先生用摩托車回鄉的原因也一樣,騎車回去是因為他回去之後拜年要用到車。

摩托春運逐漸減少

陶節在九江一家工具廠當工人,用騎摩托車方式回家過年有十年了。他說:「這十年之內騎車回家的人變少了,二零零幾年的時候最多。」在累的時候,他打算就在路邊的補給站、加油站帳篷或者建築物的屋檐下休息。

三十一歲的鄧芬香在龍江的加油站加油,準備第二天早上就出發。她認為自駕回鄉十分方便,而且不擔心安全問題。「孩子今天剛期末考試,考完了等我們回家。我們這樣每年騎摩托回家都十幾年了,路上不會危險,上了國道會有很多摩托車一起,大家有伴。」從佛山回廣西梧州路程三百公里,大概騎六七個小時,路上會考慮休息一下。 「十來年是因為我們一定要回家過年,一年到頭都在外邊,都想小孩子,都想回去啊。」

不少志願者和公私營機構都為了幫助他們,沿途建立了多個補給站。國企的中國石化,就在湖南、廣西、廣東共設有二百一十八個站。沿途的補給站二十四小時運作,志願者會為騎乘摩托車旅客提供熱水、食品、取暖、簡便醫療、流動廁所等服務。

其實騎摩托車返鄉要面對很多安全隱患。一些摩托車的車型並不適合長途駕駛,容易出現故障,釀成交通事故。長時間騎車讓人手腳僵硬,特別在惡劣天氣下,容易出現視覺疲勞,應變能力減弱。

但這些摩托車大軍就喜歡這樣的冒險與獨立的感覺,就像農民工的精神,一切要自力更生。春運的道路,就像他們生命的道路,無論有多少風雪,但都要靠這個群體自己的獨立作業,也善用「互聯網+」的最新能量,改變了自己的命運。(部分受訪者為化名)

 

文/雄學琛、孫嘉奇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亞洲週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